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 ·新马来西亚还很遥远

2018-07-31 10:06

林瑞源 ·新马来西亚还很遥远

希盟的改革动力主要来自公正党,而不是种族政党土团党,如果公正党内部份化,希盟将失去互相制衡的能力,要催生新政治就力有不逮。此外,希盟也不想在双溪甘迪斯及无拉港州议席补选期间,节外生枝。综合上述原因,估计种族和神权政治还会再嚣张一段时间。

很多人期待的新政治或新马来西亚,看来不会短期内实现,因为希盟的心思暂时不在这方面,反对党也另有所图。

广告

先说希盟,其成员党的关系是既合作又竞争,内部情况微妙。

主导新政府的土著团结党主席敦马哈迪在设法壮大土团党的力量,以稳住该党在希盟政府的地位。土团党目前致力吸纳巫统党员,比如试图拉拢巫统吉兰丹瓜怡保区州议员莫哈末巴克里跳槽。

土团党在壮大之前,相信不会去搞一些会引起马来人恐惧和担忧的事情,例如来自土团党的教育部长马智礼就对承认统考文凭,发表了安抚马来人的谈话;所以统考及其他关系到马来人的课题应该不会那么快有方案,必须等土团党做好准备。

巫统和伊党已经在渲染95%华裔选民支持希盟、行动党华人在主导新政府的论述,行动党必须顾及马来人的感受,诚信党也要提防伊党的回马枪,因此都会暂且忍耐;人力资源部长古拉撤回“外来者论”及道歉,是最好的例子。

而公正党则忙于党选,恐怕也难以专注在改革议程上。公正党奋斗了20年,终于做了政府;掌控权力后,也迎来创党以来最激烈的党选。

原本署理主席阿兹敏是安华的接班人,却杀出拉菲兹这个程咬金。历史也在重演,1993年巫统党选,安华组织声势浩大的“宏愿队伍”,逼迫原任署理主席嘉化峇峇,现在拉菲兹西颦东效,组织“烈火莫熄团队”,希望一举坐上第二把交椅;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期间,马哈迪猜疑继承人安华,现在则是安华不相信阿兹敏。

广告

虽然说是民主竞争,但分门别派、阵线分明,选后将难以整合;假如各胜一半,矛盾还是存在。

希盟的改革动力主要来自公正党,而不是种族政党土团党,如果公正党内部份化,希盟将失去互相制衡的能力,要催生新政治就力有不逮。

此外,希盟也不想在双溪甘迪斯及无拉港州议席补选期间,节外生枝。综合上述原因,估计种族和神权政治还会再嚣张一段时间。

至于反对党,并没有痛改前非推出改革计划,反而变本加厉,其中巫统转型为更激进的政党。

广告

巫统与伊党也越走越近,伊党在双溪甘迪斯补选为巫统站台,两党领袖也同时出现在非政府组织捍卫穆斯林社群运动(UMMAH)举办的反对承认统考文凭集会;如果没有两党的号召,相信不会有那么多人参与此集会。

巫统一直在寻找攻击希盟的机会,从财政部份发中文文告、总检察长人选、LGBT、统考,到指控玛拉将被解散,显示在95%华裔选民及70%印裔选民支持希盟的情况下,巫统已全面走向种族路线,挣扎求存。

纳吉俨然已经成为巫统的实权领袖,前总检察长、前下议院议长及前反贪会主席获得安置,纳吉还到双溪甘迪斯助选,藉此证明自己还受人民欢迎,但很可能弄巧成拙。

而伊党也从宗教走向种族,以二合一方式挑起马来人情绪。巫统当权时,两党合作操弄修改355法令课题,伊党日后也会利用此课题来捞取政治资本,但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慕加希来自诚信党,他不会让伊党的伎俩得逞。

巫统正通过补选来测试巫伊合作对马来票的吸引力,一旦效果不错,将加速两党的结盟,对希盟步步进逼。

虽然种族和神权政治的余毒需要时间才能化解,但希盟也不能任由巫统和伊党为所欲为,必须搁置各自的盘算,保持坊间追求新马来西亚、马来西亚梦、进步思维的热度,否则国家很快又会重新陷入仇恨政治的泥淖。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New Malaysia, still far from us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