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惟诚·国阵的最后一搏

2018-07-25 11:34

刘惟诚·国阵的最后一搏

先说希盟。无拉港的华裔选民高达61%,已故行动党原任州议员黄田志在本届大选中夺得4万1768票,远抛来自马华和伊斯兰党的对手,甚至令对方痛失按柜金,而在国阵丧失布城后,城市华裔目前仍普遍心系希盟,因此希盟要捍卫此州席是毫无悬念的。另外,此地的投票率向来很高,其在近20年内的5场大选中的平均投票率为81%,而行动党在2008年攻下无拉港时投票率是当时新高,即78%,之后其投票率就一直维持在85%以上,行动党也自此没有吃过败仗。

雪州双溪甘迪斯和无拉港原任州议员的先后离世,为我国迎来了变天后的首轮补选。这是希盟执政后的第一轮选战,是百日新政的中期考核,更是“后509时代”的满意度调查;当然,这同样也是国阵下野后的第一轮选举,是重振巫统和马华士气的战役,更是决定蓝底白秤的国阵旗帜的存在价值。

广告

所以,无论是双溪甘迪斯还是无拉港,这两场补选对希盟和国阵来说,都具有相对重要的战略意义,能赢不能输。

先说希盟。无拉港的华裔选民高达61%,已故行动党原任州议员黄田志在本届大选中夺得4万1768票,远抛来自马华和伊斯兰党的对手,甚至令对方痛失按柜金,而在国阵丧失布城后,城市华裔目前仍普遍心系希盟,因此希盟要捍卫此州席是毫无悬念的。另外,此地的投票率向来很高,其在近20年内的5场大选中的平均投票率为81%,而行动党在2008年攻下无拉港时投票率是当时新高,即78%,之后其投票率就一直维持在85%以上,行动党也自此没有吃过败仗。

然而,这并不代表希盟能够轻骑过关。因为无拉港还有39%其他种族的选民,再加上希盟在兑现宣言时所呈现的现实落差、补选投票率的表现,以及老选民对马华的同情、年轻选民对监督希盟的诉求等诸多情绪因素,都会是马华能够操作的筹码。这些元素虽能拉低希盟胜算,但不足以影响大局,也不会让行动党丢失无拉港,不过选情若稍有变动,马华绝对能够把输少当赢,因此希盟在这个节骨眼,是绝对不能容许马华在投票率超过80%时,仍能获得比509更多选票。

当然,无拉港算是小战役,因为希盟追求的是维持或更好的战绩,反观双溪甘迪斯,则是危机四伏。这里的马来选民占72%,是标准的马来选区,投票率同样也是很高,其前身是斯里安达拉斯州席,为2004年大选时才出现的新选区,投票率一直以来都没低过75%,308时,公正党受80%的投票率护航,攻下此席,而此地亦和无拉港一样,投票率自此都维持在85%以上。不过这个地方较有趣的部分,是马来选民在2017年选区重划时增加,令混合选区变成马来选区。

因此,昔日15万张多数票的辉煌战绩,在本届大选无法重演,反之收窄至12万多张,若伊党没有出来搅局,多数票可缩至4900多张。而今,伊党和人民党皆退出战围,选票变得更集中,再加上希盟执政后,承认统考的推进,以及非马来人担任传统上由巫裔出任的财长、副防长、总检察长、首席大法官等事件,让部分马来人陷入选后焦虑,令巫统重拾胜算,但对希盟而言,这个议席是不容有失的,就算只是收窄多数票,也能被视为是马来社群对新政府的不信任。

至于国阵,同样也面对着挑战。

广告

马华和巫统都面对需要一战翻身的压力,就前文所推敲的战情而言,前者在无拉港的胜算一般,需要些运气才能输少当赢;后者在双溪甘迪斯有机会,除非希盟能确保马来民意维持509的趋向,或者投票率在85%以上,不然巫统追窄选票差距已是必然结果。

巫统在这个席次上有机会,再加上刚好出现另外一场将由马华出战的补选,才会临时决定放弃之前要用自身党旗参选的想法,表明了新任党主席阿末扎希,希望用国阵旗帜再试一次。

尽管没明说,扎希也期望马华会在国阵旗帜下出战无拉港,为国阵的存在价值开拓一场实地验证的机会。

若两者能取得较大选时更好战绩,则盟约仍有价值,届时国阵或许有望重组。倘若其中一方(特别是马华)仍输得灰头土脸,则两党合作可能就到此为止,而巫统也会变得更为偏激。

广告

所以,这轮补选,在很多人眼中,希盟是输不起的,但对我而言,这场补选更像是国阵的最后一搏,结果将决定这个老牌联盟的生死存亡,以及大马是否会出现巫伊合作的在野格局。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