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鸟儿在唱歌·鸟鸣比赛:比歌声,比体力,比姿态

2018-08-03 12:42

听鸟儿在唱歌·鸟鸣比赛:比歌声,比体力,比姿态

赛鸟场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里头有男女老少,有各族人群,有各个领域的人,他们的共同兴趣就是拥有一只会唱歌的宠物。而优美动听的鸟鸣声,不只是用来欣赏,也用来较劲。
大众必须站在封锁线外,以避免鸟儿受惊吓而影响赛果。(图:星洲日报)

鸟鸣比赛是一个历史非常悠久的民间消遣活动,随着娱乐活动日渐多样化,养鸟和赛鸟的风气日渐式微,如今的养鸟人越来越少。

广告

无论如何,这个小众的娱乐活动依然在我国各个角落,持续热闹的进行着。

赛鸟场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里头有男女老少,有各族人群,有各个领域的人,他们的共同兴趣就是拥有一只会唱歌的宠物。而优美动听的鸟鸣声,不只是用来欣赏,也用来较劲。


 

【霸 市 停 车 场 上 的 鸟 鸣 赛】

周末天的早晨,吉隆坡文良港的巨人霸市(Giant)停车场聚集了许多养鸟人,他们手中都有一个,或超过一个用纱笼布包起来的鸟笼,里头传来悦耳的鸟叫声。难以想像在大城市里,可以听到这么一阵阵的鸟叫声。

广告

裁判一声令下,宣布比赛开始了,只见大家小心翼翼的掀开覆盖鸟笼的布罩,一个个把笼子挂在停车场的铁架屋梁上,顿时逾百只鸟的鸣声——“啾、啾”此起彼落,场面十分壮观。不管是黑白色的喜鹊,还是长尾巴的山喜鹊,抑或是头顶着黑色羽冠的高冠鸟,集体发出鸣声互相较劲。

现场有一道封锁线,人们站在封锁线外,不得靠近鸟笼,以免鸟儿受惊吓而影响比赛成绩。一眼望去,养鸟人来自各族人士,大人小孩都参与。据悉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的是飞禽商人,有的是销售人员,有的是老师,也有银行经理或公司顾问。

这一场鸟鸣比赛由雪兰莪沙登鸣禽公会举办。主席吴仪说,过去的雪隆鸣禽公会有一块地,可以定期举办鸟鸣比赛,自从政府收回地之后,该公会失去重要的活动据点。雪隆鸣禽公会已有50年历史,除了大小型的比赛,每年都会举办慈善赛,让弱势团体获益不少。

如今雪兰莪沙登鸣禽公会扛起了举办比赛的责任,去年获得巨人霸市赞助场地,让鸟鸣比赛得以继续。“我们举办鸟鸣比赛是因为兴趣,纯粹鼓励更多人出来交流、分享。”

广告

每个参赛者需付35令吉,得奖者会得到奖杯以及一些鸟粮作奖励,并没有奖金,但参赛者都非常踊跃参与。因为对他们来说,评审的肯定和奖杯对鸟主来说是很大的荣耀。

另外获奖无数的赛鸟,身价可以暴涨至几千甚至几万块。举个例子,他手上两只高冠鸟,身价都已经超过3万令吉。
 

比赛开始前,参赛者将鸟笼挂在铁架上。(图:星洲日报)

 

【 鸟 鸣 之 赛 如 何 比 ?】

马来西亚的鸣禽比赛主要是3种常见的鸟,即喜鹊(murai kampung)、山喜鹊(murai batu)和高冠鸟(merbah jambul)。

每一种鸟都有自己的特色,这些特色成为比赛的加分点。比如喜鹊鸣唱的特点,就是会像孔雀开屏一样,缓缓伸开尾巴,这样的姿态将会让它得高分。不同于黑白喜鹊,山喜鹊有长长的尾巴,鸣叫的同时,尾巴也会随之上下翘动,如果站得挺拔、雄赳赳的姿势,仰首翅尾,加上好听的鸣叫声,就会获得评审的青睐。

高冠鸟头顶有高耸的黑色冠羽,就好像鸡冠花一样,因此又被称作“高髻冠”,它比较活泼好动,它会一边鸣叫一边不停的跳跃,因此它的鸟笼也和前者不同——只有高冠鸟的笼子是四角形,其他都是圆形,且四面都有站杆。高冠鸟不只体力特别好,当它想要挑衅其他鸟儿、想打斗,或是遇到雌性鸟想得到对方注意的时候,会发出一种“咳咳”的啼叫声,而这样的状态是高冠鸟最佳状态。

除了仔细倾听每一只鸟的叫声,评审会根据每种鸟的特点,包括外型、姿态、干净以及体力,给参赛者的鸟打分。

好的鸟叫声又该如何分辨呢?每一只鸟有不同的叫声,黑白喜鹊的声音比较尖锐、粗粝响亮,而长尾山喜鹊来自山林,声音比较倾向自然,鸣啭音调轻快柔和多变,非常动听;高冠鸟叫声婉转多变,甚至还会高音、中音和低音,因此源自泰国的高冠鸟被称为“泰国歌王”。

