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承诺“亿”里路?

2018-07-28 09:35

何俐萍·承诺“亿”里路?

要如何解决问题?以实际的行动,循序渐进的兑现承诺,胜于千言万语。否则当失信于民,选民如何把你们送上台,也必用相同的力量把你们撵下台。

当希盟政府先后在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和石油开采税的课题上表现一再脱序,坊间一片哗然,质疑希盟在竞选前洋洋洒洒立下的宣言华而不实,是信口开河的承诺,如今更落入无法兑现诺言,陷入公开自我打脸的尴尬处境。

广告

原本说好的20%石油开采税,怎么选前选后完全变了样,从原有的石油总收入变成以税后盈利计算。砂拉越真如砂希盟主席张健仁所言般,可以放心高唱〈我们不一样〉?

此时的我,想起在张健仁刚出任贸消部副部长时,我和同事一起专访他时,面对我们询及要如何解决沉痾的问题及一些承诺会在何时兑现时,他抛出了一句:“腐败了55年,怎能期望2个月就能改变?”

在解决陈年问题的层面上,我同意张健仁的说法。好比承认统考文凭的课题,当实际面前棘手的状况,远比处在过去扮演监督的角色,问题肯定更加复杂。也如贸工部副部长王建明所说,现在要面对的是如何解决以前当反对党批评政府的那些问题。更直白的说法,解决问题不能以为像过去一样,只靠一张嘴。

但在石油税的课题上,我宁可张健仁在人前坦荡说真话。在这里,我所说的真话并不是指张健仁刻意撒谎,我亦不认同昔日的执政党,今日的反对党培养的网络枪手不断在调侃投票给希盟的支持者如今该是悔不当初的做法。我相信,大部份的理性选民都愿意给时间和空间让希盟政府逐一解决前朝政府留下庞大和恼人的问题,但在处理犹如烫手山芋的课题,尤其是关乎砂拉越利益的石油税收究竟该以总收入还是税后盈利计算引起的争议,绝不能以为蒙混就能轻易过关,轻易让人民信服。

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阿里的说词一方面已彰显希盟当初在草拟宣言时根本未作深层周详的考虑,以致在入主布城后一再涌现自我打脸而导致诚信受质疑的局面,另一方面也显示阿兹敏在无从闪躲下只能选择说真话,但他也没有把话说死,阿兹敏抛出一句:短时间内无法兑现支付20%石油开采税,否则将加重政府的财务负担,意味并没有完全否决将后落实的可能性。

但也因为阿兹敏的说词,直接对砂希盟带来不少的冲击,在诚信已大打折扣的前提下,张健仁反指砂拉越是邦属地位而情况特殊,不能与其他产油州属的情况相提并论,实情真是如此吗?阿兹敏已释放明确的讯息,20%是依据税后盈利来计算,既然当初希盟在草拟宣言时强调的其一核心是将依据1963年建国契约来恢复砂沙地位及百日内成立内阁特别委员会探讨落实建国契约,砂希盟作为执政体系的成员更有责任发挥监督以及自我鞭策的作用。为此,当阿玆敏的言论让人民疑惑是不是该唱〈梦醒时分〉,砂希盟的领袖更不能闪烁其词,甚至以笼统的说词试图把舆论的焦点模糊化。

广告

砂希盟之前来势汹汹放眼在3年后夺取砂拉越的执政权,倘若在石油税课题上处理不当,将让砂选民对砂希盟的信心大挫,更有可能深信于砂政党联盟一直来批评行动党和公正党不会维护东马的权益,届时不是砂政党联盟或是其他本土政党对选民成功“洗脑”,而是砂希盟不懂得危机管理,自掘坑往内跳。不过,3年的光景也给予砂希盟充裕的时间消弭冲突,眼前的争议只要掌握解决之道,此刻的问题在3年后反而可以化为一股最大到助力。行动党党内开始出现一股自我批判的声音,尽管声音还很微弱,是希望看到塑造自我监督力量的开始。

要如何解决问题?以实际的行动,循序渐进的兑现承诺,胜于千言万语。否则当失信于民,选民如何把你们送上台,也必用相同的力量把你们撵下台。

当日的美好承诺,不该让拱你们走上变天的路开始惶恐,一次的放胆抉择,仿佛踏上的是漫漫看不到尽头的“亿”里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