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兴隆安娜相知相携 ‧ 经营理想与家庭

2018-07-21 10:13

蔡兴隆安娜相知相携 ‧ 经营理想与家庭

蔡兴隆与安娜把本身感兴趣的事物,融入经营的咖啡馆里,同时在事业与家庭间寻找平衡点,不错过陪伴孩子成长时光,在南方一个小城镇里,共筑起甜美生活。

夫妻俩拥有共同兴趣和喜好,是件令人称羡的事情,除了有聊不完的话题,还能携手创业,甚至因长时间相处,而培养出一定默契。

广告

蔡兴隆与安娜把本身感兴趣的事物,融入经营的咖啡馆里,同时在事业与家庭间寻找平衡点,不错过陪伴孩子成长时光,在南方一个小城镇里,共筑起甜美生活。

蛋 糕 咖 啡 伴 书 香 为 憩 息 的 心 灵 找 到 依 归

蔡兴隆和安娜的缘份始于星洲日报副刊,当年他们一位是文字编辑,另一位则是美术编辑,在办公室里相识、相恋,继而结为夫妻。

到台湾升学,工作10年后,蔡兴隆于2004年回马,在报馆找到文字编辑工作,对喜爱文字的他而言,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殊不知,更美好的正在等待他,即将遇见人生中的重要伴侣。

“我进副刊时,安娜已在那里工作一年,认识两年后,她转到另一家杂志社上班,三四年后,我们就结婚生子。”

他们经常与一群朋友相约到一家聚集着媒体工作者、文字爱好者等的咖啡馆里,喝咖啡或品酒聊天,相近嗜好促使他们越靠越近,渐渐互生情愫。

广告

“我和安娜兴趣接近,喜欢文艺、设计、文字,所以我们有时候开玩笑说,不只是身体上的伴侣,还是彼此的灵魂伴侣,很难得,常常可以在一起聊很多事情。”

就在2011年,他决定带着妻儿返回家乡新邦令金,协助父亲打理家族事业,经历一段短暂的务农时光,而安娜则利用这段空档重拾烘焙兴趣,为日后埋下创业种子。

“是我说服安娜陪我回去,她是吉隆坡人,道地城市小孩,要在二三线城市生活,其实有困难,因为各方资源不充足,而且从事媒体行业,回去后可能无用武之地。”

当时的抉择,只因父母逐渐年迈,有需要近距离照应,加上儿子已两三岁,是时候让爷爷奶奶可以就近看见孙子,后来女儿出生,他发觉这个有山有水,不塞车的舒服城镇,相当适合孩子生活。

广告

完 成 家 族 使 命,是 时 候 过 自 己 想 要 的 生 活

两年务农岁月里,他面对有别于以往的工作形态,天刚亮便出门,每天工作十二三个小时,没太多时间陪伴尚年幼的孩子,慢慢迷失自己,安娜也发现当初认识的人不见了。

“我回去是为了完成一个阶段性任务,没完全投入家族生意的话,会有愧疚。但两年时间够了,任务结束,我想跟太太好好地过接下来的生活,没有多少青春可挥霍。”

他怀念与妻子一起往共同目标冲刺的日子,为建立好好生活的基础和句点,于是选择离开家业,携手在靠近老街的地点设立蛋糕店,往喜爱的事物前进。

“五六年前,居銮仍缺乏手工蛋糕,大部份是速食店或连锁店,我们都喜欢吃芝士蛋糕,但找不到合口味的,想说不如把本身喜欢的食物,转变成想去经营的事情。”

甫开始营业时,店里只有4款蛋糕,每款2到3个左右,也没卖咖啡,因他们原本打算接订单外送就好,店面仅是顺道开设。

结果上门的顾客越来越多,上午11点开门,还未到下午3点蛋糕就卖光,顾客也不断给予建议鼓励,甚至是软性威胁,要求他们多做点蛋糕和卖咖啡,不然不再光顾。

“前面一两个月只有安娜一个人在忙,后来请了助手,至少可以帮忙清洗模具。对于卖咖啡的提议,我们也是笑笑回应,大概消化几个月后,觉得再不卖好像过意不去,才开始有咖啡。”

咖啡馆里设置了一面书墙,售卖本地出版书籍。(图:星洲日报)

 

蛋 糕 口 味 与 当 地 农 产 结 合

如今,店里的芝士蛋糕口味已从当初仅有的4款,延伸至16款以上,包括豆腐、提拉米苏、南瓜、芋头、番薯等,还有一些没记录在菜单内的隐藏版口味,如百香果。

他说,柔佛农产品丰富,经常认识和遇见种番薯、南瓜和芋头的小农,而且几乎各户家门外都种有班兰叶,均可化作蛋糕原料。

“我们常找不到理想的百香果,这一两年,有朋友家里种百香果,她免费送给我们,还付钱要求我们多做一个百香果蛋糕给她,我们就额外送蛋糕请她吃,人与人之间的来往变得有趣。”

