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张念群和华教的委屈

2018-07-15 09:31

郑钦亮‧张念群和华教的委屈

马智礼开了很冷的玩笑说“不必等60年”,反过来是在嘲讽国阵在此事项的失误,但人们既然已将磬竹难书的国阵摒弃在布城之外,就对他们的错失说过笑过就好了,马智礼可千万不要拿来与你手上新马来西亚的新教育部作比较。部长要做的是协助希盟当一个守诺政府,在不违宪之中领头确立和开创新马来西亚教育新风,而不是去与掌控60年后变烂的一方比较。

承认统考课题的长征从半个世纪以前就已经启程,经过很多名官家,专家,闲家,仙家,以及大部份关心华教的百姓人家持续高度关注和积极反映意见后,没有诚意为统考正名的国阵政府倒台前,将这项任务丢弃在马华不知该如何走完的最后一里路。

广告

岂料走到今天,纵然希盟509大选前在宣言里信誓旦旦会将统考文凭列为“正室”之一,却在赢得政权后让统考的美丽诺言节外生枝。

说“让”,其实是“只敢”埋怨头顶上满是光环的希盟政府里有实力的阿头,何以不像交通部长陆兆福和多媒体部长哥宾星那样,宣誓就任后便一手抓起政策改革,改善和改良,至少改到符合大选前的宣言和承诺或者是更好,比如驾驶执照不可“包”,网络“费用减半,网速加倍”,部长说干就干了,为何独有教育部要特别麻烦?

如果说教育政策是因为国情特殊而比较敏感,处理起来要特别谨慎,但这是所有希盟成员在制定宣言之前都非常情楚的事,包括历史也从来没有冷落过统考文凭的课题,理应都作好准备了,不是吗?

如果硬要说是因为教育部长马智礼还不甚熟悉承认统考课题这些年来纠缠不清的千丝万缕,既然要认同国阵执政60年来在政经文教上的乱七八糟加上GST和1MDB之害才成就了509的改朝换代,若是定位新马来西亚的未来是朝向更民主,开明,有效和清廉的美好前程迈步,希盟政府守诺点个头,认同不同教学方式但符合国文要求并获得世界上多个大国接受的统考文凭,算是什么大事?

马智礼开了很冷的玩笑说“不必等60年”,反过来是在嘲讽国阵在此事项的失误,但人们既然已将磬竹难书的国阵摒弃在布城之外,就对他们的错失说过笑过就好了,马智礼可千万不要拿来与你手上新马来西亚的新教育部作比较。部长要做的是协助希盟当一个守诺政府,在不违宪之中领头确立和开创新马来西亚教育新风,而不是去与掌控60年后变烂的一方比较。

一个有着完整资料和背景的“争取承统考文凭”项目,坦荡荡的名列509大选前希盟的焦点宣言,希盟胜选执政后将任务委托给教育部长马智礼,教育家背景的马智礼实在是没有什么理由无法像陆兆福或哥宾星那样,开了内阁会议再开个教育部会议后,即宣布政府承认考文凭。

广告

再说,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对统考课题也比马智礼熟悉多了,交给她去实现诺言是当仁不让,也实在没理由让张念群拍胸膛说今年内为统考扶正后,不到24小时就要她丢下面子改口说“今年内只是个人希望,没权力决定是在今年”,害到政敌笑她改名“张无期”。

如今看张念群必须定期每三,四个月与董教总开会商谈统考与华教课题,还要协助安排教长与董教总会面,教人联想到华教的委屈,让她也受到委屈。

这种会面与对话,前朝政府做多了,后来基于不见成效而让人认为当时原来只是利用华教课题的政治戏码,如今同样的圆桌会议重现,只能希望会产生新成果。

大马是世界上唯一发生承不承认统考文凭课题的国家,而且它的文凭是受到世界上很多大国承认的,这么不适宜的偏颇,破旧立新的新大马好心别再让人家笑话下去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