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祖宁 ‧ 乌冬面的温暖

2018-07-12 15:37

陈祖宁 ‧ 乌冬面的温暖

那时的我常拉着母亲往家附近的日本料理店跑,为的就是那一碗好吃到不行的乌冬面。粗厚的面条在烫熟之后仿佛散发出白色的光泽,再淋上香气十足的咖哩酱汁,简直让人食指大动。

服务生端来两碗热气腾腾的乌冬面,母亲迫不及待地把眼前的碗拉近。我出手制止,把另一碗有腐皮的乌冬面放到她面前。

广告

由于刚喝咖啡的关系,肚子还是感觉胀胀的,所以我点了只有海苔的乌冬面。

“我给你一些吧。”话毕,我的碗里就多了一些腐皮,腐皮渗出的油迹缓缓扩散开来,在汤的表面形成油亮的一层。

母亲总是这样,看不过眼我吃得少,硬是要多塞点食物把我喂饱。

每次只要我一抗议,说她必须负起造成我带有肉感身材的责任,她就会一笑置之:“还不是因为你不肯运动。”

母亲是在最近才喜欢上吃乌冬面的。基于生病需要戒口,而且她已经吃腻了清淡无味的白粥配小菜,于是转念一想说要试一试乌冬面,然后就此对那顺口的面条上瘾了。

母亲说她以前没有品尝过乌冬面,因为在她的青春时代日本饮食尚未流行,所以即使听闻此料理,也不想特地去尝试。

广告

直到有一次母亲去菜市场买火锅佐料的时候,瞥见了放置在旁边不起眼的篮子里的乌冬面,决定要试看不同的面条,我们家才有了吃乌冬面的体验。

家里很少会吃乌冬面,只有在吃火锅的时候才会买上一两包;在外面点餐的时候,价钱往往都不亲民,就连爱吃乌冬面的我都会却步,转而点了荞麦面。

但乌冬面在我心里的地位仍然屹立不摇,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疯狂爱上咖哩乌冬面。即使略嫌小贵,手指却不听使唤地对服务生指着咖喱乌冬面的图片,然后雀跃的表情全写在脸上。

那时的我常拉着母亲往家附近的日本料理店跑,为的就是那一碗好吃到不行的乌冬面。粗厚的面条在烫熟之后仿佛散发出白色的光泽,再淋上香气十足的咖哩酱汁,简直让人食指大动。

广告

可惜好景不长,不久之后那家店把原先的乌冬面换成较细的面条,失去了我喜欢的口感。从此以后,我再也没叫过咖哩乌冬面了。

现在的我偏爱有汤底的乌冬面。尤其在下雨天来上一碗,享受着乌冬面给予的温暖,整个人就觉得幸福无比。

以前只有我一个人点的乌冬面,如今看着母亲也吃得津津有味,一股暖意在心口蔓延开来,久久不能散去。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