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惟诚·好马不该吃回头草

2018-08-01 12:31

刘惟诚·好马不该吃回头草

宝腾,这个由敦马一手催生的国产车品牌,在1985年7月推出赛佳后,很快就成了国人新宠,那时买国产车展现爱国情操成了一种潮流,令宝腾只用了短短一年时间,就占据了国内轿车市场总销售的64%。当然,除了爱国情操,还有两点,是让当时的民众将宝腾视为购车首选:其一,敦马在1982年推动国产车保护政策,向所有入口车征收超过100%的入口税和国内税,令大马入口车价高企;其二,为国产车提供廉宜的贷款利息。

我最近常听到老一辈提起80年代,而他们通常都不约而同地,觉得这是最好的时代,刚好,这也是敦马哈迪首次任相的年代。在数据上,这是一个经济开始起飞的时代,我国经济的年均增长达8%,发展速度位居已改革开放、经济突飞猛进的中国之后,令大马一度成为世界上经济发展最迅速的经济体之一。这个亮眼的数据,让我国在踏入90年代时,就获得“亚洲四小虎”的美誉,风头一时无两。

广告

在情感上,这也是国人对大马感到非常骄傲的时代,因为除了经济发展,我国还拥有了当时长度亚洲第一、世界第三的跨海大桥(槟城大桥),而令更多国人意想不到的是,作为农业国的大马竟然有能力建立汽车工业,并推出本身的轿车,甚至在1989年将之出口到英国。这些发生在80年代的大事记,都让民众对自己国家的未来充满希望。在这个年代,我们实在拥有太多值得骄傲的事,包括普腾(即现在的宝腾)。

宝腾,这个由敦马一手催生的国产车品牌,在1985年7月推出赛佳后,很快就成了国人新宠,那时买国产车展现爱国情操成了一种潮流,令宝腾只用了短短一年时间,就占据了国内轿车市场总销售的64%。当然,除了爱国情操,还有两点,是让当时的民众将宝腾视为购车首选:其一,敦马在1982年推动国产车保护政策,向所有入口车征收超过100%的入口税和国内税,令大马入口车价高企;其二,为国产车提供廉宜的贷款利息。

在刚开始时,宝腾生产的轿车口碑极好,令国产车一度占据国内轿车市场的70%。然而,因为长期的保护政策,令宝腾领导层不需参与市场竞争,进而导致宝腾在80年代末的自满,既缺乏创新思维,也在技术方面裹足不前,这些结构性问题让其销量在1989年开始下滑。第二国产车(Perodua)在1993年创立后,民众有了选择,宝腾自此一蹶不振。但由于车价和利息的优势,一些买不起进口车的民众,在别无选择之下,依然选择了素质开始下跌的宝腾。

2006年,时任首相阿都拉,推出了国家汽车政策(NAP),对本地汽车工业进行了一些“小开放”,稍微放宽(特别是在东盟区域内生产轿车的)入口关税,让当时已退位的敦马极为不满,并自此与之交恶。由于入口车价下跌,造成宝腾销量继续猛挫,到了2007年,在各方影响下,第二国产车销量最终超越了宝腾。当然,宝腾也并非没有力挽狂澜,在经过数十年的不断尝试和并购重组,但因为结构问题依旧,所以无法改变被汽车市场边缘化的事实。

之后,政府在经过三次修订国家汽车政策后,本地汽车市场已逐渐开放,而故步自封的宝腾在30年内蒸发了国库高达150亿令吉后,政府最终将之脱售予私人界。离开政府保护的宝腾,很快就迎来大刀阔斧的改革,民众亦对宝腾的观感开始有所改变,销量开始看涨,其在刚结束的6月销量按月飙涨50%,新引进的SUV也让市场极感兴趣,让宝腾有机会起死回生。这样的一个发展历程,在预示着什么?

其实,这预示着汽车保护政策只能够赋予国产车短暂的生命,但对实现其永续发展却是一点帮助都没有,政府过去对宝腾的保护政策,造就了他们的轻浮,没有自负盈亏的压力,造就了他们的落伍,层层叠起的利益输送链,更造就了他们的脱节。我理解敦马在二度任相后,因为缅怀自己在80年代所开创的盛世,而有意重启一切令当时大马经济突飞猛进的政策,包括向东学习,以及这两天在国会重提的第三国产车和外国车入口限制措施。

广告

敦马是令人敬佩的,因为他的施政理念是深刻的,而且始终如一。然而,敦马要了解的是,宝腾的过去展现着国产车保护政策的失败,当然,他可以一如既往的,将宝腾的失败归咎前朝政府,但敦马要认清的现实是,时代的变化和人均收入的提高也是诱因,所以国产车素质没提升,保护政策未必能制止国人选择外国车。

我并不反对第三国产车的成立,因为这让民众多一项选择,但它必须在开放市场下竞争。敦马,是一匹战绩优异的战马。好马,不该吃回头草。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