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霹州首位华人议长.倪可汉:专注探讨制定政策.州议员回归本位

2018-07-11 16:20

专访霹州首位华人议长.倪可汉:专注探讨制定政策.州议员回归本位

刚在一个星期前被选为霹雳州议长的拿督倪可汉认为,前朝时期因许多地方政府效率不理想,导致州议员必须处理地方性质的问题包括路洞没有补、沟渠阻塞、草没有清理等,他希望这些问题可在地方政府阶段就获得解决,让州议会回归真正的角色,探讨州级比如州内卫生政策、带动霹雳州经济、政策制定等课题。

(霹雳.怡保10日讯)刚在一个星期前被选为霹雳州议长的拿督倪可汉认为,前朝时期因许多地方政府效率不理想,导致州议员必须处理地方性质的问题包括路洞没有补、沟渠阻塞、草没有清理等,他希望这些问题可在地方政府阶段就获得解决,让州议会回归真正的角色,探讨州级比如州内卫生政策、带动霹雳州经济、政策制定等课题。

广告

他说,目前的国州议员从村委会的乡村问题,到县市议员的地方政府问题都必须处理,许多人民不认识当地村长或县市议员,有什么问题都会向国州议员寻求协助,导致国州议员必须去看垃圾、看沟渠,花在探讨州级课题的时间无形中减少,制度上出了问题。

地方政府解决问题

“我想看到接下来州议会可以扮演好角色,让地方课题可在地方政府阶段解决,以便州议会可将时间用在专注讨论州级政策问题,这一点需要地方政府和村委会有效率地扮演他们的角色。”

倪可汉接受星洲日报《大霹雳》社区报专访时强调,这并不代表地方民生问题不能带上州议会,州议会会照顾任何课题,但如果地方政府和村委会管理妥善,州议员就可发挥更大的角色。

他说,如果是不能解决的地方问题,当然可以带上州议会,比方沟渠壁倒了,投诉了许久都还没处理,因为地方政府拨款不足,就可以带上来,要求州政府给予更多拨款或协助地方政府增加收入。

建议委研究助理
探讨意见可行性

广告

倪可汉指出,之前许多州议员在辩论时只是提出自己的意见,没有数据和具体事实支撑,因此建议让每名州议员委任研究助理(pegawai penyelidik),协助州议员先探讨这些意见的可行性,让这些意见可更好地呈现,提高州议员辩论素质,也更容易被州政府吸纳。

他表示,国阵时代,许多口头问题在时间仓促下来不及被解答,当时政府答应会给予书面答复,却时而没有做到、时而做得不完整,他建议这一点现今必须做到。

会给反对党时间辩论

倪可汉说,由反对党监督执政党是民主基本原则,这一点即使是在朝的州政府也不能埋怨或投诉,因此当他披上议长袍、坐在议长席上,就必须公平对待朝野双方,除了会给反对党足够的时间辩论,在没有违反议会常规的情况下,也不会动辄关掉反对党的麦克风。

广告

询及如此秉公办事,会否让自己所属政党不满,认为他“枪口向内”,也是行动党霹雳州顾问的他强调,在州议会厅里,人民代议士的地位是最高的,因为他们代表的是人民,而政府做得好或不好,必须在州议会里受到监督。

反对党监督至关重要

“比方国会是唯一一个国会议员(地位)比部长或首相更高的地方,如果部长或首相表现不好,国会议员可以在国会里对他们做出问责,州议会也一样;不管是国会或州议会,成立目的就是允许反对党对执政党做出监督,以此督促执政党交出更好的表现,因此我一直认为,在民主制度里,反对党的监督至关重要。”

他说,他已联络霹雳州国阵主席拿督斯里赞比里询问反对党是否有任何特别要求,比方获得更多辩论时间,赞比里表示将会和其他州议员商讨后再告诉他。

他强调,他会给更多空间允许反对党表现,但所有议员不允许滥用州议会及议会常规,蓄意干扰添乱;只要辩论内容与霹雳州课题有关,他都会允许,但若议员展开个人攻击及进行其他违反议会常规行动,他将给予严格对待。

受委初期有反对声音

作为霹雳州第一名华人议长,倪可汉坦言,他被委任为议长初期的确出现一些意见,但令人高兴的是,希盟内也有巫裔认为种族不应成为一个决断因素。

“大马是多元种族宗教的国家,在新时代新政府的情况下,我们应以马来西亚子民的身份出发,在决定职位方面必须选贤任能,看人选的品德、人格、才能等,每个种族都有好人和坏人,因此不要以种族来决定及判断任何事情;我是第四代的马来西亚华人,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我们是马来西亚人,希望任何时候,我们都能做到‘色盲’。”

动议应被列入议程

倪可汉表示,他投身法律界已32年,出任州议员也有14年的经验,对霹州宪法和霹州立法议会常规都很熟悉,而他发现之前的州议会中常发生议长不遵循常规的情况,比方他曾根据常规在州议会两个星期前就呈上动议,结果没有被列入议程。

