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约今城】郑锦华·拖鞋底下的杂碎事

2018-07-22 19:24

【昔约今城】郑锦华·拖鞋底下的杂碎事

旧年代的东方思想,向来都是男主外,女主内。香港社会,男人在外工作,西装皮鞋打扮,唯有休闲在家的时候,才会穿上拖鞋。男的悠闲在家靠女的在外打工养家,香港人会以“食拖鞋饭”形容这位男的靠女人吃饭。
以拖鞋堆建金字塔式“堡垒”,“Baling Selipar丢拖鞋”传统游戏,在现今生活,逐渐少见。

旧年代的东方思想,向来都是男主外,女主内。香港社会,男人在外工作,西装皮鞋打扮,唯有休闲在家的时候,才会穿上拖鞋。男的悠闲在家靠女的在外打工养家,香港人会以“食拖鞋饭”形容这位男的靠女人吃饭。

广告

七八十年代的旧社会,马来西亚尤其吉隆坡也跟随香港,同样有“食拖鞋饭”的说法。那时候的“食拖鞋饭”,除了靠女人吃饭,一般上亦形容靠女人在夜生活场所赚钱过活的“姑爷仔”的“职业”。

生活中有“拖鞋饭”,还有与拖鞋有关的“Baling Selipar”(丢拖鞋)传统游戏。

大动作而有趣的Baling Selipar游戏,一般上需要5只拖鞋,3只用来堆建金字塔式的“堡垒”,两只当攻射器。遇多人参与时,亦有用超过3只拖鞋堆建堡垒的时候。

游戏份为攻击队和守护队两队进行。攻击队成员负责在四或五米开外的地方,轮流用拖鞋当攻射器投击堡垒,堡垒一旦被击垮,守护堡垒队的成员就要迅速捡起拖鞋抛射反击,以防止攻击队成员攻入防守区另建堡垒。一旦攻击队成员一一被击中,守护队成员即成功防守获胜。反之,如果守护队无法成功阻止,让攻击队成功攻陷及另建堡垒,则攻击队获胜。

丢拖鞋游戏在现今生活已逐渐少见。不过,在509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敦马哈迪再度拜相;一位网民在社交媒体上载一张敦马的照片之后,“拖鞋”即成为一时的热门话题。

眼尖的网民发现,照片中敦马脚旁的一双拖鞋,竟然是售价不到12令吉的普通拖鞋,展现出敦马的节俭生活。经过媒体报道及网上广传,据说有关品牌的款式拖鞋,因为敦马效应,一时受到多人热捧。

广告
旧年代,平头拖鞋是大叔们的喜爱,年轻的就偏向人字拖鞋。

六七十年代,走在街市各个角落,多会看到一些中年或上了年纪的大叔,穿着一双类似敦马穿的平头拖鞋。这种用塑胶材质制造的拖鞋,对旧年代的大叔们来说,算是一种时尚。

70年代末,槟城出现收购旧平头拖鞋的商家,市面上一些“代理员”透过社区的家庭主妇或周围朋友,专向左邻右舍的大叔们收购一些穿过但还没损坏的拖鞋。当时一双新的拖鞋售价在两块半至4块钱之间,而旧拖鞋的收购价,是以每斤3毛钱计算。即便大约是两双才一斤3毛钱,大叔们抱着反正是再穿不久就要丢弃的念头,都乐意将穿过但已经搁置一旁的拖鞋与商家达成交易。

从父亲相熟的一位“代理员”口中得知,商家收购的旧拖鞋,都运往东马砂拉越,以每双一块至块半钱的售价,转售给在地乡区居住在长屋的原住民。

这类收购旧拖鞋的生意,只经一两回就在市场上云消雾散,不再见有人继续向大叔们招徕收购。

广告

平头拖鞋是大叔们的喜爱,年轻的就偏向人字拖鞋。

人字拖鞋,一般说法源自于50年代的日本工业,所以在旧年代经常听到大人们管它叫“日本拖鞋”。人字拖鞋是因为鞋的部份有个“人”字形设计而得名。在旧年代,多会有一两双这类穿起来轻便凉快的拖鞋出现在各户人家的门口。

一些时下的年轻人,像旧年代的人一样对人字拖鞋有特别的偏爱,只是与旧年代一双块多钱的价钱相比,尤其讲究名牌或采用上等质料制作的,两者的价钱简直是天渊之别。

现今售价一双几十令吉的名牌拖鞋,相信没多少个人会舍得用它来玩Baling Selipar(丢拖鞋)游戏,除非可以当一斤3毛钱出售的时候。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