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丽娜·阿兹敏重回90年代的抉择

2018-08-01 12:18

苏丽娜·阿兹敏重回90年代的抉择

而已被问过上千百次同样问题的阿兹敏总是从容不迫地作出同一个回应:“时候未到,我会再宣布。”尽管媒体们千方百计把问题“改良”,设下更多的陷阱,希望让对方不经意说溜自己的想法,但还是难以从这位口风很紧、政治历练很深的领袖口中探出一丝消息。

近几周的国会走廊,只要媒体们一有机会逮到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的身影,都会拔腿在走廊上飞奔直追,喊着“拿督斯里、拿督斯里”要他停下脚步,除了询问有关各项政府暂时搁置的重大发展工程,必问的问题就一定是即将来临的公正党党选重头剧:到底面对后有追兵的阿兹敏会不会更上一层楼,硬碰该党实权领袖安华,角逐公正党主席一职。

广告

而已被问过上千百次同样问题的阿兹敏总是从容不迫地作出同一个回应:“时候未到,我会再宣布。”尽管媒体们千方百计把问题“改良”,设下更多的陷阱,希望让对方不经意说溜自己的想法,但还是难以从这位口风很紧、政治历练很深的领袖口中探出一丝消息。

是的,很多人都很想快点知道,大马政坛变天以后,过去被视为是安华心腹的阿兹敏还是过去的阿兹敏吗?毕竟今日的他无论是政治影响力和政治地位如日中天,他的地位从80年代担任时任教育部长安华的特别事务官,一路追随安华,在安华两次陷入囹圄之时,身分也跟着步步高升,甚至超越了“代夫出征”的旺姐,权力扎根公正党和雪州。

不仅如此,希望联盟在509大选的合作默契促成了此次变天,相信阿兹敏在各党协商过程中,也扮演了重大的角色,尤其是在代表公正党与敦马谈判的过程中。阿兹敏从过去就一直被传出与敦马交往密切,还一度有传言指马哈迪是阿兹敏的义父,虽然至今都未被证实,但能看出阿兹敏确实获得马哈迪的信赖,这也导致外界盛传阿兹敏是马哈迪用来“牵制安华”的“武器”。当时有谁会想到会突然冒出一个跟财政部长权限有些尴尬的经济事务部长一职?而今日,阿兹敏也再受委,与马哈迪及其亲信齐齐入主国库控股董事局。

根据媒体过去的报道,在2014年,阿兹敏受委为雪州务大臣时,公正党部分领袖就曾形容他具组织和领导能力,但却缺乏团队精神,更担心他会变成党领袖无法控制的第二个卡立,即在加影行动中被撤换的“不听话”大臣。按照目前阿兹敏与马哈迪越走越近的情势,看在即将复出政坛的安华来说,相信也不是件好事。

尽管马哈迪在选前已承诺只出任首相2年,便让位给安华,不过,根据日前他接受CNN的专访时,再次语带玄机表示,是否续任胥视民意,再次以“民意”作为可能背弃各党共识承诺的“王牌”,类似的发言听在安华一家耳里相信不是滋味。

看回阿兹敏,此次的党选并不仅是他和拉菲兹之间的斗争,无论他是否战胜拉菲兹,都会被视为安华拜相之途的潜在阻力,相信赢了也未必能如同过去般,在党内那么自如。不过,若阿兹敏被公正党排挤,他大有许多选择,相信土团党的门为他大开。

广告

这像是一场时光的倒流,把阿兹敏带回了1998年,再次让他做出抉择,是要追随安华或老马。如今的他已不是当年的身分地位,下错一步棋都可能要重新来过,看来阿兹敏真的要深思熟虑一番,才能表明他的答案。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