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可敏的道歉,镇东的坚持

2018-07-20 13:12

郑丁贤‧可敏的道歉,镇东的坚持

对于希盟和马哈迪的合作,他也用了“专门”为华裔普罗群众而设的逻辑和比喻,把合作关系合理化,但是,对马哈迪个人却是带有人身攻击的意味。

很诚意的,我为倪可敏感到高兴。

广告

第一、他出任国会副议长;第二、他作出道歉。

老实说,我认为第二项比第一项更加可贵。

话说,可敏之前入阁的期望频频落空;明明一只脚已经踩到内阁门槛,却跨不进去。

竞选时,党高层给予的承诺,没有落实;他和支持者的失望可以理解。

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问题的症结。

选举期间,或更早时候,倪可敏在公开演说时发表了一些不恰当的言语。

广告

虽然攻击对象是敌对政党,但是,却用了带有种族主义的字眼,对马来族群和印裔穆斯林有诋毁的成份。

然后,对于希盟和马哈迪的合作,他也用了“专门”为华裔普罗群众而设的逻辑和比喻,把合作关系合理化,但是,对马哈迪个人却是带有人身攻击的意味。

我不认为可敏是种族主义者,只是,作为一个很有演说能力的政治人物,或许,他认为这些用词可以加激发听众的认同,或者,只是一时口舌之快。

只是,做法过度,就产生负面效应。

广告

他的言论被剪辑成为短片,在YouTube和社交媒体广为散播。特别是在大选期间,这些短片渗透马来甘榜,塑造了倪可敏是华人种族主义分子的形象。

在华人社会和马来社会,倪可敏是相反的形象。

选后,华社不能理解倪可敏何以不能入阁,但是,在马来社会,却是合情合理。

庆幸的是,另一道门为他开启,给予他副议长的角色,而没有彻底否定他。

倪可敏接受一家网络媒体访问时,坦言马哈迪推荐他出任副议长,并且告诉他:“(这个位子)让你学习如何控制自己和他人,以及中立”。

他也说,对过去在演说中伤害到其他人,表示道歉。

“我知道很多马来人误解我,我会调整我的举止,以符合人们对副议长的期望。”

“我希望公众人士可以协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更成熟的领袖。”

我的理解是,倪可敏或多或少,承诺了他的错误,并且表现他愿意接受批评,也承诺他会改进。

错话,每一个人都说过;错误,每一个人都会犯。

重点是,你自己如何去面对自己的错误。而你面对错误的态度,决定其他人对你的态度。

当然,如果倪可敏的道歉,可以更加公开,通过正式管道发出,效果会更加好。

倪可敏的道歉,让我想起他的同僚,同样是行动党新生代领袖的刘镇东。

刘镇东接受委任为上议员,进而出任国防部副部长,完全符合他以前藐视和抨击马华政治人物的“后门”做法。

以前骂的是马华,现在却落在自己身上。

在未来5年,刘镇东很难摆脱“后门”的影子。他自己说过的话,让他的上议员资格,以及副部长的职位,失去了正当性。

然而,在众多的批评和置疑中,镇东的回应是顾左右而言他。这无法化解他的尴尬。

我的建议是,承认和道歉,是最好的回应。

我不想批评镇东,也无意在“后门”

课题上借题发挥;反之,我认同镇东的努力和能力,也希望他加入政府,可以提升新政府的表现。

也因此,我鼓励他作出道歉,承认错误,承诺改进,让自己能够名正言顺,理直气壮的履行上议员和副部长职责。

一个完整和有诚意的道歉,并不是否定自己,也不会摧毁自己,而是开启自己未来更大的空间。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Nga Kor Ming and Liew Chin Tong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