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宇欣·当教育扯上大义

2018-07-12 11:09

骆宇欣·当教育扯上大义

就像粤语,作为社群方言,当然没有问题,我们还要加以保留,以示留住乡音留住根。但面对广大各籍贯华社,就必须有个通用语言,在我国称为华语,在大陆称为普通话,意为普遍通行的话语。

华文教育,在马来西亚长久以来似乎发展成为一种类似于“宗教”的存在。一旦讨论华教,就会与几个热血关键字挂钩,比如先贤、艰辛、远见、牺牲等等字眼。

广告

由于历史原因,在华教界或华社,对独中的关注度又比国民型华文中学来得高。也许在华社的心目中,独中是自愿“牺牲”,甘于离开体制,以防万一华中变质,才能“独立”留存华教火种。

在那些喊着为民族,为大局的政治人物口中,华教与独中,是挑动华社敏感神经的万用灵符。大选前信誓旦旦说有共识,承认统考已简单得像吃花生,选后却急转弯表示没有决策权,还有技术性问题要考量考量。考量是不是dipertimbangkan?那不就是一切又回到那个怪圈,光环万丈的“diiktiraf”哪去了?

为了大局,我们也不敢问。毕竟生个孩子也要怀胎9月,这执政都不到3个月吧。只不懂承认统考怀的这个胎,是不是神话里哪吒的圣胎,要怀个3年,生出来还要闹个翻江倒海。

为什么要承认统考?是为了让我华裔子弟有更好的出路进入政府体制当公务员?还是纯粹争一口气,证明社会上的办学比政府更好,国外都承认的,本国凭什么不认?若是为了让学子进入师范学院,前朝已经开放统考生的名额了,据说并没多少人申请,据说还有大部份是由于国语不过关的因素。

很多只活在相对单一社群的人,往往自认为自身母语较为优越。母语可以是各地方言,就像马来语,同个语系也会在不同州属而有不同的腔调和用字,南马到了北马,说的语言略有不同,到了东海岸更是仿佛进入另一种语系。若是一辈子只在特定社群生活,那么只懂得“母语”,当然没有问题,外界也会因为要接触这个社群而翻译或学习这方面的交流。

就像粤语,作为社群方言,当然没有问题,我们还要加以保留,以示留住乡音留住根。但面对广大各籍贯华社,就必须有个通用语言,在我国称为华语,在大陆称为普通话,意为普遍通行的话语。

广告

至于多元民族的马来西亚,国语毫无质疑应该是普遍通行的语言。我们不止三大民族,东西马还有各部落土著,如今又加上比印裔族群还要庞大的外劳族群。方便交流是迫切需要解决的课题,而一国的官方语言,是除了英语之外,最便捷的方案。就像人们到泰国旅游还要假掰几句“沙哇滴卡”,到了日本也要几句“考你几挖”,至于那些在影视作品学到的语言,则看个人天份了。

在马来社会看来,承认统考是挑战国语的地位和权威。

而其他族群,就事论事来说,一个国家,只有一个官方考试和就学制度,对于普遍学子是相对公平的。于是那个一开始“悄悄”进行的民调一度达到98%反对承认统考。虽然华教本身也有争议课题,但是,在很多华人眼中看来,保护华教是民族大义。争取承认统考更是很多老辈华教人士心心念念的。

至于年轻一辈?有经济能力的,早就去国际学校镀金了,反正独中花费也不便宜。至于对前路有信心的,在国中不愁没出路,不必在中学阶段就花那笔钱。华社经商观念又重,读成了拿奖学金,读不成出来创业更好,谁去在乎什么考。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