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黄田志与诅咒巧合

2018-07-22 10:53

郑钦亮‧黄田志与诅咒巧合

事前的责骂,诅咒和嘲讽,有时是怒极而口出脏言,可能是一时冲动脱口而出,但不会真正的想要对方死,一般人也不敢这么坏心眼。如果乱骂的事情都发生,这个世界哪还得了?

民主行动党雪州无拉港州议员黄田志午夜遇车祸丧命,令人惋惜,在此向黄家致上深切慰问。

广告

YB黄田志一路走好!

半夜看到讯息的时候,相信一些知道黄田志的人会想起那段影片,或许只是在脑海一闪,或许在追忆片中关键对白。

毕竟那段影片流传太广,内容太独特,影片涉及的人物,都跟黄田志很熟悉。

不过,无论黄田志有没有涉及影片任何一个制作过程,在大马史上最激烈的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网海流言蜚语翻滚不息,各路网民大肆互相攻击和诅咒,像他这样被扣上某项行动罪名帽子者,各个派系都有。

低俗,毁谤,恶意诅咒和人身攻击等等选前坏现象,不论是来自政党或支持者,都在表现大马仍有这个市场,仍有一大群此类受众。

你说这是可悲的现象,他们说这个大市场我们都要抢。

广告

一直到大选尘埃落定后,成王败寇,谁还会在意真相如何,那只不过是一个竞逐中的过程和手法,志在攻坚,并非夺命。

发生黄田志的不幸后,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把该段影片挖出来流传,再若有其事的说报应论,令人毛骨悚然。

可怕之处在于,有知识,有见识而且事业有成者,竟然会带着幸灾乐祸的态度来嘲弄一个发生车祸意外身亡的同胞,像是与对方有不共载天的血海之仇,但实际上只是政见不同。

政见不同之恨,竟已达致庆幸对方丢命,国内同胞是什么时候开始跟随荒蛮国家野蛮政客学上消灭对手的手法争权的暴政思维了?

广告

这跟事前诅咒政敌的行为,是另一个层次的“变种”。

事前的责骂,诅咒和嘲讽,有时是怒极而口出脏言,可能是一时冲动脱口而出,但不会真正的想要对方死,一般人也不敢这么坏心眼。如果乱骂的事情都发生,这个世界哪还得了?

一个人要冷血到什么程度,要有多轻视生命,才会以嘲讽口吻来对一个敌对党成员的意外身亡,抱以幸灾乐祸的态度?

一个人要有多无情,才会对一个敌对党成员的车祸死说出报应两字?

一个人要有多疯狂,才会将政见之不同,视为生死之战?

黄田志刚蝉联州议员两个多月,壮志未酬,真要将大选前那段影片扯进来,最多也只是巧合。

巧合在那个时候有些人将制作之责推诿于他,巧合在影片中有一组诅咒台词,如此而已。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