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养鸟人

2018-08-03 13:49

我们都是养鸟人

如今的娱乐活动多样了,养鸟已经不再是孩子们的游戏,却成了一小撮大人的最爱。他们究竟为什么想要养鸟、赛鸟?听听养鸟人怎么说。
(图:星洲日报)

还记得那些物资匮乏的年代,童年记忆里的游乐场,就是往山芭里跑,抓蟋蟀、打豹虎,还有捕喜鹊。

广告

那时候,我们的林里有各种鸟儿,麻雀、喜鹊、斑鸠、鹌鹑、布谷鸟,各种各样的鸟叫声不绝于耳。

如今的娱乐活动多样了,养鸟已经不再是孩子们的游戏,却成了一小撮大人的最爱。

他们究竟为什么想要养鸟、赛鸟?听听养鸟人怎么说。

 

吉 隆 坡/吴 仪:【赛 鸟 会 上 瘾】

已有十多年养鸟经验的吴仪,因为兴趣而走入鸟的世界,甚至和一大班养鸟爱好者办起了雪兰莪沙登鸣禽公会,定期举行鸟鸣比赛。

广告

“有比赛,才有人养鸟。”本身是飞禽商人的他坦言,过去曾经疯狂于比赛,北上南下带着他的喜鹊参加各个鸟鸣比赛。

2012年期间,是他赛鸟最疯狂的时期。

“几乎每一个周末都出坡,到槟城、玻璃市去比赛,我想要知道我的鸟儿的歌唱程度到了哪里。好的鸟身价很高,我花了不少钱向别人买鸟,将近百多万吧!非常沉迷,就好像吸白粉一样不可自拔。”

目前在他的家中尚有二十余只喜鹊、山喜鹊和高冠鸟,院子里挂满了鸟笼。
 

广告
吴仪与他的两只高冠鸟,“养鸟、赛鸟不只是一个昂贵的嗜好,比赛还会让人上瘾,就像吸白粉一样不可自拔。”(图:星洲日报)

 

霹 雳/陈 氏 父 子: 【养 鸟 是 童 年 记 忆】

养鸟是霹雳美罗(Bidor)陈氏两父子的共同爱好,尽管儿子陈书劲已经搬到雪兰莪城市史里肯邦安定居,不过两人依然维持养鸟的习惯。

“养鸟是我的儿时回忆啊!”小时候住在美罗农村,晚上就和朋友一起去抓蟋蟀、捕喜鹊。“把milo罐绑在芭里的树上,让喜鹊在里头做窝、下蛋,然后选一只雄性的幼鸟来养,再慢慢训练它唱歌。”

他与61岁的父亲陈新福都是建筑行业工作者,养鸟训练了他们的耐心,“急躁的人,养的鸟不可能会拿杯(领奖)。”他说,养鸟十分考验耐性、观察力,只有准备好的成熟喜鹊才能上赛场,“贸贸然带它出来比赛,其他鸟比它凶的话,它就会受到惊吓,再也无法好好鸣唱了。”

另外,让它在大自然接触荒野中的山喜鹊,也是训练喜鹊唱歌的方法。他的喜鹊曾经在怡保的鸟鸣比赛中拿冠军,不过今天只领了亚军和季军,父亲的喜鹊拿到第五名,“今天它们睡迟了,太迟把它们唤醒;还没有来得及适应新环境就上场,它们就会怯场。”

陈书劲笑言,鸟儿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自从养了小鸟,时间观念变得很重要,为了训练鸟儿自己也会变得自律,准时给小鸟喂食蟋蟀、洗澡,一个星期给鸟笼大扫除一次。“参赛之前先给它洗澡,否则的话来到赛场,它就会躲进杯里戏水,不唱歌啦!”

“它习惯的水杯、笼子,就连站的木枝都不能乱换,换了它会发脾气。”他说,养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趣事,不过只要主人对鸟儿好,鸟儿也会用唱歌来回报主人。

陈书劲与父亲陈新福的3只喜鹊荣获亚、季军和第五名。

太太何美香笑说自从丈夫养鸟后,他再也不出街了,因为周末都在忙着给鸟笼大扫除。(图:星洲日报)

 

砂 拉 越/穆 巴 拉 克:【一 名 爱 鸟 鸣 的 警 察】

“只有雄性鸟才能参加比赛,雄和雌性喜鹊的颜色不一样,很容易分辨,雌性参赛直接被取消资格……挑衅其他鸟儿的,也同样会被淘汰!”

