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树楷·对副教长的期待

2018-07-19 14:28

陈树楷·对副教长的期待

虽然承认统考文凭和独中发展很重要。但是,大家的关注点不应一蜂窝的集中在那一点上。因此,希望在新的政府,新的副教长的协助下,马来西亚的华教会办得更好。

承认统考之余,笔者认为新科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应该把更多专注力放在体制内的华教即华小、华中、中六华文课及公立大专中文专业科系上。

广告

先说华小的主权问题。董事部是华小的灵魂,但是一直以来董事部都没有法定地位。导致董事部就好像幽灵一样。虽说最近多个州属的教育局已让董事部“注册”,然而实际上只是登记董事而已。由于没有法定地位,也衍生了校地拥有权的课题,进而影响申请校地地税豁免的工作。

此外新任副教长必须建立一个根据需求新建华小的制度。普遍华社的意愿是希望政府可以根据地区的需要建立新华小,而不是要求面临关闭的华小董事部申请迁校的奇怪方式应对华小的需求。华小作为国家教育制度的一环,教育部为华小的新建提供土地和建校基金责无旁贷,非要求华社筹款建校。毕竟,华小是属于全民的。有些华小的非华裔生人数甚至多于华裔生。

再者是制度拨款。前朝每年或多或少都有拨款给半津贴华小以进行硬体的维修工作。至于今年的拨款,其实各校已经呈上教育部申请。适逢政权更迭,但是这不能成为延迟移交拨款的理由。因此,笔者认为副教长必须及时跟进,因为教育局都以半津贴华小已有特别拨款为由拒绝维修申请。

另外是华小师资。近年来随着前几任副教长的努力,师资不足的问题减缓了,但是不谙华语的师资分派成了华小的另一个隐忧。随着这些教师的到来,无论教师开会用语或校内文告用语都必须用国语,这也间接影响了华小的媒介语。

至于华中,即国民型华文中学面对的挑战更大于华小。首先是华中地位。根据1996年教育法令,其实所有的华中已失去了原有国民型的地位,一律为国民中学。华中的主要特征是华文的节数都是5节以上。2010年玻州教育局以玻璃市中学不是国民型为由,下令把该校的华文节数减少成3节。经过时任副教长魏家祥交涉后恢复5节,但有些节数已无法安置在正课了。

接着华中也面对行政人员不谙华语的挑战。

广告

教育部有为华小设定行政人员都必须具有SPM华文资格,但是华中去没有如此的规定。未来如果由不谙华语的行政人员掌校,华中将会出现一个怎样的情况?笔者不敢想像。这个情况是必然的。

因为华中本身也面对不谙华语的教师人数超越谙华语的人数。吉隆坡中华国中就是一例,但它不是特例。如何增加华中能通晓华语的教师人数就要考验副教长的智慧了。

还有华中的课程与国民中学一样,教学媒介语是马来文或英文。只有华文和中国文学的媒介语是华文而已。在华小,华文是必修课,但在华中华文和中国文学是选修课,而且中国文学还要面对缺乏师资的问题。虽然,有些华中强制华裔生必须报考华文,可是,在面对难考获A的困扰时。

家长会提出豁免申请,如果给予通融。华中与国中有何不同?如何把华文和中国文学在华中壮大,不只是华中掌校者和老师们的责任,副教长和家长的角色才是至关重要。

广告

最后就是华中的制度化拨款。华中都是和华小一样都属于半津贴,因此无法获得维修拨款。

大多数都是靠董事部和华社群策群力建起来的。

虽然近年来都与华小获得特别拨款,可惜常常被漏掉。所以,这情况是绝对不应一再重演。更何况现在的华中已不限华小生了。

最后要谈的是中六华文课及公立大专中文专业科系面对师资缺乏的困境。这也导致学生无法在中六选修华文科。既然我国号称最完整的华文教育体系,却要靠学生的敢死精神和老师们无私的奉献与牺牲来完成。这叫整个华社情何以堪?

虽然承认统考文凭和独中发展很重要。但是,大家的关注点不应一蜂窝的集中在那一点上。因此,希望在新的政府,新的副教长的协助下,马来西亚的华教会办得更好。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