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芳龙·重温梁启超的最苦与最乐

2018-07-18 11:49

陈芳龙·重温梁启超的最苦与最乐

1922年8月,清末民初的著名思想家与政治家梁启超先生,曾写了篇《最苦与最乐》;我们这一个年代的人,应该都曾在当年的初中课文中读过这篇文章;但那时只是十几岁的小朋友,没什么烦恼,怎能体会梁任公探讨的人生的“苦与乐”呢?但,后来出了社会,工作了几十年,在职场上、在日常人际关系问题的处理上,无论你我应该都领教了世间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人的一生自懂事之后,时刻分秒,心境总在“苦”和“乐”的交替中度过的!

广告

1922年8月,清末民初的著名思想家与政治家梁启超先生,曾写了篇《最苦与最乐》;我们这一个年代的人,应该都曾在当年的初中课文中读过这篇文章;但那时只是十几岁的小朋友,没什么烦恼,怎能体会梁任公探讨的人生的“苦与乐”呢?但,后来出了社会,工作了几十年,在职场上、在日常人际关系问题的处理上,无论你我应该都领教了世间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今天重读这篇文章,感受五味杂陈,苦与乐的道理点滴上心头!

在梁启超看来,“老、死、病、贫”不算苦!只有欠他人的钱债、人情债,承诺人家的事没完成,欠人的恩情没有还;一生应尽的责任没有尽,这就是“苦”;这么说来,选举前许下许多承诺的政治人物“最苦”!什么是“乐”呢,反过来就是对自己、对家庭、对社会、对朋友、对国家,尽了应尽的责任,实现了曾经许下的承诺,凡事无所亏欠了、了无牵挂,这就是“乐”!所以说,开惯了空头支票吹惯了牛的政治人物“最不快乐”!

凡事都尽了责任,无所亏欠?这事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难!

比方说“君子”应该是为人处事的最高标准,应当没有“苦”的事了;但为什么孟子又说:“君子有终身之忧!”?因为君子是圣贤豪杰,一生肩负重大责任和使命,因为对有责任感的人而言,责任是不曾有完成的一天,所以君子有终身之忧!除非你只是一方政客!

宋.范仲淹也在《岳阳楼记》中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把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和利益摆在自己前头,只有天下人快乐了,自己才能快乐,但这一天不可能到来!所以好人不一定快乐,因为心中有重责,就没有快乐的一天!

广告

又如曾子曰:“任重而道远!”,责任重大,实践的路途就遥远,是要尽毕身之力长期奋斗的!譬如说,宋朝的文天祥、清末的谭嗣同,就因此掉了脑袋!

如此说来,梁启超的“最苦与最乐”,是不是只剩下最苦了?

这倒不一定!人生在世,会影响您的心情,让你感觉委屈和受苦的不可控制因素和琐事太多了,如果心境随着些杂事起伏,您的心情一定不会好起来,会一直陷入“不开心的泥淖”里!最近我一直努力尝试实践一个道理:“我不能让旁人的行为左右自己的心情,时刻提醒自己保持好心情,是我当下追求的人生底线,是我今后人生存在的价值观!”如果能守着这个底线,相信不会“最乐”,至少不会“最苦”吧!

我的同事,只要真正尽了责任,即使事情未臻完美,自己的心情也别被影响,因为没有人愿意把事情搞砸,惟有这样才能少发脾气,才能慢慢的把自己的EQ提高,下头努力工作的,不会因小事被责骂,心情会比较快乐。大家一起快乐,时日久了就形成职场上的正能量,进而形成“全员开心工作”的企业文化!

广告

“快乐”怎样在社会上散播呢?试着去实行“利他主义”(Altruism)吧!简单的说,就是凡事无私的设身处地为他人想;在道德的判断上,别人的幸福快乐比自己重要,这是一种美德!纯粹“利他主义”,是助人不求回报,你只要乐意把助人的精神传承下去,这是社会进步的一种健康基因。当前社会的公益团体,比方说慈济、佛光山或者许多宗教、非宗教的公益团体,不也都是努力的实践利他主义?只是深浅程度不同!

19世纪的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晚年就是一个典型“利他主义”的实践者。他倾力帮助穷人,有朋友劝他,帮助穷人是得不到回报的、而且有些是假穷人、假乞丐!他说:“我施舍贫穷,也施舍良知,这样会让自己良心好过一点!”这句话影响我很深,所以今天我会在适当时机帮一些需要帮忙的人,包括在茶室向我要钱的人;我不曾因为捐那一点钱变穷了;也不会因为留下那一点钱变得更富有!不只是金钱;精神和知识层面也一样。如果自己有专业,只要他人有意愿,我们是不是别藏藏匿匿,必须倾囊相授?我自己实行“利他主义”的精神还不到高标准的百分之一,但社会上总得有更多的人默默耕耘,散播这种精神!

联合国2018年3月公布“全球幸福指数”前5名分别是芬兰、挪威、丹麦、冰岛、瑞士;前19名全是来自欧洲、北美、大洋洲的国家!幸福指数的评比指标有6项,除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另有预期健康寿命、社会救助、人生抉择自由、慷慨大方、免于贪腐的自由等。从这些衡量指标上看,亚洲、非洲、中南美洲、东欧排名落后不是没有道理的。只是前4名为什么集中在冰封的北欧大地?这不是巧合。因为,冰天雪地艰难的环境让人们了解,只有互相合作、相互扶持和包容彼此,才能生存下来;千百年来,北欧这些国家终于形成了,金钱不是唯一、助人成了责任、慷慨大方是一项美德、免于贪腐是一种尊严、求学不是为了将来的高管厚禄,当这种观念形成社区文化,国家文化,北欧的人民会不快乐吗?就如梁启超所言,对自己、对家庭、对社会、对朋友、对国家,尽了应尽的责任,实现了曾经应允的承诺,人生当然“快乐”!

回头看看马来西亚,无天灾的祸害、物产丰饶、四季皆夏、一雨成秋,只要大家努力,物质上的生活是不虞匮乏的;如果没有遍布全国各层级的贪腐、各族群懂得自助助人、懂得自重重人、政治人物信守承诺、没有奸商鱼肉百姓、人人抱着“利他主义”的精神;如此一来,我们的社会,应当只有“最乐”、没有“最苦”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