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新经济政策,换汤和换药

2018-07-25 11:48

郑丁贤·新经济政策,换汤和换药

早在1990年,即是新经济政策的20年周期末端,马哈迪检讨过新经济政策,还换了名字,称为“国家发展政策”(NDP:National Development Policy)。

经济部长阿兹敏声称,政府准备检讨新经济政策(NEP);虽有新意,但不是创举。

广告

要检讨新经济政策,必须是来真的;不是修饰门面,老店新开,而要大刀阔斧,整顿革新。

早在1990年,即是新经济政策的20年周期末端,马哈迪检讨过新经济政策,还换了名字,称为“国家发展政策”(NDP:National Development Policy)。

实际上,这是换汤不换药。在NDP底下,政府大力推动私营化政策,把国营事业私营化,以及成立更多政府相关企业,介入国家经济活动。

好处是,经济规模扩大了,通过股市筹集的资金增加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型计划诞生了。

这些经济活动,从工程合约、股权分配、经营管理等等,在NEP或NDP的“重组社会”指导原则下,优先分配给土著。

但是,不是每一个土著都有机会获得这种丰厚的利益;只有特定利益集团,例如透过政党和政治关系,以及利益交换的管道,才能获得分配。

广告

率先收割利益的,自然是巫统高层,以及他们的台前和幕后的人物。

从那时候开始,只要是巫统领袖,以及成为他们的身边人,就是富贵逼人来,挡也挡不了。

不能否认,不管是N E P,或是NDP,它们在消除贫穷方面,通过政府资源的发放,产生了很大作用。

但在重组社会这方面,表面上是缩短土著和非土著社会的经济差距,实际上是通过政治权力,把资源和利益分配给极少数和政治挂钩的土著朋党。

广告

这些政治和经济权贵,再通过“寻租”的方式,一层又一层的建立了本身的政治和商业网络。

这就是新经济政策变质的开始,也是巫统腐化的根源。

广大没有政治背景的马来土著,以及非土著社会,被摈除在新经济政策的直接利益之外。

到了2010年,NDP到了另一个20年的周期末端,当时的首相纳吉,推出了取代的政策,称为“新经济模式”(NEM:New Economic Model)。

NEM的延续新经济政策,并打出新的口号,要带动大马成为高收入国家。

为了加速成长,也开放一些领域,增加一些固打给非土著和外国投资者。

只是,这些开放措施受到巫统保守派,以及既得利益者的反对,大幅缩水。

几年来,人们也忘了NEM,因为它本质上还是NEP,只是把规模做得更大。

政党轮替之后,新经济政策底下建立的那一个巫统利益阶层,也面对了末日,再也没有工程、股权和管理权。

现在新政府的选择是:第一,换汤不换药,建立新的朋党利益集团,继承这些好处;第二,换汤也换药,结束经济和政治权力的串连关系,制定透明、公平和开放的政策,以绩效和能力来运作。

希望新政府的选择是第二项。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New economic policy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