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公正党的继承人之争

2018-07-21 13:50

林瑞源·公正党的继承人之争

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的急先锋,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开了第一枪,她指出,公正党不能像巫统那样限制高职不能竞选,并宣称阿兹敏能够担当大任。

如果内部协调失败,公正党党选很可能演变成风暴,从而影响希盟的稳定。

广告

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的急先锋,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开了第一枪,她指出,公正党不能像巫统那样限制高职不能竞选,并宣称阿兹敏能够担当大任。

虽然她没有明说,但用意已经很明显。

为什么阿兹敏不能耐心等待?其实,不是他不能等,而是有人对他的署理主席职虎视眈眈,如果他失掉第二把交椅,还有资格成为安华的继承人?

预计安华在两年后出任首相,公正党是希盟第一大党,因此他的继承人也有机会担任首相,目前看来是阿兹敏,但副主席拉菲兹也有野心。

阿兹敏可说是安华的忠贞支持者,他在1987年在时任首相马哈迪的劝告下,替安华工作,1993开始担任安华的机要秘书,直到1998年安华被革职。安华失势,他仍然跟随左右。

1998年9月16日,马哈迪下令逮捕他,他比安华早4天被扣留,他在23日获释后,才知道安华被捕。他曾经说过,如果要在安华和马哈迪之间做出选择,他会选择安华。

广告

但是,2014年的“加影行动”,安华因为肛交罪名成立不能参与补选,选后旺阿兹莎则不获雪州苏丹接纳,最后担任大臣的是阿兹敏。安华在2015年2月第二次入狱后,两人的关系逐渐出现变化,旺阿兹莎和努鲁更相信拉菲兹,加剧了派系斗争。

安华在5月16日获宽赦后,不止一次赞扬拉菲兹。他当晚在集会上发表演说时,肯定拉菲兹对希盟入主布城的贡献;他在6月11日接受《星报》访问,被问到将来从马哈迪手中接过首相棒子后,副首相人选会是阿兹敏或慕尤丁时,他反问,拉菲兹怎么不在人选里面?

拉菲兹如此受到安华及家人的器重,才会传出拉菲兹将竞选署理主席,顺理成章成为安华继承人的传言。阿兹敏有官职,但拉菲兹有人脉,这场继承人之战非党选能够了断。

公正党的权力斗争日益激烈,譬如,公正党最高理事拉蒂花利用童婚课题开炮,她公开质问副首相兼妇女及家庭发展部长旺阿兹莎呼吁公众不要谴责迎娶11岁女童为第三任妻子的男子,并指旺阿兹莎试图淡化这起事件。

广告

拉蒂花也是阿兹敏的代表律师,她曾经指责拉菲兹策划加影行动,导致民联瓦解;她也指拉菲兹是“巫统代理”。

此外,雪州双溪甘迪斯州议席补选的候选人也出现角力战,最终旺阿兹莎属意的宗教司扎瓦威出线,阿兹敏属意的拉兹兰落选。

阿兹敏能够克服党内障碍,爬上高位,说明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2014年,雪州大臣人选难产时,他得到伊斯兰党的协助,获苏丹钦点出任大臣;509大选过后,他宣誓为雪州大臣,不料过后又获马哈迪委为经济事务部长,进入中央。同时,他属意的双溪杜亚州议员阿米鲁丁也出任雪州大臣,把希盟4党支持的依约州议员依德利斯阿末踢出局。

不过,阿兹敏是一个行事谨慎的领袖,比如在大选前,他一直不放弃与伊党商讨避免三角战,以免马来票分散,动摇雪州政权。

以他的这种作风,怎么可能与安华决战,因为安华获得多州支持,他的胜望不高。所以,阿兹敏选前的动作,很可能是“以进为退”的策略,希望藉此达致“各就各位,互不挑战”的默契。

如果谈判失败,强强对垒或许会造成党分裂。

炽热的公正党党选也可能影响雪州两场补选,包括无拉港州议席补选。

公正党领袖必须自我克制,因为无止境的权争,将摧毁执政的根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