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TAN ‧ 梦魇

2018-07-11 15:44

DR.TAN ‧ 梦魇

往事不堪回首,他没被采取行动,最后走的还是我;然而我已尽力,该做的我都做了……

那是将近30年前的事了,当时除了承受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同事们的冷漠更让我无处可申诉,多次萌起辞职,拎起包袱一走了之的念头;可是内心深处又是那么的不甘心,我没有做错,为何走的是我?我走后班上的那几个孩子又怎么办?难道就让他们继续被那个表面光鲜,职位高尚的人继续蹂躏吗?

广告

想到班上那3个聪明又可爱的孩子那种惧怕又无辜的泪眼,内心的愤慨让我无法放下他们不管。当孩子们亲口告诉我他们的经历时,我震惊得完全无法相信这样的事竟然会在教育界发生!对刚进教育界的我,那是个可怕的噩梦、更犹如跌入可怕的深渊,里面除了有恶魔,周遭更是那样的冷冻彻骨。然而更可怕的是,原来住在当地的同事都知道我们的上司有特别的“癖好”;除了我这个北马人!

想到孩子们的泪眼,我无法入眠;孩子们把他们的痛苦经历与心声告诉我这个班主任,就是希望我能为他们找到出口,我怎能置他们不顾。孩子们说他通常会于下午四五点及周末驾车到他们的家去载他们出去……小乡村的家长认为校长会亲自到家里载孩子出去兜风是他们的荣幸,哪里会想到他是利用这样的机会要孩子们在车上为他手淫等等不道德行为。谁会想到一位长得高大,表面光鲜的校长竟然是个恋童狂,专向聪明又长得好看的男学生下手!

由于当时住在学校宿舍,再加上孩子们是六年级学生,须面对小六检定考试,免费给孩子们补习或让孩子们到宿舍复习变成了孩子们避开他最好的理由。

然而躲得了一时,帮得了班上的3个孩子,却无法帮到其他班的同学。孩子们告诉我,除了他们3个,据知其他班也有受害者;可惜他们的老师叫他们不要多说,再不就是只好听校长的话。听后非常震惊,心里的悲痛无法形容,是为了明哲保身,还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不知道。

竟 然 敢 和 校 长 对 抗

坦白说,当时心理压力非常大,工作上我都尽力做得最好;然而他给我的任务却越来越多,他会故意在校务会议时当着同事面前诸多称赞,说什么我所训练的演讲比赛又得了冠军,教导的诗歌朗诵又让学校出名了,然后又再加重我的任务。其实我内心里很清楚,他是希望我忙得不要再给那些学生免费补习了,仅为那几个可怜的孩子,几乎每天都躲在我的宿舍里。孩子们不敢让父母知道事情的真相,身为班主任的我更不知该如何让他们的父母知道孩子面对的问题?我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我们躲得了一时,但到底能躲多久呢?

广告

想必是上帝听到了我们的呼求,其中一个孩子大嫂的外家就在宿舍附近,和孩子的大嫂熟络后,总算找到了适当的机会和她沟通。原来孩子的大嫂也曾听闻该校长有特别的癖好,又看到她的小叔(即其中一个受害者)几乎每天都窝在我的宿舍里;虽觉得有点奇怪,但是由于孩子不敢向他们提起事情的真相,所以他们也不以为意。

最后是孩子的大哥也知道了,和孩子的大哥沟通后,觉得不能让这样的事情不了了之,更不能让其他无辜的孩子再成为受害者,于是决定向教育局投诉。身为班主任的我也见了县教育局局长。也许这样的事情在教育界少见,教育局局长竟然要我们找几个学生(证人)来对证,同时还说若没有人证物证是不能凭着我们的投诉而采取任何行动!更遗憾的是,我的上司竟然知道了我们对他的投诉,原来是该教育局局长通知他!是官官相护吧?我虽没被“杀人灭口”,但可以想像我的日子是如何的。周遭的一些同事认为我不自量力,一个小教员,竟然敢和校长对抗。那段日子是我教学生涯中的梦魇、一辈子难忘。

1989年底孩子们小学毕业,我也于1991年初申请到国外半工半读,离开了南马那所小学。当年的孩子如今已41岁,都事业有成,也各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了。

往事不堪回首,他没被采取行动,最后走的还是我;然而我已尽力,该做的我都做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