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微屏.村上春树在希腊写下《挪威的森林》

2018-07-28 16:31

杨微屏.村上春树在希腊写下《挪威的森林》

~~从很早以前,就把那种热烈灼烧的无垢憧憬不知道遗忘失落在什么地方去了,连过去自己心中曾经存在过那种东西都很久没有想起过了。──(《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树)~~年轻时初读《挪威的森林》,往后看见人生中很多如故事里“不完全”的“直子”,有已不存在的“KIZUKI”占据的印记,有那个到头来才发现只是因为习惯而存在的“渡边君”,能够有“绿”写下圆满的结局,算是让人比较松一口气。

广告

中年时重读《挪威的森林》,想着创作才子伍佰说他读了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后心里很感动,然后写下脍炙人口的情歌《挪威的森林》。渡边君、直子、KIZUKI、绿,仍是故事里的角色,却像是第一次读一个新的故事,偶尔衔接起一些记忆中的情节,恍然其实很多记忆很多故事早就不在印象中。

人生里继续有很多“直子”,很多“渡边”,很多“KIZUKI”,和很多很多不知是不是“绿”。

偶尔仍会想起少女时期的梦想,只是即使记忆也只是残存的不想留恋,心中已经没有赤诚美好的梦田。

对我来说,走过之后就不会再回头,即使曾经多么留恋也只想让它遗落在原来的地方,就好比我去旅行很少会重游旧地,看过的书很少会重读。

旅行是快乐的,这些年来的旅途中,都是决定不看报纸不看新闻也最好不懂旅途中的人讲的语言、用的文字,那的确是从工作的压力中完全闪避到不需要知道现在几点的喘息空间。曾经试过巴士在大道上冒烟而停在没有在预期中停下的休息站,结果却因此品尝到地震之后才被人发现的台湾古杭咖啡,在什么都无所谓的旅途中,这种快乐和轻松一直是我享受的。

不过,这些都和我想要重游梦想国度希腊的想法不同,去任何地方旅行不管是在国内外,都是预设了一种休息完了又回去生活正轨的准备。就像某一年的大选后,初次去到希腊后每天看海看蓝天看日出,最后还是要从度假的心情中回到现实的奔忙。

广告

而今,想重新去探索希腊的意念却不是这样的,那是有一天去了之后不必再回到工作和生活的正轨中,然后把很多很多长期捆住的责任和负担都在自己最向往的国度中卸下,不必因此和任何自己的角色相系下,试图看看属于自己的自己,是不是一个完全的自己。这和不完全的直子好像有一些接近,也好像没有关系。

重读《挪威的森林》,才发现村上春树是在希腊写下前半段的故事。不过想再去希腊的心情,和这没有关系。

■本期推荐阅读:《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树着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