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暹裔:土著地位待认同(上篇)‧8万人定居丹玻霹登‧暹裔享土著同等地位

2018-07-28 18:15

大马暹裔:土著地位待认同(上篇)‧8万人定居丹玻霹登‧暹裔享土著同等地位

代表暹裔社群出任上议员(2010年12月至2016年12月)的拿督斯里文宋(Boon Som Inong)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确认,虽然暹裔社群已获各方认可,与马来人等土著享有同等土著地位,但是临门一脚还没有跨进去。

马来西亚是一个种族大熔炉,除了华、巫、印,还有许多族群,包括多达8万人的大马籍暹罗人,自109年前起便在吉兰丹、玻璃市、霹雳及登嘉楼定居,他们及后代已成为马来西亚人。

广告

2011年11月27日,时任内政部秘书长丹斯里马末阿当指出,国内的泰裔人(Orang Thai)一律改称暹裔、暹罗人(Orang Siam),可向国民登记局和移民局更正身份证和护照上的资料。

2012年2月25日,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吉州本同县知知阿卡(Titi Akar)出席暹裔社群活动时宣布,国内暹裔与土著享有同等地位,同时享有土著在全部领域的同等权力和福利,如土著信托基金、申请玛拉工艺大学等。

随着上述两人的宣布,大马暹裔社群获得国阵联邦政府确定土著地位。

不过,事实上,暹裔土著的地位尚未写进宪法、或在国会尚未通过及在宪报上颁布。

无论如何,暹裔社群不仅对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国家有深厚的感情,也以身为大马人的身份为骄傲。

暹裔人对于身份认同更是大马人优先,即先是“马来西亚人”,然后才是“马来西亚暹裔人”

尚未宪报颁布土著地位

广告

代表暹裔社群出任上议员(2010年12月至2016年12月)的拿督斯里文宋(Boon Som Inong)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确认,虽然暹裔社群已获各方认可,与马来人等土著享有同等土著地位,但是临门一脚还没有跨进去。

“我们暂时完成80%(确认暹裔是土著地位),不过任务还未百分之百完成,尚须努力。”

他说,目前国内有约8万名暹裔,其中吉州逾半数,即约4万2000人,依序是吉兰丹2万7000人、玻璃市8000人、霹雳3200人及登嘉楼2000人,其他则分散到全国各地。

他说,根据1909年英国─暹罗条约(Anglo SiameseTreaty OF1090),泰王将大马半岛的吉打、玻璃市、吉兰丹、登嘉楼划分给英国,以免英国攻打泰国。这4州之后随同其他大马半岛州属组成的马来亚于1957年独立,而定居在4个州属的暹裔最后选择留下来成为大马人。

广告

他说,独立至今,暹裔社群早已融入本地社会,也没有身份认同的问题,大家清楚认知自己先是“马来西亚人”,然后才是“暹裔土著”(Siam Bumiputera)。

他说,暹裔子弟与泰国的关系也逐渐疏远,除了部份年长一辈还有割舍不了对北方(泰国)的情意结外,年轻人早已100%融入大马多元文化社会了。

他打趣的说,对比暹裔,反而一些丹州马来人跟泰南的关系更密切,因为他们尚有很多亲友在北大年、也拉一带定居,血缘性有更紧密的联系。

文宋(右)担任上议员时,争取到时任首相纳吉宣布确认暹裔土著地位。(图:星洲日报)



暹裔多是佛教徒

本地暹裔多是佛教徒,唯一保持跟泰国的联系是宗教的联系,本地暹樾中的高僧依惯例会接受泰王封赐最高职衔是:“昭坤”。

文宋说,泰王在佛教的地位,犹如吉州苏丹在伊斯兰的地位,被我国86座暹樾的僧侣和暹裔社群视为宗教事务的领导人。

不过,他说,暹裔所尊重的是德高望重,已故泰王普密蓬,至于新泰王哇集拉隆功,尚须进一步观望。

多务农当胶工等

文宋说,本地暹裔子弟多是务农、当胶工、做点小生意或当公务员,不过随着教育的普及,暹裔经济地位有逐渐改善及提高。

他说,暹裔子弟若有能力必获栽培,所以也出现越来越多专业人士,但暂时还没有亿万富豪。

他说,暹裔以前多是群居在数个州属的特定地区而已,例如吉州的巴东得腊县纳卡、纳美、本同县双溪甸、知知阿卡一带,但是现在年轻人也移居到大城市,会到工厂找工作,未必选择跟父母长辈一样务农而留守家乡。

文宋:大马暹裔子弟对身份认同是“马来西亚暹裔”,所以是大马人优先。(图:星洲日报)

加入军警人数不少

文宋不讳言,华裔常参与军警比率不高而被质疑爱国之心,但是暹裔社会却没有这方面的困扰,因为国内暹裔人口虽不多,加入军警部队的人数却不少、公共领域更是不计其数。

他说,暹裔子弟若是加入军警,甚至担任高衔职位,一旦返乡将被视为“衣锦还乡”,让亲友也能与有荣焉。

然而,以往暹裔子弟在军警出任高职者却不多,警队最高衔只是一名退休警官的助理总监(ACP)、军队最高行职衔只是中校(Leftenan Kolonel),文宋一度在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担任国防部长时向后者抱怨。

不过,随着暹裔军官表现杰出,目前最高级别军官是空军部队的逊东准将(BrigJeneral Sun Thong)。

正课以外设暹语班

文宋说,暹裔子弟接受教育,一般是入读国民学校,国小、国中或全寄宿学校,再到工艺学院、预科学院、政府大学等等,但是在正课以外设有暹语班(Kelas Bahasa Siam)。

目前,国内有56间暹语班,即槟吉玻34间、吉兰丹12间及其他霹雳、联邦直辖区及柔佛等。

他说,暹语班设在暹樾,并获暹樾理事会或僧侣赞助经费。

不过,随着暹裔地位获认同,在2012年获首相纳吉拨款50万令吉资助暹语班,在2013、2016及2017年分别获得逾60万令吉拨款。

他坦言,暹裔子弟之前同样会面对许多教育问题,例如优秀生未获政府大学录取问题。

初任上议员时,他需常年面对同胞求助而奔波处理,不过在2012年获首相纳吉确认暹裔土著地位后,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不再爆发类似优秀生挤不进大专院校或政府大学问题。

他说,2016年有28名暹裔优秀生,获得公共服务局(JPA)和玛拉奖助学金,前往外国深造。

庆泼水节水灯节

除了生活习俗差不多,本地暹裔同样会庆祝泼水节、水灯节,而这两项节庆也被列入旅游日历。

文宋说,他于2002年出任吉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赛拉萨的特别事务官(新闻)一职时,经过争取后获得赛拉萨认可。

从赛拉萨时代开始,如今每年都有举办州级的泼水节活动。

“马来保留地”限卖不能买

文宋说,若能向有关当局出示身份证明文件,确认父母或其他祖父母是暹裔,那人就能取得暹裔土著的地位。

他说,自从确认暹裔享有土著同等地位后,有很多人到国民登记局申请确认暹裔身份,包括以往以华裔自居的华暹混血儿。

不过,我国国情影响,土著身份也有限制,例如一些土地被归纳“马来保留地”(Rizab Malayu),暹裔地主限卖不能买。

在政治上,国内暂时未有出现暹裔的部长或副部长,在过去,暹裔子弟与马来人一样都能够加入巫统,因为被视为土著,并在多个地方获委当上乡委会(JKKK)要职。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