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时代·想当网红·钱途在哪里?

2018-07-26 16:26

直播时代·想当网红·钱途在哪里?

“主播”这个词汇再也不限于电视媒体,而是延伸至网络媒介,赋予全新的定位和意义。

直播,顾名思义是没有经过任何筛选,直接用手机将眼前所见的事物“裸露”呈现出来。过往提到直播就会联想到电视主播,始料未及的,网络发展趋势已不经意打破了印象框架。“主播”这个词汇再也不限于电视媒体,而是延伸至网络媒介,赋予全新的定位和意义。

广告

大选期间,直播成为了一个主要资讯来源的管道,尤其是脸书直播,更让民众直接“参与”事件的发生。近年,主流媒体已涉足这个新媒介,将脸书直播开辟成另一个新闻频道,举凡新闻发布会、政治人物访谈或案发事件,不经修饰展示在网民眼前,网民观看后也积极在留言栏目发表意见或提出要求。换言之,直播平台已逐渐扩大成民众接触第一手新闻的媒介。

不过,直播功能也成为素人分享生活趣事的管道,抑或畅谈某些课题时事,与网民交流意见。名人或专业人士则会在脸书专页打造网络课室,分享自身专业知识和教学。无疑网络直播也转化成个人言论空间,无论是同温层或意见分子,直播者最想要得到他人立即的反馈。

或许你会疑惑,最熟悉的影音平台YouTube也有直播功能。然而它不及脸书如此便捷,刷一刷手机就能看直播。YouTube更多时候是宣传视频的主要管道,而非直播的首选。

直播内容范畴非常广泛,无论讲座、体育赛事、娱乐活动、网络销售、产品开箱、旅游介绍等等,全凭诸君今天要观看什么。每个社交平台都能塑造不同的网络文化和内容格式,但不一定全数娱乐内容。如脸书、YouTube、Instagram、Twitch都有指定“粉丝市场”,如Twitch主打游戏直播、YouTube则直播活动现况、Instagram直播倾向简短的生活记录,留意朋友的最新动态。至于脸书直播内容则非常丰富多彩,惟必须善用“关注”功能。撇除随机直播的用户,想要经营个人品牌的使用者就会固定开播,谈论不同课题或自己的专业领域。

填 补 零 碎 时 间  刷 直 播 成 习 惯

这些直播仍属于社交媒体的附加功能,在国外则已发展各种不同直播平台和应用程式,一机在手,直播随你走。中国、台湾地区的直播市场可说进入饱和期,反观马来西亚直播市场只有短短几年,仍在发展初期,具有巨大商机潜能。

广告

以华人市场而言,中国是直播平台竞争最激烈的国家。据报道,截至2017年杪,中国有二百多家从事直播网络表演业务,用户规模以数亿人次计算。相较于2016年,这个数目已经削减百多家业者。台湾的直播平台也同样在2016年蓬勃发展,吸引不少艺人加入,素人转身成为网红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台湾17直播平台自2015年引进大马,吸引许多年轻网红趁机“尝鲜”,踏进直播门槛。

马来西亚17直播首席企业发展经理梁智勇(Johnsom)解释,脸书与手机直播应用程式不同,前者是一种宣传管道,后者则结合了很多元素,是一个展现才艺的平台。

他率先打破一个观念——直播无法让人一夕爆红,这是需要长时间累积粉丝观众的平台,唯有打造优质视频内容及与用户互动才是上上策。大马直播的趋势也因为大环境影响而有所改变,他认为,人手一架智能手机时代,加上手机数据配套非常廉宜,让使用者看直播时无需顾虑数据耗量。

广告

根据17Media数据中心资料分析显示,累计至2017年,用户观看17直播的总时数高达120亿小时。梁智勇说,用户看直播的时间只会不断增加,也会逐步习惯看直播。

“网络是一种消遣。我们零碎的时间就是由这些视频所填补。”很多人看直播视频纯粹为了解压,寻求娱乐享受。
 

梁智勇称,善用直播可以衍生很多商机。例如一些具备好歌声的主播会利用网络直播提高自己的人气,未来或许有商家愿意找他合作。

 

中 国 直 播 平 台   开 创 打 赏 文 化

有别于脸书或YouTube的直播功能,国外的直播平台具有打赏机制,透过开播费和虚拟礼物分润,可以让主播和平台获得收益。“那个形式(主播)像是街头艺人,如果用户欣赏你的才艺就会打赏你。”

