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寻找议长的始末

2018-07-18 11:47

郑丁贤·寻找议长的始末

先说议长,我绝对支持前法官出任议长。阿里夫是否称职,要看他今后的表现;不管怎样,应该给他这个机会。

关于国会第一天的离席风波,我的看法是,这不关议长的人选,也不在于希盟和国阵之争;很简单,它是一个议会常规的问题。

广告

先说议长,我绝对支持前法官出任议长。阿里夫是否称职,要看他今后的表现;不管怎样,应该给他这个机会。

但是,委任阿里夫的程序,必须符合议会常规;议会常规是规范国会的法律基础,也是法治的一部分,万万不能被破坏。

议会常规第4(1)条文规定,在下议院召开会议之前至少14天,必须提呈议长人选给国会秘书处。

国会秘书罗斯米说,国会是在7月2日接获首相推荐的议长名单。

如果是在7月2日已经提呈,这就没有问题。

但是,在7月2日前后,消息一直是拉益士耶丁会担任议长。拉益士是前巫统部长,选后加入土团。

广告

拉益士没有否认他会出任议长,甚至到了7月10日,他还公开表示,出任议长对他而言,是一项国民服务。

7月10日过后,情况急转直下,公正党双溪大年议员佐哈里的名字冒出,他是最新的议长人选。

内部人士说,这是因为公正党激烈反对拉益士。拉益士的巫统背景,以及马来人主义的形象,不受温和派所欢迎,更关键的是,公正党认为土团代表已经出任了各个重要职位,从首相、部长、副部长、州务大臣,乃至各机构负责人,都是土团占尽优势。

相对的,赢得最多议席的公正党,在很多重要职位都吃白果。因此,公正党坚决要争取国会议长。

广告

希盟在7月9日的巨头会议上,通过支持佐哈里出任议长。公正党主席旺姐在隔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还证实佐哈里是惟一议长人选。

但是,24小时之内,又发生变化。

佐哈里除了是双溪大年的国会议员,他也是吉打峨仑州议员。宪法规定,出任议长的人选,必须辞去州议席。

现实情况是,吉打州议会目前是微妙平衡,希盟和反对党议员各占18席;一旦佐哈里辞职,希盟政府就摇摇欲坠。

为了维持希盟的吉打州政权,佐哈里不能辞职,因此,也当不了议长。

佐哈里只好婉拒当议长。此时,已经是7月11日,距离国会开会只剩下5天。

寻找下议院议长,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时刻。

希盟各政党内部,已经没有共同接受的人选,这时,有人建议退而求其次,找一位前法官出任。

虽然这已经违反希盟竞选宣言中,由国会议员出任议长的承诺,不过,也是没有办法之下的办法。

经过筛选,希盟头头鉴定了两位前上诉庭法官,莫哈末希山慕汀,以及莫哈末阿里夫,进行二选一。这两位法官在司法界有很好的评价,而且没有国阵的影子。

最后,阿里夫脱颖而出。

阿里夫在星期六接受访问时,暗示他会出任议长;不过,他还没有收到正式的委任状。

这时,距离国会开会只剩下两天时间。

星期一,第14届国会第一次开会,阿里夫正式出任议长。

整个流程,从开始时的拉益士,到佐哈里,最终是阿里夫,不像是国会开会前14天,也就是7月2日或之前已经作出的决定。

而前议长班迪卡几天前向国会秘书询问新议长人选,也被告知新政府尚未提呈人选。

如果阿里夫不是7月2日或之前提呈的人选,而是后来补上,那么,明显违反议会常规。

而如果正如反对党所说,这是马哈迪用backdated(回溯)方式来委任,这就可能产生法律问题了。

提出事件始末和问题,不是反对阿里夫,也不代表支持反对党议员的离席做法,而在于阐明议会常规应该是最优先的考量。

即使来不及提呈议长人选,也可以展延国会的开幕,让阿里夫依照常规上任,符合希盟承诺的透明、改革、尊崇法治的原则。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On picking a new Speaker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