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没修宪延长法官退休年龄‧“里察任期至明年4月”

2018-07-12 17:35

若没修宪延长法官退休年龄‧“里察任期至明年4月”

司法宫领导人新任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拉尊,即将在今年10月13日迎来66岁生日及达到法定退休年龄,这意味,如果没有修宪,他最多可领导司法宫至明年4月。
(图: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2日讯)司法宫领导人新任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拉尊,即将在今年10月13日迎来66岁生日及达到法定退休年龄,这意味,如果没有修宪,他最多可领导司法宫至明年4月。

广告

里察马拉尊是首个沙巴土著兼非穆斯林出任首席大法官。此外,上诉庭主席丹斯里阿末玛亚洛和东马大法官拿督黄达华都已达65岁,接近退休。

但律师界对我国是否应修改联邦宪法,以延长法官退休年龄看法不一,有者认为此课题没迫切性,且希盟国会议员人数也没达三分之二修宪门槛。

联邦法院是我国最高层级法庭,宪法125(1)条款阐明,联邦法院法官达66岁退休年龄,一旦获得国家元首御准,可再延长任期半年。

国会下议院共有222席,要修宪至少需要三分之二多数,即149名议员支持才能通过;但由于里察马拉尊是砂州人,倘若希盟政府提出修宪动议,有望获得砂州反对党议员支持。

法律界赞扬此次擢升资深法官担任高职,充份反映我国的多元化,包括种族、宗教、性别等。

邱进福:应委更多新法官

广告

律师公会理事邱进福个人认为,不必因为甫受委的法官即将达退休年龄,就修改宪法125(1)条款,即66岁又6个月后一定要从法官椅上退下,相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委任更多新法官。

他也不认为,律师公会挑战2名前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丹斯里劳勿斯,和前上诉庭主席丹斯里朱基菲里,以特委法官延长任期的案件,将变得毫无意义,相反应继续审讯取得裁决,作为未来参考用途。

萨佐汉:可探讨却不紧急

人权律师萨佐汉受询时则表示,司法宫上诉庭和联邦法院,仍有许多有能力担任高职的资深法官,因此目前没必要马上修宪。

广告

“它(修宪)或许是政府可探讨的事,但不紧急(因为还有其他优先关注的课题)。”

郑光明:修宪可争取砂反对党同意

无论如何,另有2名资深律师认为修宪之路可行,其中律师公会理事拿督郑光明表示,里察马拉尊来自东马沙巴,而如今的砂拉越州政府对希盟联邦政府展现友好,政府若要修宪,可争取砂州反对党国会议员同意。

“维护法治和保持司法独立是最重要的,至于法官是否可延后退休,也许可参考英国,该国建议将最高法院法官的退休年龄,从现有的70岁延后至75岁。”

K.西拉达斯:应获机会延长任期

郑光明也表示,此次擢升资深法官担任高职,充份反映我国的多元化,包括种族、宗教、性别等,而理查马拉尊是首个沙巴土著兼非穆斯林出任该职者。

与此同时,拥有接近40年执业经验的资深律师K.西拉达斯,也高度赞赏里察马拉尊,指后者是一名杰出的法官,理应获得机会延长服务任期。

“社会改变了,现代人更长寿和健康,我们应该留下人才、有能力的法官,如果甫上任马上又要退休,短期内做不了甚么事。”

无论如何,他不赞成进一步增加高庭以上法官人数,他指现有法官人数恰好,因新案件增幅不显著,司法宫也适时解决积压案件,因此保留和提升现有法官素质,才是重点。

由于前朝国阵政府所引起的特委法官争议,K.西拉达斯认为希盟政府将吸取教训,不会再委任已退休的法官,出任司法宫高职,未来不会再出现类似司法课题。

司法宫3名领导人履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