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经济才是希盟的续命丹

2018-07-22 11:36

郑丁贤‧经济才是希盟的续命丹

道理虽然易懂,但是,希盟政府似乎不怎么在意。到目前为止,希盟政府还在操作政治课题,就转型正义大张旗鼓;但是,对于如何振兴经济,人民还看不到它的方案。

几天前,我在一个餐会上,见到默迪卡民调中心负责人依布拉欣苏菲安,熟悉的人都称他本。

广告

奔告诉我一个消息。

“希盟的支持率,从马哈迪刚就任时最高的75%,到现在已经降到67%。”

我不能向大家保证,默迪卡的调查100%准确;不过,在国内众多民调机构中,我认为它最有公信力,调查也最科学化。

当然,从高峰再下走,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而60几巴仙的支持率,也并不低。

但是,这还是有警惕的作用。随着新政府和人民的蜜月期必然要进入尾声,希盟的支持率,还会往下滑。

本反问我:“你认为希盟政府的前景如何”

广告

我直截了当回答:“经济决定一切。

“如果经济成长率跌破4%,通货膨胀率上升,失业率加剧,肯定还会形成新的民怨浪潮,这对希盟将会是很大的冲击,它会流失大量的中间选民的支持。

“到时,如果希盟的支持率跌破50%,也不出奇;拖延下去,希盟下届大选就要面对很大挑战。”

经济何以对希盟那么重要?

广告

希盟上台,主要是依靠政治因素和经济因素。

政治因素方面,一方面是人们对希盟理念的认同,另一方面是对国阵和纳吉的反感和不满。

经济因素方面,收入增加跟不上物价上涨的步伐,以及贫富差距扩大,让人们对现实感到挫折,对未来缺乏信心,而产生“换一换”的心理。

我认为,许多中间选民,尤其是马来群众放弃国阵而投给希盟或伊党,主要是经济因素所驱动,而不是因为政治因素。

日子好不好过,是每一天要面对的问题,无法逃避。

他们把希望寄托给希盟,一旦希盟政府交不出改善经济的成绩单,他们的怨言和不满会发泄在希盟政府身上。

对经济的不满,也会反射在政治上,扭转成为种族和宗教课题,形成对希盟的政治攻击。

x x x

我不是贬低希盟,而是提醒希盟政府,不要忽略了经济才是它的续命丹。

上星期,经济学家李兴裕指出,如果美中贸易战开打,大马2019年的经济成长率,会跌破4%。

国内大型计划纷纷取消或展延,肯定对成长率是另一重挫当然,首先影响的是工作机会;东海岸铁路计划前景不明,已经让1000名本地员工失业。

而9月落实的SST,不免掀起另一轮的涨风;叠床架屋的道理,在税务政策中特别吻合;已经涨的不可能下降,只会一层一层往上叠高。

70年代美国经济学家亚瑟奥康(Arthur Okun)创造了“痛苦指数”这个概念。他指出,低成长率+高通浮率+高失业率=痛苦指数。

痛苦指数愈高,人民日子就愈痛苦,政府也更加危险。

里根政府针对这3个问题,作出对策,降低了卡特政府时期的痛苦指数,带动美国经济的中兴,改善美国人民的生活素质,成为经济学佳话。

道理虽然易懂,但是,希盟政府似乎不怎么在意。

到目前为止,希盟政府还在操作政治课题,就转型正义大张旗鼓;但是,对于如何振兴经济,人民还看不到它的方案。

首相对国产车念念不忘;财政部长太投入揭发“丑闻”;经济部长只热衷党政;贸工部长神龙见首不见尾。

股市猛跌,外资撤走,政府如何挽回信心?市场水静河飞,商家观望或淡出,政府如何注入活力?

我们的经济要前往何方?

人民会逐渐失去信心和耐心,这才是希盟政府的要害。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