穆巴拉克.依斯迈蒙克(Mubarak Ismail)是古晋鸣鸟协会的秘书,在鸟鸣比赛的各大小活动中都会看到他的身影,同时很热情的解说鸟鸣比赛的规则。

“我参加古晋鸣鸟协会及鸟鸣比赛,是因为我觉得它是属于马来西亚各大民族的活动。在砂拉越,不管是华人、马来人、印度人还是伊班、比达友,大家在一起分享养鸟的经验,它拉近了彼此的关系。”他笑言。

穆巴拉克是一名警察,平日的工作让他倍感压力,而他饲养的宠物——喜鹊的鸣叫声让他纾解压力,让他的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
 

穆巴拉克说,各族都有养鸟者,因此鸟鸣比赛是促进各族友好关系的活动。(图:星洲日报)

 

砂拉越/阿迪拉:【赛 场 上 的 女 性 养 鸟 人】

女性养鸟人依然是非常少数,达万再也公园参赛者当中,阿迪拉(Adira)是唯一的女参赛者。

问她为什么喜欢养鸟?“因为鸟叫声十分悦耳,听着会让人平静下来!”至今已有6年养鸟经验,手上有6只鸟——3只喜鹊和3只山喜鹊,还有其他品种的鸟类。最早接触的喜鹊,其实是弟弟养的,在潜移默化之下,她也渐渐喜欢上爱唱歌的小小宠物。

尽管身边养鸟的女性不多,不过在养鸟的路上,阿迪拉并不孤单。她在赛鸟场中结识了一些女性养鸟人,她们来自砂拉越各个地方,比如木胶(Mukah)、诗巫(Sibu)等。

莫小看女性养鸟者,她的喜鹊正好在这场鸟鸣比赛中获得冠军,而且还是鸟鸣赛场上的常胜军,人们唤她为“养鸟大师”!
 

阿迪拉爱上鸟儿的叫声,成了养鸟女达人。(图:星洲日报)

 

砂 拉 越/田 新 生:【顺 乎 自 然,鸟 儿 才 会 唱 歌】

“不只是八哥、鹦鹉,喜鹊其实也会模仿其他声音。家里有猫狗的话,它们会模仿这些声音。在古晋,逗趣的、不一样的鸟声获奖几率比较大。”古晋达万再也的田新生说。

已有30年养鸟经验的他分享,养鸟要顺乎自然,给它喂食蚂蚁蛋、面包虫或蟋蟀,它会比较听话、愿意唱歌给主人听。

他过去养过七八十种不同鸟类,曾经想建一个飞禽公园,将自己养的鸟儿放在里头,供人们来观赏,不过目前他的计划未通过政府部门的批准。
 

田新生说,喜鹊其实也会模仿其他声音,而逗趣的鸣叫声更获评审青睐。(图:星洲日报)

 

砂 拉 越/“阿 石”吴 金 宝:【印 尼 人 才 是 养 鸟 专 家】

在鸟场上已有二十余年经验的吴金宝,只有鸟儿处于80%的良好状态,才会把它们带上赛场。“鸟儿都会经历一段脱毛时期,外型和状态不稳定,那期间我都不会让它来唱歌。”

吴金宝本身是飞禽批发商人。走遍婆罗洲的他说,华人比较重视鸟的外形与状态,印尼人比较重视鸟儿的鸣叫声,他们也擅长分辨鸟儿的叫声。

“据我所知,印尼人懂得分辨13种不同的鸟叫声。”

鸟类歌唱大赛有非常悠久的历史,无法追溯最早源自哪一国,不过印尼爪哇岛从很久以前就已经举办鸟儿歌唱比赛,印尼人也特别喜欢养鸟。在传统的鸟儿歌唱比赛中,人们聚在比赛会场上,把鸟笼高高挂起。鸟主人还会在场外使出浑身解数,不管是挥手、鼓掌加油,还是发出逗趣的声音,目的就是吸引自己的宠物鸟注意,希望它能高歌一曲,以获得评审的青睐。

“过去,印尼还有鸟笼比赛呢!因为印尼制的鸟笼非常讲究,上面还有精美细致的木雕、装饰。”
 

印尼加里曼丹和砂拉越两边跑的吴金宝说,印尼人是听鸟叫声的高手。(图:星洲日报)

周刊专题:
【听鸟儿在唱歌·鸟鸣比赛:比歌声,比体力,比姿态】

【花园里的百鸟争鸣·古晋赛鸟场:喜鹊VS山喜鹊之争霸赛】

【我们都是养鸟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