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秋结·过去

2018-07-15 15:53

紫秋结·过去

他们曾经是并肩作战和无话不谈的老战友,只是后来她发现自己跟不上他的脚步,而选择了逃避。

灯熄了大半,整个办公室里只剩下丹怡还埋首在电脑前工作,手机响了好几次,又是姐姐打来催她回家,可她依然不接。

广告

做完报告,站起身去把文件放回柜子,忽然小腿抽筋,整个人失去重心地倒在地上,连喊救命的能力都没有,而且这里只剩下她一人,落入求救无门的困境。

在痛得快失去意识,丹怡感觉自己被扶起身,睁开眼一看见是桑杰,顿时感到安心。

桑杰一来到见到丹怡这个样子,二话不说地蹲下来给她压腿,痛得她连番惨叫,幸好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否则别人真以为这里发生了命案。

压完腿后,抽筋得以缓解,但丹怡已经觉得虚脱,整个人无力地背靠着柜子。

“好些吗?”桑杰问。

“好多了。”

广告

他与她并肩坐下,望着前方。

“这3年来,你曾像刚才那样抽筋吗?”

经他的提醒,丹怡终于确定他们已经3年没见了,他和她是同事,后来她选择调派回国,而他继续留在纽约。

世界真小,他表哥和她姐姐即将结婚,而伴郎和伴娘就是他和她,他这次回国也应总公司要求过来视察。

广告

多么讽刺的巧合,曾说以后不相见,最后还是相见了。

“没有。”她没必要隐瞒,“你怎么来了?

我姐说在家里弄了火锅给你送行。”

“我来接你回去,别加班了,你需要休息。”桑杰淡淡道。

“你还是很体贴。”她才明白他出现这里的原因。

“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习惯只对你而已,改不了的。”他顿了顿又道,“这回见到你,像是得到一个很大的惊喜。”

仿佛回到两个人在纽约工作的时候,偶尔聚在一块交谈,他们曾经是并肩作战和无话不谈的老战友,只是后来她发现自己跟不上他的脚步,而选择了逃避。

“为什么?”她问。

“你比我想像中的进步得更多,没有我的指引,你做得更好,进步更大。你的处事方式更成熟,没有怀疑自己的实力,坚持自己所相信的。

继续这样走下去,你必定令人更亮眼,擦亮从前曾经怀疑你的眼睛。”

“其实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过去的指导。”

“我送你回去,告诉我,要帮你做些什么就能带你回家。”

“关电脑,拿手提袋。”

桑杰按照她的吩咐去办,完成后再回到她面前,蹲下身用双手她将抱起。

“闭上眼睛。”桑杰柔声道。

听懂他的意思,丹怡真的闭上眼睛,安静而乖乖地躺在他胸前,令人以为她晕倒,只有这么做才能骗过众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躺在他的怀里,她安静地听见他的心跳声,久违的心跳动感,她好怀念这一切,怀念那时候的他们,回忆总是那么美好。

回到家门口,桑杰原想送她进屋,但她可以站起来走路了,说了一声再见就进屋。洗澡后,回到房间靠着床沿坐在地板上,不久姐姐就进来,用热毛巾敷在她刚才抽筋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这个方法?他告诉你的?”她很好奇。

“不然你以为还会有谁?他说你每次脚抽筋后都需要用热毛巾敷脚,晚上睡觉还要放枕头把脚抬起。如果你再抽筋,记得大喊,我马上过来给你压腿。”

“你已经嫁了,还留在娘家过夜?”

“谁叫你还不赶快找个男朋友?我们爸妈出国找乐子,剩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没有你,我惨透了,还是姐姐比较靠谱。”丹怡忽然像只无尾熊般地拥抱姐姐。

“我才不相信。”姐姐拿这个妹妹没辙,“桑杰去了机场,临时改机票,今晚就回纽约。”

“嗯……”随口应了一声,心里再有些落寞,他就这么走了。

“他叫你等他回来并肩作战。”

“他还会回来吗?”她猜想他会否申请调职回国。

“你亲自问他,反正你知道怎么联系他。”

不,她不会问他,要回来的,最后一定回来,要知道的,最后也一定会知道,她依然无条件地相信他,因为她还爱着他。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