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艳】李天葆·纱巾凄迷,玉扇化灯蝶

2018-07-31 18:51

【非常艳】李天葆·纱巾凄迷,玉扇化灯蝶

以前有几本《世界电影画报》,是一个学弟搬家寻出来,于他可能是无用之物——我乍看那一身红裳拖曳,一手扶着橱柜,柜顶有瓶,剑兰玫瑰开得灿烂,那是1953年吗?是李湄的年。她微微侧着脸,有棱有角,却分明透露着一丝娇媚——这样的画报,越来越少,像他们家保存了许久,封面用玻璃纸包着,即使稍微脱落,却无损封面。
1953年是李湄的。

以前有几本《世界电影画报》,是一个学弟搬家寻出来,于他可能是无用之物——我乍看那一身红裳拖曳,一手扶着橱柜,柜顶有瓶,剑兰玫瑰开得灿烂,那是1953年吗?是李湄的年。她微微侧着脸,有棱有角,却分明透露着一丝娇媚——这样的画报,越来越少,像他们家保存了许久,封面用玻璃纸包着,即使稍微脱落,却无损封面。李湄那时候的《名女人别传》,如今也觉得向往,本事介绍她本身就带传奇性,就像女主角叠影,就读大学,做过女职员,竞选过世界小姐,如今是电影明星,历经沧桑,很有演绎角色的资格。看那几张剧照,忽然有种错觉,浓妆艳抹之下的李湄,颇近乎欧阳莎菲!进化过的天字第一号,过渡到50年代,更有学养一些,更有见识一些。虽然一样是片厂布景堆砌起来的世界,李湄是更具时代性了,尤其那把嗓音——欧阳是上海吴侬软语的娇媚,李湄是名字带着谐音,声底却是轻微低哑,好比略带伤风,却风情无限。她仿佛超前了多年,这类柔艳到极致,低沉白兰地的声线,要过了二三十年才有人懂得欣赏,例如姚炜,被封为最有女人味,已经是80年代。李湄号称某一年属于她,可有何用?她倚坐沙发,正经的样子,不像有些片子的剧照,如《小楼春晓》依偎在吴景平身上,随便一个回眸,就是说不出的媚。只是徒有一个载浮载沉的名气,比所有人稍迟的林黛早已拨云见日了,李湄还在,还在试:又如扮演尤三姐,和利青云结伴成姐妹;在菲律宾女星加盟之后,她俩合演《蛇女思凡》,希望有个出路。茫茫无头绪,看似有岸,靠近却仍然绿水盈盈。

广告
葛兰版本的秋香。 

《再春花》葛兰饰演盲女。
李湄(左)饰演尤三姐,利青云是其姐尤二姐。

葛兰出道,是泰山七姐妹之一,拍了部《再春花》,演个盲女,还有钟情陪衬饰反派——反派这名词看来很强烈,其实不过是任性且容易嫉恨的少女。另有个李嫱,大概戏份更少,只是脸型轮廓鲜明,很有西洋美。《世界电影画报》封面的葛兰,也不能免俗,立在瓶花旁做做样子,花鸟图案的旗袍,连头上的发型也带老气,还没有任何曼波女郎的影子。空中小姐的高跟鞋仍然未曾踩上曼谷,《庙院钟声》没有机会大唱,更不必说野玫瑰放肆歌声依旧要等待时间顺序,才来大鸣大放。葛兰不也就在试吗?连民间故事里的《唐伯虎点秋香》,她胆敢也来饰演丫鬟皇后秋香,一脸精明相,葛兰更像机智辩才无碍的苏小妹。要静心等待,这些都不是代表作,只是碰到什么就是什么的感觉,委实不好受。不是每个人都是韦伟——多年后被捧为经典的《小城之春》,导演费穆的传世之作,韦伟何其幸运,那个年月拿得出去的文艺片,她的内心独白,简直韵味缕缕不绝,压抑的柔情,有分寸的欲拒还迎,精致的男女情爱小品,原来从前还有这么一出动人的戏。

韦伟也在画报里一展风华,枣红色短袖长衫,手持折扇,半开扇子,白底的图案是椰子棕榈树,一点丁的南洋色彩。她还要扮演罗湘琦,《秋海棠》故事里的女主角,眼睛黑白分明,是美的。想不到以后还可以见到韦伟的身影,那个银发蓬蓬的婆子,谁料到是当年名片里的少妇周玉纹?只是几乎皆是闲角,寻常的婆婆姨婆,或者是失智老人,极为短暂的演出,与从前不能比了。粉艳的夹竹桃,暗红的灯盏,带着香风的纱巾,影厂外等待着的女子,在风中缓缓淡化而去。

当年韦伟拿起扇子,颇有东方美。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