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治国不能没有方向

2018-07-24 10:52

林瑞源·治国不能没有方向

希盟不能一直沿用旧的东西,必须有新的想法,特别是在经济方面,才能走出一条宽敞的道路。首相敦马哈迪不时提起上世纪80年代的计划,包括向东学习、向日本贷款、发展新的国产车、继续推行扶弱政策、计划复兴马来西亚联合公司概念,就让人感到混淆,为何又回到旧时代?

治理国家在网络时代变得困难,因为有很多事情在社交媒体以讹传讹,模糊了人们的判断力。

广告

举个例子来说,反对党指消费税率归零后,物价完全没有降,就是错误的说法。我最近到商场购物,也购买健康辅助品,价格就比之前便宜,只是熟食价格没降,但油价固定后,生活费也没涨。

如果真的如一些人所说的,有没有消费税(GST)都一样,那为何统计数据却反映物价指数和消费信心呈正面发展?譬如,6月通膨率跌至0.8%,是逾3年来最低水平,更按月通缩1.2%,下半年物价也可能出现通缩。今年第二季消费者情绪指数(CSI)4年来首度重返100点荣枯线,更一举冲上132.9点的21年高位;商业情绪指数(BCI)也按季起17.7点至116.3点,创下2015年首季来最高。

此外,6月零售业的销售增长9.3%,今年零售业增长预测,由大选前的增长4.7%上调至5.3%,这显示各行各业都感受到“税务假期”的好处。

反对党也把9月重新实施的销售和服务税(SST)形容为非常可怕,然而2015年4月1日之前就是征收SST,如果以前的SST没有造成通膨,为何SST2.0的物价会比GST时代更高?

况且,S S T2.0只在消费物价指数(CPI)中38%的物品和服务征税,而GST则超过60%。

政府一年征收GST达440亿令吉,而SST2.0只有210亿令吉,少收了230亿令吉,几乎所有食物也豁免征税,这就是说人民的荷包不会伤得那么重。

广告

估计SS T2.0时代的物价会微幅升高,害怕旧税制重返,是因为心理因素。

虽然如此,SST是过时的税制,政府必须在未来改革税制,以确保税制公平合理、透明及没有漏洞,足以支撑政府运作及刺激经济成长,又不会加重人民负担。

希盟不能一直沿用旧的东西,必须有新的想法,特别是在经济方面,才能走出一条宽敞的道路。首相敦马哈迪不时提起上世纪80年代的计划,包括向东学习、向日本贷款、发展新的国产车、继续推行扶弱政策、计划复兴马来西亚联合公司概念,就让人感到混淆,为何又回到旧时代?

日本是有值得学习之处,但日本人也有缺点,包括缺乏创新、没有创业精神,在技术上已经落后;日本人也排外,不接受移民,人口减少和老化。

广告

马哈迪对国产车念念不忘,抱怨国人不喜欢国产车,却忽略汽车工业的未来是电动车,许多国家已经开始准备迎接电动车时代,我们还在小框框打转。

马来西亚联合公司概念是仿效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私营化措施,已经私营化的国家企业包括马航、马电讯、国能、邮政公司及英达丽水,但私营化计划毁誉参半,一些公司严重亏损,需要政府挽救,另一些享有垄断地位,效率却欠佳,所以关键在于掌控管理技能及卓越工作文化。

如果政府的扶弱政策还是以种族来区分,就会走回新经济政策的老路,无法吸引人才回流。

工商业社会环环相扣,任何决定都可能影响商界,比如教育部长忽然宣布新学年学生一律穿黑鞋上学,商家庞大的白鞋库存该如何处理。所以决策必须考虑周详,不能随口讲。

现在是数字化时代,新经济模式应运而生,包括数字经济、共享经济、工业4.0、分工3.0,大马在这个高度讲究技术的时代,能扮演什么角色、占据什么位置?

国家需要新的愿景,才能终结毫无方向的茫然感。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