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照·该读什么书

2018-07-19 14:20

杨照·该读什么书

因为一个关键的理由,我还是忍不住想回答这个看来过时的古典问题。那就是,很不幸的,一些年轻人最需要具备的知识与能力,台湾的学校偏偏不教也不会教,平常在社群中或网路上,大概也无法得到有效的帮助。

炎炎夏日放暑假,高中大学生读什么书好呢?

广告

这真是个古典的问题,残留着不见得能适应现实的古典假设。古典假设之一,是读书作为排遣休闲时光的主要活动;古典假设之二,学生应该读书,也会喜欢读书。很显然地,不管是不是学生,这个社会上大部份人早已不觉得读书是可以消闲的,有太多数不完比读书更轻松、更有趣也更刺激的事可以做;对学生尤其如此,平常学期中都恨不得最好能够不读书了,放假当然更该远离书本吧!

因为一个关键的理由,我还是忍不住想回答这个看来过时的古典问题。那就是,很不幸的,一些年轻人最需要具备的知识与能力,台湾的学校偏偏不教也不会教,平常在社群中或网路上,大概也无法得到有效的帮助。要培养这样的知识与能力,没办法,到现在为止,恐怕主要还是得靠读书。

例如说作为一个人最关键最需要,是懂得和别人深度的相处,说得更通俗明白一点,就是懂得如何去爱人。夏天到来之前,好多占据媒体版面和时间,引发社会普遍颤栗讨论风潮的新闻事件,不都是牵涉到爱与占有,因为不懂得如何爱,混淆了爱与占有,在爱与暴力之间的迷乱而造成了悲剧?

“爱……需要知识与努力吗?或者,爱是一种愉快的感受?是一种偶然的经验?是一个人如果运气好就可以‘坠入’的情况?……人们渴望爱情:他们无止无休的观看爱情影片:幸福的爱情以及不幸的爱情;他们倾听上千上百的毫无价值的爱情歌曲──然而几乎没有一个人想到爱情是需要学习的。”

这段话写在佛洛姆的《爱的艺术》这本书的开头。书的内容其实并不像中文翻译书名显现的那么浪漫。佛洛姆要说的不是单纯的爱情状态,而是人如何“去爱”,因而英文书名用的是《The Art ofLoving》,关键在于Loving,是动名词,不是简单的名词。另外,佛洛姆所说的“艺术”,指的是一套知识与技能,必须经由有意识的努力与追求才能拥有。

什么样的努力与追求?佛洛姆说:“除非以极大的努力去发展整个人格,并因此获得建设性的人格发展方向,不然在爱情上注定要失败。……如果没有爱邻人的能力,没有真诚的谦卑之心,没有勇气、信心与纪律,就无法在爱情中获得满足。”

广告

去爱是一种特殊的能力,绝对不是每个人天生就能拥有的。更重要的,要具备爱的能力,首先必须让自己能够人格完整,没有完整人格的话,既不会也没有资格去爱。这是佛洛姆要强调的。爱需要四项条件──关怀、责任、尊重和了解,缺少了任何一项都不是真正的爱;很明显地,拥有了关怀、责任、尊重与了解,也就等于具备了完整人格。

为什么会有控制性的爱,为什么会有被虐受控制的爱,为什么会从爱而不是仇恨中激发出暴力,甚至是终极的暴力来?

这一连串直接和理解新闻事件相关的问题,佛洛姆都在《爱的艺术》书中提出了耐心说理的解答。

为什么读书?因为书中有最专注最有秩序的道理,不只是简单三言两语随口评论。事件会很快过时被遗忘,道理却不会。虽然是1956年,60多年前在美国出版的书,《爱的艺术》大部份内容却像是特别针对刚刚在台湾发生的新闻而写的。

广告

是的,炎炎夏日放暑假,就读一本书吧,佛洛姆的《爱的艺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