顾客对蛋糕味道的想念,令安娜感到开心,“这几年下来,我们发现甜点不只是甜点,味道也不只是味道,开这家店的意义在于,一直在累积味道,以及顾客回来搜寻味道的过程,很满足。”

除在地农作物,他们也只使用特定进口芝士,在研发蛋糕过程中,材料分量都有加以调整,以免口感甜腻。

“许多人觉得芝士很腻,但品质好的芝士,奶油味不重,入口是清爽,微酸口感,因发酵得好。切芝士时,我会忍不住偷吃,我们其实常挑战当地人味蕾,他们品尝后发现,跟以往吃的不一样。”

摩 擦 练 出 默 契

尽管夫妻俩步伐一致,但共同创业期间,难免有磨擦。安娜坦言,跟丈夫24小时黏在一起,刚开始还是会不适应。

“因为时间太长,以前我们在吉隆坡工作,中间有约10小时没见面,经营这家店后,多了相处时间,一开始当然有意见不合时候,看到很腻,为什么一直在一起。”

丈夫曾不支持她做榴梿口味芝士蛋糕,经过两年争取和坚持才放行,结果这款蛋糕大受欢迎,“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没再反对,不可能跟生意过不去。”蔡兴隆说。

每当有摩擦,他们都先冷静下来,花点时间沉淀,再解决,“我们先不说话,要是在店里闹情绪、吵架,员工难以继续工作,他们会紧张,所以不把情绪带进店里,可以的话,回家解决。”

那些曾经的不愉快早已幻化成过眼云烟,对他们来说,微不足道,已忘得一干二净,经过长时间相处,两人培养出一定默契,意见不合变得少之又少。

“现在我们少见一点,会觉得好像还有事情没跟对方交代清楚,默契越来越好,有时就算没说出口,都猜想到对方想法。”蔡兴隆因此笑言,不可以做错事,心电感应很可怕。

在on the road cafe里,有着各种各样口味的手工芝士蛋糕。(图:星洲日报)

 

种 下 艺 文 种 子,会 有 发 芽 的 一 天

即使离开媒体圈,他们对艺文的情感却不曾间断,扩大店面后,在店里设置了一面书墙,贩卖本地出版书籍。

“再无实体店面展示书本的话,它会没落,消失很可惜,后来证明说,这种做法有吸引力,即便不买,至少顾客愿意拿下来翻阅,对我们来说是鼓励,可能他离开后,到别处购买也不一定,在他心里埋下种子。”

除此之外,基于喜欢活动策划,蔡兴隆于5年内,与朋友举办了3次名为“居銮起风”的大型艺文活动,而安娜则协助处理视觉设计和宣传相关事物,再次发挥各自所长。

 

生 意 是 现 实,艺 文 是 理 想

两人将过去累积下来的专业及爱好投注在居銮,原因是他们认为,长期吸收社会养分,是时候释放出来给年轻一代享受,开启他们的艺文种子和想像力。

他们希望变成小镇里的其中一道迷人风景,“如果生意是现实,艺文是理想,我们一直寻找着平衡点,想在做生意以外,发挥我们长期以来对艺文和媒体出版的高度兴趣,创造相关气味或磁场,吸引同频率爱好者,前来居銮探个究竟,并擦出火花。”

 

早 点 打 烊,把 时 间 留 给 孩 子

此趟来吉隆坡宣传新书,他们也一并带上一对子女跑行程,寓工作于娱乐,让孩子实际观察电台、书市、出版社、书局等的操作模式,更立体看见书本出版过程。

对他们而言,陪伴孩子成长很重要,“我们没有想要大富大贵,比够用再多一点就好,暂时也没规划未来5年10年的事业版图,因为还要分三分之一时间在孩子身上。”

夫妻俩通常早上七八点进店铺做准备,营业时间不长,从上午11点到傍晚6点半,晚上不营业的最大原因是想陪伴孩子。

他们家里的生活重心围绕于一张面积大的餐桌兼书桌上,除用餐,还会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近距离沟通交流。

“孩子一个6岁,一个10岁,大量陪伴能明显看出差异,他们时时刻都愿意跟我们诉说遇到的事情,轻声说悄悄话,小孩成长过程仅匆匆十几年,要是冲刺15年,再回过头来,他可能就不理你,也不想透露内心话。”

夫妻俩带着一对儿女前来吉隆坡宣传新书,实际观察书本出版过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