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大马,容不下努曼?

2018-07-14 16:36

新大马,容不下努曼?

最近一名从未碰过面,只通过简讯联系的部长助理,因为自己的同志身分而遭到反对党,尤其是巫统还有右派马来组织的攻击,也让自己的“老板”陷入窘境,毕竟以我国的国情来说,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LGBT)是禁忌。

大选变天后,大家最常在社交媒体上标记的就是#MalaysiaBaru和#NewMalaysia了吧?新政府新气象,新人事新作风,马来西亚子民都期待国家的改革,除了是基建、交通、科技上的发展,还有民主、人权与言论上的自由,但更重要的是思维上的进步。

广告

最近一名从未碰过面,只通过简讯联系的部长助理,因为自己的同志身分而遭到反对党,尤其是巫统还有右派马来组织的攻击,也让自己的“老板”陷入窘境,毕竟以我国的国情来说,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LGBT)是禁忌。

是的,我说的是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以及他的临时新闻秘书努曼。作为行动党党员,这其实不是努曼第一次因为同志身分而遭受歧视,就在去年7月,他因为出席与LGBT主题有关的讲座,并与举办同志开斋晚宴(Gay Iftar)的团体“彩虹运动”朋友及讲座主讲人一同开斋而饱受抨击。

为了避免破坏行动党的声誉,他选择辞掉所有在社青团及区部的党职。

这一次,努曼是自愿离职的。他在为赛沙迪开设的媒体群组中,承认自己不堪反对党的批评甚至威胁,也使他难以执行日常工作,因此宣布他不会接任青体部长新闻秘书的职位;但出于帮助朋友的心态,他会继续帮助赛沙迪直到他成功聘请到新闻秘书。

他也表示自己之后会离开大马,思考自己的未来方向。群组里,有很多媒体都为他感到难过,认为他受到职场歧视,希望他坚强。我在想,一个新马来西亚,就容不下努曼这个人吗?

其实,比起那些因其性取向而攻击努曼的人,最令人失望的还是赛沙迪。他时常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帖子上标记#YouthPower,作为代表青年的部长,他确定自己在处理努曼事件的态度及表现获得青年的认同吗?

广告

事态演变至今,赛沙迪的回应就是他尚未聘请新闻秘书,直到努曼去意已决,他表示尊重努曼的决定,再说感谢努曼无价的付出,希望他坚强,还有一句:“你是我永远的兄弟”。

从头到尾,赛沙迪都没有捍卫这名他口中的兄弟,一句都没有。他没有还击那些因努曼的性取向而贬低他,认为他不适合出任部长新闻秘书的人,而是藉着努曼的自愿离职而当作事件已经落幕,自己终于可以脱身。

若赛沙迪当时坚持聘请努曼,毫不畏惧地表明自己是以员工的工作能力为主而不是性取向,他在这件事的处理手法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引人诟病,无论是保守派或开明马来人都无法赢得他们的认同,两头不到岸。他的懦弱,令人失望。

我们现在不是在讨论国家是否要认可LGBT的地位,这对大马来说,暂时还太遥远;即便国内许多人及团体视LGBT为怪兽,但不能否认的是他们的确存在在我们的社会中,不冒犯任何人,他们为什么要因为自己的性取向,饱受舆论霸凌受到职场歧视与性歧视,不配得到工作?

广告

谁能告诉我,性取向和工作能力与表现有什么直接关系?是不是在所谓的新马来西亚,以后企业在面试新员工时首个问题不是询问过去的工作经验,而是“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