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新一轮的斗争开始了

2018-07-17 12:27

林瑞源·新一轮的斗争开始了

反对党攻击的第一个课题是,希盟推荐前上诉庭法官莫哈末阿里夫担任下议院议长的程序违反议会常规(政府必须最少14天提呈议长人选予国会秘书处)。在抗议无效下,巫统和伊党议员集体离席。

第14届国会开始召开会议,意味着朝野政党将展开激烈斗争,因为国会是吸引民众眼球的平台,可以让政治人物尽情表演。

广告

反对党攻击的第一个课题是,希盟推荐前上诉庭法官莫哈末阿里夫担任下议院议长的程序违反议会常规(政府必须最少14天提呈议长人选予国会秘书处)。在抗议无效下,巫统和伊党议员集体离席。

反对党的质疑并非无的放矢,根据报道,希盟是在9日敲定人选,在时间点上确实出现疑点。

希盟迟迟未能决定议长人选,反映内部出现矛盾。行动党推荐林吉祥担任议长,但希盟遴选公正党双溪大年国会议员佐哈里阿都,却忽略了佐哈里也是吉打莪仑区州议员,一旦担任议长,必须辞去州议席,这将影响吉打州政权,因此改由诚信党纪律委员会主席阿里夫出任议长,最终让诚信党渔翁得利。

阿里夫不是国会议员,他出任议长违反了希盟的竞选宣言,虽然马哈迪淡化此课题,却不能否认希盟已经失分,反对党也不会放弃攻击的机会。

由此观之,希盟的内部矛盾可能逐渐浮现。虽然4党平起平坐,但公正党的国会议席最多,心态上难免会自视“高人一等”。为了抓紧主导权,土著团结党致力扩大势力,包括吸纳巫统党员及进军砂州;土团党领袖也在扶持诚信党,除了抗衡伊斯兰党,也在内部取得制衡的作用。

原本公正党就存在严重的派系问题,在掌权后,权争可能恶化,因此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决定在党选中竞选主席职,可以压制派系问题,但根据以往的经验,安华并不擅长于处理行政和人事问题。

广告

旺阿兹莎会否参选?阿兹敏是否面对挑战?

公正党全体党员都有投票权,这可能使党选出现变数。

无论如何,安华成为党主席,符合他作为首相继承人的地位,也能够在复杂的希盟决策环境中运筹帷幄;希盟的权力分配涉及很多的谈判技巧,安华比旺阿兹莎更加适合担任协调者。

希盟内部磨擦可能继续削弱其公信力,幸好反对党的问题更加严重,特别是最大的反对党——巫统。

广告

阿末扎希在当选党主席后,重组领导架构,可以看出杂乱无章,毫无方向。譬如,党职大风吹,原任柔佛巫统主席莫哈末卡立被委为玻璃市州主席;另两名副主席,即彭州百乐国会议员依斯迈沙比利成为雪州主席,吉打巴东得腊国会议员马哈基尔则领导登州巫统,他们如何知道外州的问题?莫哈末卡立在党选时支持东姑拉沙里,因此从最南端调到最北端被视为“政治报复”。

在委任最高理事方面,则是不顾后果的“论功行赏”,先是委任前总检察长阿班迪,在他拒绝后,改为委任前下议院议长班迪卡。这两人当权时处理一马公司弊案的手法,引发争议,阿末扎希委任他们,说明他不认为此弊案会拖累巫统。

纳吉在背后影响党领导层,将导致内部分裂,譬如,吉打巫青团反对委任阿班迪为最高理事;巫统议员集体离席抗议时,林茂区国会议员凯里和金马利国会议员阿尼法阿曼却继续留在议会厅。

巫统领导层没有正视党员流失的问题,将使党逐渐衰弱。

雪州双溪甘迪斯州议席补选也将揭露巫统失去民心的残酷事实,不管是直接对垒或三角战,估计公正党都可以轻易胜出。

509大选后,巫统继续玩弄种族情绪,特别是统考课题,进一步把国阵推落悬崖。

反之,马哈迪策略高明,在国会召开会议之前访问砂州,取得砂政党联盟(GPS)的支持,确保巫统和伊党乱不起来。

政治不能排除斗争,但希望不会重演大选前的恶斗,牺牲了改革的议程。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Start of a fresh round of political fights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