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艳 】李天葆·香尘满院花如雪—林黛逝世54年祭

2018-07-17 19:03

【非常艳 】李天葆·香尘满院花如雪—林黛逝世54年祭

大抵珠楼凤凰在,乐喧人语,团团围住一轮明月——记得总到7月,悼念一代影后,确实有的,从浓至淡,越久越是模糊。又或月深年远,怀旧风尚兴起,打开封尘礼盒,发掘沉埋多时的镂金蝉翼纱,方懂得惊艳是怎么一回事。
林黛最富于经典的60年代玉照。

大抵珠楼凤凰在,乐喧人语,团团围住一轮明月——记得总到7月,悼念一代影后,确实有的,从浓至淡,越久越是模糊。又或月深年远,怀旧风尚兴起,打开封尘礼盒,发掘沉埋多时的镂金蝉翼纱,方懂得惊艳是怎么一回事。林黛去世时,不过三十,若是退回双十年华,那容貌、气韵变化何止十八变,每个装扮,蕴含着时代点滴演变,早一些,晚一些,天差地别。近一点的,上次说过的冷门片子《血痕镜》,《南国电影》里详细介绍,关山饰演反派,林黛计划为父报仇:发型还是《不了情》旧有的,只是剧照里的著名大眼睛,却随时睁大着,滴溜溜斜睨,故作惊惶,或者冷眼静待,好一个眼神示范图,影后的用心不是浪得虚名的。封面一侧破烂了一块,可是无损林黛的娇媚万千,眉毛凤凰展翅,白水养着黑明珠,那露齿嫣然,仿佛过了多少世纪也不会腐朽,叫人屏息以待,等着,好比会发生什么大事。当然也就是好花易谢,美到不像真的,便随时拜辞尘世。只不过到底还是有人记得,香魂冢上天使举翼,岁岁有人哀悼。别忘了《国际电影》,封面女郎,一样是眼睛黑白分明的林黛,神情却还带着少女狡黠,一头短发,走的是伊丽莎白泰莱的风格,她在画报里去接机,是迎接白光回港。白光穿上貂皮大衣,亲自送个洋娃娃过来,林黛拎着,是个凡尔赛宫风格法国公主,她笑得合不拢嘴,似乎仍是稚嫩年代的程月如。在妖姬身边,自然是个小妹妹辈分了。更何况那时在《欢乐年年》里,她扮得兔女郎一样,只是那是童话版的白兔,毫无邪气。白光打算拍《鲜牡丹》,也就是类似小香水角色的名伶,民国初年大帅横行的故事。林黛可曾想过跨刀客串?她擅长演民初大姑娘,稍一亮相,抢去主角风头是很可能的。人说她腰肢不过一捻杨柳瘦,脸盘子倒是丰润,偶尔穿个浴衣睡袍什么,日式蝴蝶图案,写着蝶舞,福泰雍容,隐隐是准少奶奶的模样。人生道路铺排顺利,如无意外,她也就这样顺遂过去,美艳而名扬,节节攀升,是胜利女王。

广告
风华正茂的林黛。
林黛与夫婿龙绳勋。

 

有趣的是,后来难得一部《花团锦簇》,林黛饰妇科医生,经常被气得杏眼圆瞪——片中多场服装秀,配以歌曲,幕后唱的是顾媚。顾媚那时所写的〈我永远不忘记的一天〉,提及代唱〈不了情〉,词意哀怨悱恻,林黛演来七情上面,如今想来种种无不暗示着身后事,而歌者浑然不觉。另一个是李湄,写了篇〈愿随此身葬洪流,那管世人与同情〉,说到不为人知的林黛,她看不得其他人驾车,在路上公然越过她,于是踩足油门,追上去,“我不许任何车爬过我的车头”——露出胜利的笑容。任性的方式,也颇为符合想像中的林黛。她的人生有多少意外的成份?是下嫁龙绳勋吗?纪念特刊里,玫瑰天主堂的婚礼,新娘子笑靥如花,应对得宜,又或生儿龙宗瀚,一众明星恭贺,热闹非凡……真的如春满华堂,一时显赫,那些精彩人物即使摆到如今,也是再也不会有的,花香蒙尘,粉尘如雪。云烟消散,一小本特辑,看尽影后的生命轨迹,书页最末,一张林黛玉照,猝然不及的出现,不是最后,也是尾声。她整齐弄好的60年代发型,眉眼画好了,发尾在鬓边成了弯勾;她浅浅一笑,好像时间一切静止,已到了定格的瞬间。颈项珠链,娇红礼服,唯一的姿势是林黛的手势,微微的点在腮边,一种微妙的姿态,如今女人不会摆出的方式。她等待所有人的怀念,就晓得过了半世纪,还是有芸芸众生记得自己。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