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MeToo蔓延‧揭权力规则下隐蔽性侵

2018-07-28 18:37

中国#MeToo蔓延‧揭权力规则下隐蔽性侵

7月,越来越多的中国女性站出来,自述自己被性侵的经历。这一次,加害者的面孔不止于高校老师和教授,一些公益机构的“慈善名人”,资深记者,乃至名噪一时的“公共知识分子”被钉上了加害者的名单。

7月,越来越多的中国女性站出来,自述自己被性侵的经历。这一次,加害者的面孔不止于高校老师和教授,一些公益机构的“慈善名人”,资深记者,乃至名噪一时的“公共知识分子”被钉上了加害者的名单。

广告

从“公益人”雷闯开始,到资深媒体人章文,再到央视主持人朱军,已有超过20名知名人物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被指性侵或性骚扰,但他们其中一些人却用“荡妇羞辱”的方式回应,激起公众更大的怒火,以及更多女性的检举。

舆论焦点也从校园里的权力失衡,转向整个中国社会权力规则下更隐蔽、更常态的性侵害。

公益、公知领域的密集“雷暴”直到7月初,中文网络上浮现出的性侵案件还主要在高校范围内——7月8日,5名女性发文举报中山大学教授张鹏,多年来持续性骚扰多名女学生及女教师;其后,知名法学家、北师大刑法学院院长赵秉志被举报性侵和强奸。

7月22日,第一个校园外并引起广泛关注的案件爆发。一名匿名受害者发文称自己在2015年参与亿友公益徒步时,被雷闯性侵。雷闯是乙肝公益组织“亿友公益”创始人。被他性侵过的还有其他志愿者或实习生。

雷闯被揭发的第二天,江苏南通的环保行动者刘斌在朋友圈发文,指控曾举办知名环保组织“自然大学”的冯永锋对其机构的女实习生和女性员工实施袭胸、暴打和强奸等性侵行为。

冯永锋承认了性骚扰行为。雷闯则一开始称,自己触犯了刑法,在考虑自首,但此后又称,自己与受害女生当时是在“谈恋爱”。

广告

“2018年5月18日,我被章文强奸了。”——7月25日,一篇《章文,请停止你的侵害》快速扩散,作者点名控诉前《中国新闻周刊》编委、前《新世纪周刊》副主编章文在该女生醉酒后被章文带到自己茶室强奸。

7月26日,更具知名度的央视主持人朱军也登上了这张不光彩的名单。与之前加害者的待遇不同,朱军的新闻在微博热搜上迅速蹿红后,在半个小时内又被删得干干净净,相关微博也无法转发。

除了上述事件外,推广民主化沟通“罗伯特议事规则”的袁天鹏,同志与爱滋病人权利活动家张锦雄,《新周刊》创始人孙冕,作家张弛,前记者、公知熊培云,媒体人、知名公益人邓飞,都在过去一周被不同女性控诉实施过性侵或性骚扰。

众多事件中,章文的反应被中国媒体称为一篇“大写的荡妇羞辱‘范文’”。

广告

章文的举报者站出来后,作家、媒体人蒋方舟发朋友圈,称自己也被此人性骚扰过,在饭局上一直摸其大腿,被制止后继续下手,还“试图尾随”;记者易小荷也发声指证,在和章文同事期间,曾经被章文借机摸大腿。

章文在回应中对其强奸的指控矢口否认,反而不断强调举报者情史丰富;同时说,“蒋方舟,一直单身,交了众多男朋友;易小荷,离过婚,经常出现在酒局上。”

令人意外的是,前南方报业传媒集团高级编辑鄢烈山发文称,“蒋方舟的名气比章文大很多.....她(蒋方舟)当时只要认真拒绝,章文怎么可能不断摸她大腿,并后续纠缠她……蒋方舟当时不拒绝不制止,现在在网络上毁人清誉,这个女人真的很邪恶!你们却认同她,以为她很勇敢甚至纯洁!”蒋方舟很快反驳:骚扰的人清白,实名举报的人邪恶?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雷闯事件中,一些公益相关的微信中有人称,“既然是强奸,为啥几年之后才提出来?……我相信他们当时是你情我愿”。

中国女权学者李思磐也观察到这一点,她撰文指出,一些公益从业者对“雷闯门”受害者进行了无底线的荡妇羞辱和无情的攻击,与他们反歧视社群、儿童反性侵项目负责人的身份反差强烈。

微博网民在相关截图下评论,“这些平时自诩道德高洁的公益人尚且slut-shaming受害女生,可见更多人面对性侵采取的态度,这是性侵害必不可少的土壤,施暴者猖狂的通行证,受害者沉默的压力源。”

多位学者认为,双方的权力差是需要研究和反省的。

在近期曝光的案件中,权力差和强权者通吃的扭曲规则很容易观察到——教授与学生,公益领袖与志愿者,央视主播与实习生。后者在前者的权力压迫下,忍受侵犯,无从申诉,几年来积累的伤痕,而在“me too”运动的启发和激励下,才有勇气和条件,诉诸公众舆论。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早在#metoo运动兴起前,中国已有多个官员性侵的案件报道,但还都集中在基层官员,而习近平上台后的“反腐风暴”中,相当一部份落马官员的通报中都涉及性侵。

一名保持匿名的媒体人撰文称,朱军被举报的消息被删,正是因为其体制内的身份,而性剥削和性丑闻,最严重也隐藏最深的,恰恰是在体制内。

文中称,“这些性侵,更隐蔽,更绝望。因为受伤的女性,根本发不出声音,她们是困于栅栏之中的羔羊…..性侵绝不仅仅是男女问题,它事关权力。而权力的野蛮,远超你我的想像。这把me too的大火,烧过了高校圈、公益圈、媒体圈、文化圈,如今烧到了这堵墙的面前,墙后有无数个灭火器,在严阵以待。”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