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势力】“妈,回来看你了!”.80岁千里寻亲 故土坟前唤母

2018-07-30 17:41

【暖势力】“妈,回来看你了!”.80岁千里寻亲 故土坟前唤母

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原住民色迈族(Semai),在霹雳打巴彭亨路七英里甘榜双溪欧达原住民村出生,9岁的他在父亲去世后随叔叔返回中国生活,已80岁高龄的甘耀真(本名甘文芳)日前终于回到自己的故乡与亲人相认,到母亲的坟前鞠躬,尽一份孝道,圆了毕生最大的心愿。
甘耀真千里寻亲心愿得了,与一大群亲人好友拍下珍贵的一张“全家福”。(图:星洲日报)

(霹雳‧打巴30日讯)“妈妈!这么多年了,我回来看你了,我没带甚么回来给你,只带了两个女儿来给你看看……”

广告

9岁随叔叔返中国生活

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原住民色迈族(Semai),在霹雳打巴彭亨路七英里甘榜双溪欧达原住民村出生,9岁的他在父亲去世后随叔叔返回中国生活,已80岁高龄的甘耀真(本名甘文芳)日前终于回到自己的故乡与亲人相认,到母亲的坟前鞠躬,尽一份孝道,圆了毕生最大的心愿。

甘耀真回到中国后在广西省玉林市容县落脚,当时他的叔叔有7至8个儿女,未能好好照顾他,当时生活贫困,他经历了一段苦日子。

后来,他得到政府的帮助参与水利建设,因为刻苦耐劳,辛勤工作而获得破格推荐当上铁路建设民兵,现在是南宁铁路局柳州工务段的退休工人,他那勤奋坚韧的精神一直让人非常钦佩。

甘耀真(右四)帶著兩個女兒、女婿和兒孫在母親墳前祭拜,傷感淚流。(圖:星洲日報)


幼女:收信落泪
父惦记故乡亲人

广告

甘耀真44岁才成婚育有两女,他退休后靠着补脚车轮胎赚取微薄工资和低微的退休金将两女拉拔长大。大女儿甘一萍忆起当年爸爸从盒子里倒出零零散散的零钱筹合起来替她和妹妹缴学费,说到爸爸的艰辛,两姐妹眼眶都红了。

幼女甘小丁知道爸爸心里一直惦记着故乡的亲人,她记得初中时爸爸收到一封奶奶的信件,那时是她第一次看见爸爸流眼泪。

“我一直都想替爸爸找回亲人,但后来妈妈瘫痪了8年,全家人都在忧心和照料妈妈,寻亲的事就搁在一边了。

“去年妈妈去世后,爸爸挂念故乡亲人的心特别强烈,我见爸爸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真的非常迫切想完成他的心愿。”

广告

说到这,甘小丁已泪流满脸,说不出话。

甘耀真(中)在中国与家人拍的旧照片。(图:星洲日报)
甘耀真抚摸著照片中的母亲,默不作声,心中若有所思。(图:星洲日报)


母曾托人回中国寻下落
通讯条件差二度失联

甘耀真的母亲一直牵挂着他这个长子,1992年时曾托远房亲戚回中国寻找他的下落,得老天眷顾找到了他,彼此间一直以书信来往。

可惜,因为当年通讯条件差,加上工作调动,双方失去了联系。

他日盼夜盼的就是在有生之年能重回故土与亲人相认。

幼女两星期前致函广西侨联寻求协助,在杳无音讯期间,虽然带着寻不成的想法,但她还是一早买好了机票,岂料不久后电话那头捎来了好消息,她激动得立即拨电给姐姐边哭边说:“找到了!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甘耀真在两名女儿、女婿、儿孙等一家人陪同下,于26日千里赶来认亲。他相隔70多年后再度踏上故土,见到了亲人,心里悲喜交织,亲人间紧紧拥抱,大家泣不成声。

甘耀真被阿姨摸摸头安慰后破涕为笑。(图:星洲日报)


回到出生地
小时候回忆涌现

甘耀真最先与大侄儿沙林见面,用餐时他一直望着沙林,心里百感交集,谈起往事让这位经历沧桑的老人家禁不住不断拭泪。

甘耀真样貌像极了原住民,幼女又哭又笑的说:“我拿沙林的照片给爸爸看,他竟然以为我开他玩笑,他说为甚么我拿他年轻时的照片给他看。”

幼女长得像妈妈,而大姐则长得像原住民,她还频频拿自己的手和沙林的手对比,两人的手像极了!看到这一幕,一家人都笑开了。

沙林带甘耀真回到他出生的村庄,找到了他旧房子的所在地,但现今已被铲平重建成别人的亚答屋。

回到村庄后,小时候的回忆涌现脑海,他滔滔不绝的说:“以前我住白铁屋,屋子就在大路旁,前面是个山头,屋前养满鸡,以前日本仔要抓我们,妈妈赶快拉我们跑上山头躲,日本仔就抢完我们的鸡。”这些童年往事,他老人家仍历历在目。

甘耀真的母亲于2011年去世,他和家人深感遗憾,若能早日寻亲或许就能见上一面,如今他终于千里迢迢回归故土,站在母亲坟前鞠躬尽孝。

甘耀真(中)回到自己出生的村庄,童年回忆纷纷涌现,不断讲述童年生活。(图:星洲日报)
云素霞(左一)亲自到村子里寻找甘耀真的侄儿沙林(右一),中为侄女。(图:星洲日报)


亲友设宴迎接
含泪轻抚母亲照片

甘耀真有一个弟弟,可惜已去世,他当天也到弟弟坟前祭拜,向弟弟说:“我是老大,你是弟弟,让你照顾妈妈,你辛苦了……”。站在弟弟的坟前,亲人问他是否记得弟弟的名字,他一时想不起来,当亲人告诉他弟弟名叫“Ah Chi”时,他猛然点头说“对对对,是Ah Chi。“回到他母亲生前所住的村庄,一大群亲友已设宴迎接他,他的一位童年玩伴PakDek,大喊“Ah Gao(甘耀真小时候的名字)!”,立刻跑上前拥抱他。之后他的6个侄儿、1个侄女陆续与他相见,他们拥抱和亲吻甘耀真,泪如雨下,抱头大哭。

甘耀真也见到了他的阿姨,他的母亲有3个姐妹,全都去世了,只有这位小姨仍在世。阿姨拿出甘耀真母亲的旧照片给他看,他坐在椅子上默不作声,深深地看着母亲的容貌,泪眼盈眶,伸出手触摸照片中母亲的脸庞……

甘耀真(左一)的大女兒甘一萍(右一)拿自己厚實的手和沙林(左二)的手對比,兩人的手像极了!右二為幼女甘小丁。(圖:星洲日報)


老人与亲人语言不通
靠翻译沟通无隔阂

1992年甘耀真和母亲联系上时,是透过当时在兵营工作,较识字的大侄儿沙林协助写信往来。所以,他的幼女致函广西侨联要求协助寻亲时,手上的资料也只有当时的书信地址和沙林的名字。

后来,消息传到马来西亚广西总会,该会将此求助寻亲的事交给金宝广西会馆处理,该会会长覃容彬赶紧联系与当地原住民非常熟络的云素霞,她亲自入村,从接获通知到成功找上沙林,只花了仅仅3小时。

各方携手穿针引线助甘耀真千里寻亲,完成心愿,让他和两名女儿感激涕零,声声感谢。甘耀真与亲人语言不通,一路上都是靠着旁人翻译,但语言并不构成隔阂,因为亲情可贵一切尽在不言中。

甘耀真也在母亲生前的家住上两天,感受自己一直惦念的故乡温暖。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