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希盟尝到民粹政治的苦果

2018-07-28 09:36

林瑞源·希盟尝到民粹政治的苦果

为什么希盟在草拟竞选宣言时,许下那么多无法兑现的诺言?有几种说法,包括为了取胜,采取讨好选民的策略;没有掌握到准确的数据,才做出不实际的承诺;过于相信遏止贪污能够减少大量开支,忽略废除消费税的财务冲击;以为入主布城的机率低,没有考虑到胜选的后果。

当首相敦马哈迪说,希盟竞选宣言只是指南,并非圣经的时候,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新政府无法兑现所有的大选承诺。

广告

希盟违反的承诺包括没有从国会议员中挑选下议院议长;干训局也没有废除,只是改名,重新设定其议程和课程纲要。

最近希盟也因为统考文凭及20%石油开采税课题而被炮轰,希盟宣言已经答应承认统考,但教育部长马智礼却说,新政府需要全面研究。根据一般理解,石油税是根据石油生产量来计算,但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表示,20%石油税是根据石油税后盈利,而非石油总收入。

为什么希盟在草拟竞选宣言时,许下那么多无法兑现的诺言?有几种说法,包括为了取胜,采取讨好选民的策略;没有掌握到准确的数据,才做出不实际的承诺;过于相信遏止贪污能够减少大量开支,忽略废除消费税的财务冲击;以为入主布城的机率低,没有考虑到胜选的后果。

以上各种情况都有可能,但第一种情况就是民粹主义,这是与国阵恶性竞争的结果。记得在大选前,希盟宣言承诺废除大道收费,敦马说:“希盟的伙伴确实非常社会主义,我已经告诉他们这样行不通,若取消收费站,维修和建公路的钱从哪里来?有时候我觉得我们未必能遵守这些承诺。”

由此观之,不管509大选是谁执政,都无法承担民粹政治所带来的巨大开支。国阵的大选宣言也有很多惠民措施,包括为160万名公务员加薪、一马援助金加码大派钱、分发5000令吉给每名垦殖民等等;双方的民粹竞争,终于让上台做政府的希盟尝到苦果。

不过,庆幸的是,希盟在财务上仍有所节制,比如马哈迪上个月说,希盟政府没有赃款,因此不会再发出每月300令吉的款项给渔民。

广告

此外,希盟发现20%石油税负担太重,才改为根据盈利计算。国油需要资金进行开采和勘探,如果把大笔款项用作石油税,国油将面对财务问题。

希盟可以不顾一切大派钱,讨好所有人,但这不是负责任的做法,国家可能破产,政权也不能长久。

综观希盟竞选宣言,很多涉及财务的计划都不可能推行,因为没有了消费税,又要稳定油价、继续派发援助金及支撑庞大的行政开销。不可能在百日内落实的承诺包括推行援助特定目标群的汽油津贴机制、废除所有施加于垦殖民的不合理债务、为家庭主妇缴交公积金、为低收入群体(B40)提供500令吉的基本医疗津贴。

其他5年主要承诺,估计也难以推行的项目包括制造100万个优质工作机会、逐步减少200万名外劳、兴建100万间可负担及可租赁房屋、渐进地废除大道收费、提供公立大学教育全免费、渐进地落实1500令吉最低工资。

广告

既然财务拮据,惠民承诺跳票,就应该先兑现涉及政策和体制改革的诺言,包括承认统考。如果经济承诺做不到,政策诺言又落空,人民将会质疑希盟的诚信。

希盟有落实一些改革,包括9个由首相署管辖的机构,改为向国会负责,但一些机构的重组是不是更有效益,有待观察,例如马哈迪曾公开批评国库控股已经乖离为土著增持股权的初衷,国库控股改由首相办公室掌管,可能受到政治干预,乖离为国家增加财富的目标。

希盟不能再逃避事实,应坦诚告诉人民,哪些承诺可以兑现,哪些必须调整,以降低破坏,否则时间也会告知一切。

希盟一再U转,为反对党提供攻击的武器,人民对新政府的好感,也会逐渐消失。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