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雪梅·换了政府,什么都能换?

2018-07-25 11:12

詹雪梅·换了政府,什么都能换?

换政府后,孩子们的日常生活变化不大,对于变天后额外多得的假期,他们多数也都印象模糊了。可换掉白鞋这回事,孩子们是有自己意见的。

孩子们对“政府”是没有概念的,近年来我们的孩子小至7、8岁,大至17、18岁,之所以高度关注“政府”,甚至对前朝政府充满愤怒与抱怨,不是源自他们的体会与观察,而是受长辈们感染,对换政府的喜悦亦然。

广告

换政府后,孩子们的日常生活变化不大,对于变天后额外多得的假期,他们多数也都印象模糊了。可换掉白鞋这回事,孩子们是有自己意见的。

中学女生说:白衣浅蓝色校裙配上一双黑鞋,多丑!

中学男生说:黑鞋白鞋都一样,可是黑鞋款式不多呀。

小女生高兴地问:以后洗鞋是不是不必那么用力了?

小男生更高兴地问:将来是不是可以不洗鞋了?

换鞋,是否能从厂家和市场供应,顺畅地换入学校,现在还不是下定论的时候,但这倒是个大启发──政府都可以被颠覆,还有什是不能的?

广告

颠覆数十年来几代人的白鞋惯性,算不了什么。

其实国内早已有一批学生穿黑鞋上学,一些国际学校和独中,为搭配与众不同的校服设计而选用黑校鞋。脚上穿的和身上穿的,无论是接近于日式或韩式风格,整体是一致的暗色系,是一体的。

当初我国教育部选用白校鞋,当然不是因为白鞋供应充足,处处可见。如今白鞋的多样化也是经多年市场需求进化的结果。白鞋和白上衣,不是巧合,原本也是一体的。

既然校鞋都可以跳脱原本的框架由白换黑,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期待,原本怎么改也改不了的僵化教育制度也换一换?

广告

比如,调整小学的上课时间,让上学更符合生理时钟,让正在发育的孩子在该吃时吃,该拉时拉,该动时动。比如,调整老师的文书工作量,把教育的喜悦、满足和初心还给立志授业解惑的老师,让教务繁重的老师不再被文书工作紧紧捆绑。再比如,调整教育模式,淡化应试教育的魔咒,让学生快乐学习,老师快乐教学。

换双鞋是小事,但若能从换双鞋的小事开始落实当换则换的魄力和能耐,在教育这码事上一大步、一大步地因时制宜,不断完善、调整、改进,换鞋就真的只是件小事。

换政府是一个颠覆,有把头上的天都换掉的豪气。在大地还没变色前,未来主人翁脚下的鞋先变了色,是喻意另一个豪气的开始吗?黑与白总让人想起中国前领导邓小平的黑猫白猫名言。

确实,黑猫白猫都是猫,但反过来想,黑耗子、白耗子也都是耗子。我们要猫,不要耗子。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