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慧菁 ·国会议员的水平

2018-07-30 11:10

卢慧菁 ·国会议员的水平

难道这就是大马的文化?国会议员们的水准?迟到可以合理化、大事化小,没有守时的好习惯,到底是要给选民传递什么样的一个讯息,以后上课可以迟到、上班可以不准时、有重要的会议、签约仪式可以稍晚一点亮相?

逾千万大马选民在5月9日,运用手中珍贵一票选出了222名国会议员,选民将这些人民代议士送到国会殿堂,尊称他们一声YB(Yang Berhormat,尊贵的),可不是要看到他们在下议院像小孩般吵架,被人关掉麦克风,又或者没出席国会会议,让媒体拍下议会厅内门可罗雀的尴尬照片。

广告

人民对希盟政府寄予厚望,选前朗朗上口的改编歌曲《我们不一样》,要大家给机会让反对党上台去布城,证明他们和国阵不一样,执政百日未到尚未看到具体成绩,但不妨就先从国会改善,结果朝野双方却向大家证明,虽然换了位子,但问政、辩论的态度,甚至是出席率,都没有和以前有太大的不一样。

本届国会才开会6天就险出现流会情况,222名议员竟然凑不到26人在议会厅内,简直太不可思议,被媒体追问尊贵的人在何方后,朝野双方都在辩解、指责对方都有责任确保议员出席,还对外界的建议不屑一顾,让人摇头。

一名玻璃心的希盟议员,事发后忿忿不平向议长投诉有媒体的报道含议程,是反对党趁机博取廉价宣传,辩解希盟后座议员们当时在开会,实际上他们都在国会范围内,只是“稍迟”进入议会厅。

难道这就是大马的文化?国会议员们的水准?迟到可以合理化、大事化小,没有守时的好习惯,到底是要给选民传递什么样的一个讯息,以后上课可以迟到、上班可以不准时、有重要的会议、签约仪式可以稍晚一点亮相?

许多国会议员是律师,辩才无敌,但却让人想起曾担任柔佛峇吉里区国会议员长达10年的余德华,他自认学历不高、能力不强,用勤能补拙的方式,不缺席任何国会会议,从早待到休会演词环节,这样比较,也许我们不需要太多厉害却不出席国会的议员,而是需要真的很努力、愿意为民服务的YB。

即便有些尊贵的出席国会会议,辩论环节却言之无物,其实也是浪费大家的时间,一不小心(或蓄意)口吐一些字眼,又得罪一众议员站起来反驳,最后就是靠主持的议长、副议长关掉大家的麦克风,没有任何意义,只是让看直播的民众觉得国会议员闹笑话。

广告

国会应该有新气象,毕竟有多达90张新脸孔,首次担任议员者应多发言,东马议员也要增加其存在感,沙巴和砂拉越不是仅有一名巫统京那巴当岸区国会议员邦莫达。

至于希盟内阁部长,大家都知道尊贵的很忙,但再忙也不能忘了自己国会议员的身份,不能出席也至少让副部长留在议会厅内吧,让人看到我们和以前的国阵,真的不一样。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