一般小赛事的评审会有5个,超过400只鸟的大赛事则有9个评审,“满分为10分,不过目前最高分是9.94,没有一只鸟是十全十美的。”吉隆坡沙登岭鸣禽公会的副主席,也是总评审的王致中笑说。

参赛的鸟笼也特别讲究,喜鹊的圆笼是14吋到17吋之间,山喜鹊的鸟笼在于20吋到24吋,因为它的尾巴特别长,需要更多空间摆动。尾巴越长,鸟笼越大。爱跳的高冠鸟,四方型的鸟笼则在15吋到17吋之间。

高冠鸟(左)与喜鹊。(图:星洲日报)
长尾山喜鹊有一条长长的尾巴,鸣叫的时候尾巴会随着摇摆,十分可爱。(图:星洲日报)

 

【如 何 训 练 一 只 唱 歌 鸟】

来自巴生的王致中,从小学就开始饲养喜鹊。

“当年喜鹊是最普遍、便宜的宠物鸟,传统宠物店都有卖。一只幼鸟才卖5块到10块钱。”引发他对鸟儿产生兴趣的,是他那位饲养了长尾山喜鹊的叔叔。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山喜鹊,长长的尾巴十分漂亮,深深吸引了我。”

小学四年级的王致中买了自己第一只喜鹊,从叔叔和身边的养鸟老人身上学习如何照顾喜鹊、逗鸟,一直到十多岁的时候开始带鸟参加比赛。

比赛让他学会如何赏析鸟鸣,以及分辨一只优秀的参赛鸟,慢慢累积参赛经验。30岁那一年,人们推荐他当评审,自此成了鸟鸣比赛的评审,如今还是吉隆坡一带鸟鸣比赛的总评审。
 

主评王致中将原本100分赛制简化成10分赛制,方便各种大小赛事计算成绩。(图:星洲日报)

已有20年养鸟经验的他分享,五六月是鸟儿繁殖的季节,喜鹊,山喜鹊、高冠鸟也是在这期间大量繁殖,在这时候开始养幼鸟。一般上他会买一只“半路口”(semi competition)的新鸟,照顾一年的时间,换毛之后才把它带出门,到比赛现场,挂在附近让它“观赛”。

“这个做法是让它出来看世界,熟悉各种不同的环境,看别人比赛的情况,让它向其他‘前辈’学习,这样的话它就不怕生、怯场了。”

养鸟人都会经常聚集在一起,比如巴生一带志趣相投的养鸟人,他们会相约出来交流、分享心得,彼此还会将鸟儿摆在一起,让它们认识及熟悉彼此,一起高歌。

再来就是让它参加比赛,从中看看它的表现和分数,如果分数不太好,说明它还不够成熟,需要多驯养一阵子。

从一只幼鸟到初步参赛,需要花两至3年的时间,而真正的赛鸟是在4年至6年之间,冠军鸟一般都是5年以上。“一只优秀的赛鸟,不管去到哪里都可以表演。”

王致中说,养鸟是个人的兴趣和爱好,它们就像宠物一样,需要主人付出很多时间、精力和爱心,参赛倒是其次。“喜鹊、高冠鸟的寿命可以长达10到12年,山喜鹊可以活到15年。养鸟最重要是耐心,要一直照顾它,定时喂食还有给它冲凉,保持清洁。”

当然,一只可以参赛且得到评审认同的鸟儿,会让主人特别骄傲和喜悦。

目前在西马,只有5个州属有主办鸟鸣比赛,吉隆坡、雪兰莪、槟城、霹雳怡保、吉打亚罗士打,还有柔佛。养鸟人会常常带他们的鸟儿北上南下去参赛,除了想获得更多认同,也是为了认识更多养鸟人。
 

评审们针对鸟叫声、外形、姿态及活力评估。(图:星洲日报)
为了公平起见,一只鸟至少评估四至五轮,才结算出结果。(图:星洲日报)
鸟鸣比赛只有奖杯没有奖金,不过人们依然活跃来参加,主要原因是鸟只会随着得奖而起价。(图:星洲日报)
鸟鸣比赛只有奖杯没有奖金,不过人们依然活跃来参加,主要原因是鸟只会随着得奖而起价。(图:星洲日报)
鸟鸣比赛只有奖杯没有奖金,不过人们依然活跃来参加,主要原因是鸟只会随着得奖而起价。(图:星洲日报)
雪兰莪沙登鸣禽公会主席吴仪(左四)、副主席兼总评审王致中(左五)与5位评审、筹委合影。(图:星洲日报)
“虽然整体来说,养鸟人日益减少,但比赛参与者其实在增加。尤其当我们举办特别赛事如慈善赛的时候,参赛的鸟会超过400只。”雪兰莪沙登鸣禽公会主席吴仪说。(图:星洲日报)

 

周刊专题:

【听鸟儿在唱歌·鸟鸣比赛:比歌声,比体力,比姿态】

【花园里的百鸟争鸣·古晋赛鸟场:喜鹊VS山喜鹊之争霸赛】

【我们都是养鸟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