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党选牵动政局

2018-07-29 14:14

公正党党选牵动政局

不是吗?以前的公正党选举,焦点是示威抗议、抛椅子、打群架,成为这个政党选举的写照。

公正党的选举,就在几天后;但是,很多人把它当成花边政治新闻,或是社会新闻看待。

广告

不是吗?以前的公正党选举,焦点是示威抗议、抛椅子、打群架,成为这个政党选举的写照。

但是,这应该是过去式,也必须是过去式了。毕竟,公正党目前是最大的执政党。

这一次公正党的选举,重要性超乎一般认为。逻辑上,它将确定大马的下一位首相,乃至副首相的人选,也会影响今后公正党的结构和希盟的路向。

只是,人们对公正党的选举,多数依然是雾里看花。

我尝试为大家厘清一些疑问。

1.党主席对安华的意义何在?他会不会被挑战?

广告

安华要担任下一任首相,必须名符其实的中选为公正党主席,以实际身分领导公正党,再制造补选上位。

而党主席的位子,也要确保没有竞争,一方面是避免出现万一,坏了接任首相计划,二是避免党内分裂,伤了元气。

而目前公正党内没有人有能力挑战安华,也不会有人挑战安华,包括阿兹敏。

2.阿兹敏又如何?为什么他的态度暧昧?

广告

阿兹敏的战友和亲信,如祖莱达等放话要阿兹敏攻打主席,阿兹敏自己也不否认;其实,这是阿兹敏阵营的策略。

对竞选主席不置可否,阿兹敏实际上是向安华和旺姐表达态度:“请阻止拉菲兹挑战我的署理主席位子,否则,我可能破釜沈舟,直接问鼎主席。”

阿兹敏意在捍卫署理主席位子,以维持他的内阁职位和拓展他的前程。在后马哈迪时代,随着公正党署理主席而来的,极可能就是副首相位子。

而副首相是首相的接班人,只要希盟维持政权,阿兹敏就是安华顺位继承人。

因此,阿兹敏的最佳策略不是冒险挑战安华的位子,而是等着继承安华的政治遗产。

要实现这个目标,他必须先确保署理位子不会败在拉菲兹手上。

3.拉菲兹对准阿兹敏而来,表态竞选署理主席。为何如此执意?机会又如何?

公正党内,阿兹敏和拉菲兹已经水火不容,两人关系是“既生瑜何生亮”,不能共存。

差别是,阿兹敏在选后获得马哈迪重用,地位一时无两;而拉菲兹虽然不能说一无所有,但是,差别更为悬殊。

拉菲兹的机会就在这一次的署理主席之争,赢了就能翻身。

拉菲兹在党内的优势在于获得年轻干部和新生代党员的支持,这不同于阿兹敏的势力是建立在中生代“烈火莫熄”的基础。

加上拉菲兹获得安华家庭,特别是旺姐和努鲁依莎的力挺,因此,不能说他没有机会。

拉菲兹性格倔强,即使阿兹敏以攻打主席向安华家庭施压,也不会让拉菲兹妥协。

4.旺姐有什么动向?

旺姐的首要任务,不管是在党内或政府,就是为安华先占个位子,再坐暖位子,让安华有位子坐,而且坐得舒服。

一旦安华中选党主席,以及出任首相,旺姐就要退居幕后。毕竟,不管是党内或政府,都不可能一家子满庭芳,夫妻垄断权力和职位;何况,她也必须为努鲁依莎留个空间。

当然,万一安华因为健康问题,或是被马哈迪/达因掣肘,旺姐就欲退不能。

旺姐的次要任务,是协助拉菲兹和努鲁上位,维护家族利益;她和阿兹敏的矛盾,20年来无法解决,以后也很难解决。

5.公正党党选的影响党选将决定安华家族和阿兹敏的权力分配。安华家族和阿兹敏的关系很吊诡,一方面是互相依存。过去,阿兹敏接过安华部分势力,同时也为安华开疆拓土;没有安华,就没有阿兹敏,没有阿兹敏,安华也不能坚持到今天。

现在,安华必须依靠阿兹敏维系和马哈迪的关系,但是,安华也可能担心阿兹敏和马哈迪关系太过密切,对自己形成威胁。

全国大选之后,马哈迪拉拢了阿兹敏,重用阿兹敏派系,导致公正党内两派失去平衡,也出现很多怨言。

安华必须以党选纠正这种失衡,缓和党内的对立;出任党主席之后,他必须重组权力布局,以新的平台和马哈迪进行协商,或展示力量,不让权力一边倒向马达(马哈迪达因)。

而且,安华也要接受阿兹敏的崛起,和平共处,让阿兹敏辅佐他,而不是对抗他;这对公正党和希盟都会是好事。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The PKR feud and its implication on Malaysian politics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