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微屏·马华须自我提升

2018-07-16 11:19

杨微屏·马华须自我提升

马华即将举行党选洗牌,廖中莱下台后,马华未来接棒人是在国会“奄奄一席”的署理总会长魏家祥。

509变天后的第一场双溪甘迪斯补选,巫统选择与伊斯兰党协商,只派出一人上阵以确保一对一与希盟较量,一旦巫统上阵也将首度以巫统标志而弃国阵标志竞选。

广告

连串动作,显示巫统不再把仅存于国阵的马华和印度国大党列为同盟,反之光明正大的向“新恋人”伊党主动伸出触角。到了这个时候,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才开声,指名存实亡的国阵早已分家,马华已是独立政党。

马华即将举行党选洗牌,廖中莱下台后,马华未来接棒人是在国会“奄奄一席”的署理总会长魏家祥。

变天后魏家祥与马青团长张盛闻频密发文告讥讽希盟政策,可是言论仍停留在变天前的思维,看不到革新决心。

变天后,马华怎么了,也许很多人都认为不需要关心。

一个曾自称代表大马华人的华基政党,曾经在大马独立后辉煌一时,但几十年后却遗失了初衷,和巫统一起分享国家资源,像巫统一样成为分配权势、财富、职位的政党。对外忽视民意,而在党内则排除异己,忽略选贤与能,以致在变天后沦为反对党后,因党内领袖人才青黄不接,而欠缺可以带动马华崛起为强势反对党的魅力新生代领袖。

马华在国阵执政时期,眷恋权职官位和财富资源,被巫统霸凌甚至出言侮辱,都静静不敢反抗。而变天后国阵成员党包括民政都退出国阵,马华却仍没有主动出击,一直等到巫统在最近就双溪甘迪斯补选表态的讯息,马华已经是静静的被巫统“休妻”般的“休”了,连“离婚协议书”都省下。

广告

和巫统划清界线,对马华而言是卸下彼此牵绊的负担,马华不必再于巫统霸凌下被冠上“静静”之名,不能发声,而是得以初尝成为反对党喋喋不休用嘴巴做事的痛快。

然而,历史包袱导致马华站在反对党立场批判希盟尤其行动党时,言论欠缺建设性论点,纯粹为打击希盟,然而却又往往因本身过去在朝时交不出成绩而引起反效果,导致人民更加反感而陷入劣势。

在“呼吸都是错”的困境中,一些马华马青领袖所发表的言论,甚至侧重于在社交网以低俗廉价的字眼讥笑和攻击希盟新政时,达不到效果反让自己失分。

变成反对党的马华,眼前欲重拾民心赢得信任,需要以策略性的眼光,在即将来临的党选周全部署接班人团队,从失败的低迷士气中卧薪尝胆,侧重贤能人才重整党内运作和斗争目标。

广告

马华必须摆脱“静静”之名。而要成为强势反对党之前,先要学习自我提升成为有“素质”的反对党,不是“静静”不代表可以乱批判而没有立足据点,言之无物只会暴露不思改革的弱点。

上届大选马华取得的国州议席总数被喻为“7-11便利店议席”,重挫后并没有痛定思痛,到本届大选仍玩弄派系及排除异己的手法,结果只取得1国2州席,在小州玻璃市虽然仍分配到官职,却是民心大势已去,要重新挽回信心,相信5年内都荆棘满布。

马华失去议席、流失民心,但至少数十年的建党历史,奠下基层党员资源和人脉网络。不过,马华在批判希盟和行动党之际,如果没有检讨和承认过去的党政方向盲点,仍自我感觉良好而归咎时不予我才败选,那么也难以重建党员本身的信心,更不用期望华裔选民的回流。

民主程序下换了政府,希盟新政府经过两个月已经不再是蜜月期,正是反对党需要“做足功课”来据理监督的时候,马华要争取的机会,是成为有论点也有行动来证明改革诚意的反对党,监督新政府面向成熟的民主程序;不然,就只能继续名叫“静静”,多说也徒然,只会招来更多唾骂。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