翊恩 ‧ 跟踪的梦魇

2018-07-11 15:41

翊恩 ‧ 跟踪的梦魇

时间,不会让不愉快的记忆,像写在白板上的字迹,轻轻一擦就拭去。莫名的恐惧,不由自主的颤抖,时而偷袭你,每一次考验的来袭,都让你像无助的小孩。

那一篇〈空白.空壳〉,我是读了又读,作者羽馨羽缎的痛我能理解,因为我曾有过相似的经历。这种痛,只有当事人能同理,更不是别人不经意一句:“都过去了……”、“放下吧……”就能瞬间释怀。

广告

时间,不会让不愉快的记忆,像写在白板上的字迹,轻轻一擦就拭去。莫名的恐惧,不由自主的颤抖,时而偷袭你,每一次考验的来袭,都让你像无助的小孩,眼泪、鼻涕不听使唤,你只能不断地深呼吸,大口大口地吸气,好让自己赶快振作起来,不让别人发现你失态的一面。

廿多年过去,那足以用惊悚形容的画面仍如影随形,夜里它如鬼魅般入侵你的梦,怪叔叔那张带着淫笑的脸庞,让你在寂静的黑夜突然啜泣起来,直到枕边人轻轻摇晃你的手臂,问你怎么啦?你只能故扮失忆般,推托梦醒了一切都模糊,想也想不起。其实你很清楚知道,那画面依然很清晰刻画在你的脑海,烙印在你的心底,一辈子都跟随着你。

深 埋 心 中 的 一 根 刺

将近一年的上学路,压力如铅般沉重,你不知道哪个穿人字拖,染着一头黄发,挂上墨绿色单肩包的男人,会在哪一分钟从巷口或是楼梯口蹦出,企图趁你不备时,对你伸手……20分钟的上学路,你得学会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把自己装备成像刺猬般;你时刻拉紧书包的肩袋,万一他出现在你眼前,你就奋起劲举起书包狠狠捶打他,再不然就把雨伞当武器使用。无数次,你为自己的机警躲过咸猪手而暗自庆幸,却对未知下一次还会否受幸运之神眷顾而忐忑。

有一次,他躲在店屋的楼梯口,趁你走过,在你始料不及时伸手拉你,惊慌失措的你不断警醒自己要镇定,顾不上仪态只记得乱拳出击再猛踢,好不容易挣脱了狼爪,你连跑再带跳的奔往学校,再直冲厕所,拼命用水泼脸,再安抚自己:“没事了!没事了!”

你曾婉转告知母亲,上学遭人跟踪,报纸后是一张冷静的脸庞。你慌了,慌的不是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而是对母亲的冷漠而慌了阵脚。难道,母亲不爱你,不关心你吗?多年已成过去,母女怎会有隔夜仇呢?但当年那一幕却是深埋心中的一根刺,时而浮现。

广告

毕业,对你而言也是解脱,终于摆脱上学被跟踪的梦魇。多年后,你偶然阅报,那张狰狞的脸孔出现在报纸,斗大的标题写道:“企图性侵罪成被判入狱3年”,你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告诉自己:“天网恢恢啊!”报纸被你揉皱成一团,多年的压抑倾泻而出。一切真的成为过去吗?每当读到相似际遇的新闻报道,你的心会不由自主揪痛,隐隐作痛的伤是在告诉你自己,学会好好保护自己,这世界除了你自己,没人能依靠。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