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微屏·从议长梦碎窥公正党危机

2018-07-23 10:46

杨微屏·从议长梦碎窥公正党危机

佐哈里阿都在本届大选兼攻双溪大年国席和莪仑州席,希盟在吉打排阵,只有3人是国州议席兼攻,另两人是来自土团党即上阵尤仑国席及日得拉州议席的慕克力,以及兼攻古邦巴素国席及安南武吉州席的阿米鲁丁,结果3人都如愿成为“国州议员”。

希盟原本推荐的国会议长人选是公正党的佐哈里阿都,但却因当议长的条件需要辞去莪仑区州议员职而泡汤,做不成议长,佐哈里阿都在社交网上被讥乖乖在吉打铺路圆大臣梦最实在。

广告

佐哈里阿都在本届大选兼攻双溪大年国席和莪仑州席,希盟在吉打排阵,只有3人是国州议席兼攻,另两人是来自土团党即上阵尤仑国席及日得拉州议席的慕克力,以及兼攻古邦巴素国席及安南武吉州席的阿米鲁丁,结果3人都如愿成为“国州议员”。

大选前后就流传佐哈里阿都有意染指吉打大臣职,甚至网上流传匿名信指公正党推荐的大臣人选是佐哈里阿都,然而最终还是慕克力夹着前大臣的威名顺利掌权。

而慕克力在吉州行政议员排阵中,佐哈里阿都虽是资深议员,并曾是公正党吉打州主席,但却榜上无名,反之大选前从伊斯兰党跳槽到土团党的阿米鲁丁却被委行政议员。

而首相敦马哈迪的内阁排阵,委任阿米鲁丁为财政部副部长,阿米鲁丁在中央被老马相中,在吉州被小马重用,二者只能选其一,结果辞行政议员职上京任官。

反观佐哈里阿都就没有这等际遇,内阁依然榜上无名,这国州兼得的成绩没有获得回报,而后被建议为国会议长人选,然而却面对议会条规阻力,最终公正党放弃制造吉打补选免影响政权,而把佐哈里的议长梦也敲碎。

佐哈里沾不上官职,背后潜伏着土团党和公正党在希盟合作关系上的各种可能性,也和公正党中央及州际派系内斗问题息息相关。

广告

佐哈里拜官职心切,在染指议长职时曾不讳言甘于辞州议员职以出任议长职,只是后来被公正党中央喊停。从中佐哈里和党中央领袖的决定,似乎前后曾有矛盾。

而之前在吉大臣人选问题上,因吉打州36个州议席,希盟赢取18席,公正党是最大赢家即7席,土团党5席,诚信党4席,行动党2席,公正党在吉打州是“资深”政党加上席位最多,佐哈里曾是热门人选,但当时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否认向吉打苏丹推荐佐哈里出任大臣,而佐哈里则声称网上流传的推荐信其实真的出自旺阿兹莎,而本身曾被王室召见。显示佐哈里阿都和党中央的矛盾潜伏。

佐哈里阿都当不成议长,而其主要原因是考量希盟在吉州的悬峙议会,一旦制造补选恐让实力不菲的伊斯兰党有机可乘。吉州议会本月初遴选议长,希盟获巫统3州议员支持而击败伊斯兰党推荐的人选,这些错综的关系显示土团党和公正党大多数党员是从巫统分裂出来,在政治上的变数无限。

公正党20年来在吉打州内乱和派系问题严重,至今没有一个可以压阵的领袖,在山头主义下,佐哈里阿都因个人形象问题,过去任吉主席期间无法整合党的团结,而后来接任的公正党吉州主席占比利和现任主席阿兹曼,也仍无法压阵而使得公正党在希盟合作关系上处于被动角色。

广告

公正党和土团党在州际关系,牵连希盟中央派系的暗地过招,公正党党选在即,安华宣布竞选主席职,其亲信拉菲兹放话染指署理主席职,使得原任署理主席阿兹敏感觉受威胁而可能攻主席职的可能性存在,而这些举动不止牵扯到公正党高层领袖的内斗较量,也间接和希盟老大马哈迪与安华暗地较量相互牵扯。

而吉大臣慕克力在父亲马哈迪一步步的棋子部署下,一般都相信他不会永久留在吉打,最终目标是上京,而吉大臣职位在未来是公正党佐哈里的目标,目前这一切布局或是言之过早,但从公正党党选的趋势,却将是未来大臣部署的后备人选条件考量。

佐哈里阿都目前看起来,在希盟合作关系中不是重点人物,而从大臣到议长官职的重重阻力中,反映了希盟执政后,在吉打一直潜伏比其他州属更为战战兢兢的危机伏笔。当前希盟4党在蜜月期间互相扶持,长远斗争则拭目以待,尤其公正党的内部问题,潜伏的是和土团党的政治利益较量。

希盟4党中,公正党的内乱暗流汹涌,变天后作为执政党新贵,公正党的内乱及对希盟合作关系的碰撞最先浮上台面,对希盟的长远斗争不利。党内个人主义暴露的私心,冲击希盟初成形的结合,间接会影响期望希盟带来改革的人民信心。

选前有一些选民投选希盟不是因为觉得希盟好,而是国阵太让人失望。如果希盟成为国阵2.0,公正党迫不及待如同巫统政治再生,彰显的不成熟政治恐怕是拖累希盟的败笔,尤其吉打政权一席不能少,若遇上注重私利甚于大局的投机分子,更是随时潜伏变天危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