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雪梅·财富远超收入就该查

2018-07-18 11:58

詹雪梅·财富远超收入就该查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副主席蔡文铎律师,在该会于上周六,在古晋举行的“国事论坛”上回顾了我国政治体系缺陷下发生的多宗可怕事例,比如1988年最高法院长敦沙烈被革职而引发的司法危机;选民人数悬殊彰显选区划分不符合“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概念;政治青蛙变节把政局乱跳得纷纷扰扰;资源分配不公以至执政党的“发展论”牢牢牵制了乡区选民;滥用体制透过追税、起诉、扣押、搜查等等手段打压政治对手(现有的希盟领袖有不少都曾亲身经历)等等。

砂拉越文化研究学会副主席蔡文铎律师,在该会于上周六,在古晋举行的“国事论坛”上回顾了我国政治体系缺陷下发生的多宗可怕事例,比如1988年最高法院长敦沙烈被革职而引发的司法危机;选民人数悬殊彰显选区划分不符合“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概念;政治青蛙变节把政局乱跳得纷纷扰扰;资源分配不公以至执政党的“发展论”牢牢牵制了乡区选民;滥用体制透过追税、起诉、扣押、搜查等等手段打压政治对手(现有的希盟领袖有不少都曾亲身经历)等等。

广告

他在谈及滥权贪污的现象时提出了一个值得考究的意见:“为了让反贪污委员会能更有效地对付贪官,政府有必要修改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以更低的检控标准对付滥权贪官,特别是许多狡猾的贪官很巧妙地避开会议,由副手或其他官员做决策,即使有关决定惠及朋党或家族成员,但因为涉嫌贪污的高官故意避开参与会议或做决策,在目前的检标准下很难将这种贪官以滥权罪名将他绳之以法。”

蔡文铎所谓的狡猾贪官,不是级别低的官员所能“胜任”的,而是必须有着雄厚实力,难以撼动的大咖才越有狡猾的条件。然而即使全国,全世界都怀疑或相信这类大咖搜括民脂民膏自肥,但若没有证据能做出明确的指控,谁都不能拿大咖怎样。一如反贪会主席苏克里所说,没有证据和投报,反贪会就不能采取任何行动。

意思是说,尽管普世认为大咖是个大贪官,而大咖也确实表现得像是个大贪官,只要没有人证、物证,只要能巧妙地避开留下人证与物证,大咖就能堂堂正正地自肥了?这听起来十分可怕,仿佛是在拥有权力时为所欲为积累、搜括而来的财富,就将永远被合理化的占为己有。

没有人证、物证就等于免除了贪污的嫌疑了吗?蔡文铎为这个死胡同开了一条小路。他说:“只要官员的财富远超过收入所得,就应当被视为有贪污之嫌!”拿了不该拿的,拥有了不该拥有的,不是明明白白的贪污吗?即使没有人证、物证,难道高官就不需要对自己“过剩”的财富,给予合理的解释?一个月入1万令吉的高官却能入住千万令吉的豪宅,手戴数万令吉的名表,价值连城的名画收藏不计其数,若非祖上传下的产业,一个大咖高官能如此白手起家,就不该查他一查?就不该慎重地怀疑他贪污?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