观众不能直接打赏金钱给网络主播,而是必须在直播平台上购买代币,再购买虚拟礼物送给对方,较后会与平台分成,而这些虚拟礼物也可以兑换成现钱。中国直播平台可说是催生了“打赏经济”,甚至形成巨大的产业链,直播行业也变成一种新兴职业。

当问及是否每个主播都会有开播费?“不是每一个直播平台都会提供开播费。”

梁智勇解释,以17直播为例,开播费充其量是一种津贴,补助直播主播的上网费用,而不是一种薪水制。“我担心对方心态不是在‘玩’,而视为一种工作。比如开播30个小时,对方达标后就收工,这样是不会将优质内容引入这个平台。”

直播平台有分签约及非签约主播,签约主播一个月要开播30个小时,这个时数看似很多,然而这已是最基本的要求。梁智勇直言,中国网络主播的要求更“严苛”,得完成至少60个小时。他们要与数千个竞争对手抢流量,如何用表演、话题引起共鸣才是最令人伤脑筋。
 

这是17直播平台的介面,可以搜索来自各国的网络主播。

 

全 职 主 播 可 行 吗?

“目前我们最高纪录是给过主播2万令吉,即底薪(开播费)加上礼物分润。”至于礼物分润比例有七三或六四。换言之,打赏机制也催生了“粉丝支持力”,用虚拟礼物支持和鼓励网络主播。目前,大马有三四百位17直播的直播主。据梁智勇观察,有好几位已经有实力全职做直播,但他们还是选择兼职,主要经济来源还是依靠正职。

说到打赏文化,他笑说,目前不多人会理解打赏文化。以日本为例,不管男女,只要看直播表演会打赏,这就好比国外的小费文化。他补充,本地很多人还是倾向看免费内容,而少数会选择付费,借此来肯定和鼓励对方的付出。

网络主播有能力创造更多收益,但背后就需要付出很多心思和创意,长期经营自己的平台,若能成功引起商家注意,就会衍生额外商机,为产品代言或成为艺人。同时,如果有额外主持才艺或天赋,即能经营多个社交媒体平台,扩大粉丝群和影响力。这一切则需要时间精力去建立基础,持之以恒之余,还要确保内容素质,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杜 绝 色 情 暴 力  打 造 绿 色 直 播

中国拥有数百个直播平台,当每个人内容性质相同,一些主播就会以低俗或色情内容“吸粉”(吸引粉丝),以至于当局得严厉执法,关闭了不少平台。

梁智勇表示,马来西亚直播文化还是很健康,17直播平台也有设定一连串行为规范,杜绝色情暴力等不良内容。平台负责团队会时时刻刻监管和审查主播的谈话内容,若发现违规就会“封杀”。

直播时不能谈政治、色情话题,不能有暴力、抽烟或喝酒等举动。言行举止和服装同样有限制,如不能躺着开播,衣服不能太裸露或过度性感。有关平台也设有安全机制,驾驶时不可开播,一旦发现会马上关掉直播。

“做直播很辛苦,没有观众的话,自己不懂跟谁讲话,这些得熬过。”直播是以人为主,最需要的是内容,以及与粉丝互动聊天。事前准备分享的内容之余,也要一直提升自己,或表现自己的才艺,如歌唱或乐器演奏。国外网络主播会直播自己的工作环境,再不然也能展现厨艺。“看直播可以看到很多人不同的生活,我们本身无法体验,他们就曝光给你看。”

网络主播仍然是一个新媒介,还无法构成趋势。但他相信习惯了就会成自然,“就好像食物送到面前,很多人会立刻拍照,反而没有拍照才是奇怪。”
 

如果想要鼓励主播,可在直播平台上购买代币,再认购虚拟礼物送给对方。这些虚拟礼物可以转换成现钱,也是主播的收入来源。

 

后记:投身网红生存法则

手机是最大的娱乐产品,小小屏幕挤满了各种社交媒体应用程式,每天自然而然会开启各种平台,更新自己的“资料库”,更新自己所关注的网红动态。网红的视频仿佛也成为了很多人的生活调剂品,这些视频背后则是他们用睡眠时间和精神所换来。

做网红真的不简单,兴趣始终还是最大的推动力,必须持续努力,忍受寂寂无名,没有粉丝关注的情况,熬过了就会看到春天。如果真的立志想要成为网红,就要先问自己,是否有这种觉悟。

 

周刊专题:

【全职YouTuber陈培永:化兴趣为动力.创新内容才是王道】

【网红当道·做出自己的品牌才能持续长红】

【直播时代·想当网红钱途在哪里?】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