“动议应该被列入议程,最后是否被接纳交由州议会决定;好比法庭案件是否会被推翻,由法官决定,但不能连呈上案件都不被允许。”

他表示,另一个情况是议员的麦克风常被关掉,使他们讲的话没有被记录,实际上州议会记录必须一字不差,不管是对、错、粗俗的任何字句,都必须完全记录,由人民做出判断。

提10项州议会改革建议

他强调,他除了会遵守常规列明的规定,也提出10项霹雳州议会改革建议,这也是他们一直强调的事项,而他将会提呈给州政府进一步讨论和决定。

其中一个建议是承认霹雳州议会反对党领袖的官方职位,倪可汉表示,他已和大臣提起这事,获得大臣认同;2008年民联政府已通过提供反对党领袖办公室、助理、津贴等,不过当时的反对党领袖丹斯里达祖罗斯里不接受,希望现在的反对党会接受。

他表示,之前希盟出任反对党时,由于反对党领袖的地位没有受到承认,国际单位拜访反对党时,都被迫安排在党所进行,让国外人士留下不好印象,因此反对党领袖的基本设备必须要提供。

他透露,在丹斯里南利出任霹雳州务大臣时期曾答应给予反对党领袖官方职位,现在的州政府大厦州议会厅同楼层有一间州议员休息室,原本挂着的是“反对党领袖办公室”的牌子,但当时大选反对党输多赢少,于是反对党领袖的地位不受尊重,办公室也被换掉了。

他也建议由反对党领袖出任州议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不过得在两三年后才实行,因目前在调查前朝政府部门账目的当儿,为了避免反对党逃避“自己查自己”,也为了让公账会能达到其作用,这段时间公账会主席先由执政党出任。

建议设3特委会监督3机构

倪可汉指出,土地局、地方政府和政府相关公司涉及大量与金钱有关的操作比方地价、工程投标等,因此他建议成立三个特选委员会监督这三个机构,在察觉有问题时就展开调查,避免损失严重时才采取行动。

他说,至于监督政府,就建议成立公信、责任和透明委员会(CAT)。

他表示,这些委员会成员涵盖执政党和反对党,让反对党达到敢怒敢言的角色,并尽量做到符合希盟、国阵和伊党的议员人数比例。

争取通过资讯自由法案

他表示,在一马事件中,总稽查司报告被列为官方机密,导致其未能公开,为了避免类似事件,他建议霹州议会效仿槟州和雪州,通过资讯自由法案。

他也建议开放让媒体人员直接进入州议会厅采访,或许必须符合人数限制,另外建议让不仅是政府官方频道,外界如媒体也能进行州议会直播,让所有州议员的一举一动都能透明化让人民了解。

他指出,目前的州议会资料中心只在州议会召开期间开放,而他建议常年开放,让公众可用来进行研究、查询较难接触到的霹雳州宪法等资料。

上岗就要服务是原则

从民联政府时期的高级行政议员到现今希盟的议长,倪可汉指出,一路走来,他担任的任何职位都是一个角色和责任,而他的原则是不管是否执政党或州议员,在岗位上就要服务。

他披露,1990年他在木威国席败给已故敦林敬益后,后者曾5次亲自或透过他人邀请他加入民政党,在下一届大选代表民政党出征,当时他认为,民主国家一定要有能够监督政府的反对党,而当时反对党仍很弱,因此他要以反对党的身份做出贡献。

“地位对我来说不重要,在任何岗位就要扮演好我们的角色,让国家管理得好,人民就会过得好。”

询及同时兼任木威区国会议员的他如何分配时间,他笑说,2008年他身兼州议员、国会议员和行政议员时更忙,睡觉时间都在工作,使他掉了不少头发。

团队协助妥善安排时间

“我身在三四个岗位,这么多年来已习惯了忙碌生活,连太太都常问我:你一个人要做几份工?所幸我有团队协助,让我可以妥善安排时间。”

他说,在兼任木威区国会议员和实兆远区州议员的时期,他拥有4个服务中心、6名政治秘书和助理,有了这个团队,协助他处理和解决尤其是地方上的课题,让身兼多职的他可以应付得来。

【倪可汉10项霹雳州议会改革建议(图:法新社)1.承认霹雳州议会反对党领袖的官方职位2.开放让媒体人员直接进入州议会厅采访3.来不及回答的口头提问获得书面答案4.委任反对党领袖出任公账会主席5.让州议员委任研究助理6.通过资讯自由法案7.成立土地局、地方政府和政府相关公司特选委员会8.常年开放州议会资料中心9.直播州议会会议10.成立公信、责任和透明委员会

披上议长袍、坐上议长座,倪可汉矢言公平对待朝野双方,以不负州议会的目的。(图:星洲日报)

以多年律师和州议员的经验,倪可汉对霹州宪法和州议会常规非常熟悉。(图:星洲日报)
倪可汉身兼多职,太太石凤玲常问他:你一个人要做几份工作?也让他体会到太太的关心。(图:星洲日报)
州内许多巴刹都走过了一定的岁月,不少设备有待改善。(图:星洲日报)
垃圾问题是许多市民关注的课题,希望地方政府处理得好。(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