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里的百鸟争鸣·古晋赛鸟场:喜鹊VS山喜鹊之争霸赛

2018-08-03 13:42

花园里的百鸟争鸣·古晋赛鸟场:喜鹊VS山喜鹊之争霸赛

尽管养鸟传统源远流长,赏鸟、赛鸟大有人在,然而越多人养鸟,赛鸟身价越高,鸟市生意越做越红火,捕鸟的情况就会越严重,鸟类自然就越来越遭殃。这项娱乐活动是否值得鼓励?
养鸟爱好者平日也会把鸟儿带往公园,让它们接触陌生人、陌生环境和鸟类同伴。(图:星洲日报)

隔了一片南中国海,东马、西马的鸟鸣比赛大不同,鸟鸣比赛在砂拉越古晋又是怎么样的一番风景呢?

广告

尽管养鸟传统源远流长,赏鸟、赛鸟大有人在,然而越多人养鸟,赛鸟身价越高,鸟市生意越做越红火,捕鸟的情况就会越严重,鸟类自然就越来越遭殃。

这项娱乐活动是否值得鼓励?

古晋达万再也睦邻公园,一大早就传来一阵又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随着叫声走去,只见公园的树丫上、走道上以及亭子里,都挂满了各种各样用布遮掩的鸟笼。

一时之间,以为置身飞禽公园。
 

鸟鸣比赛也吸引了住宅区附近的民众前来观赏鸟儿。(图:星洲日报)

各族养鸟人,男女老少在公园各个角落逗鸟,分享养鸟秘诀,或是卖鸟、鸟笼或饲料。砂拉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养鸟俱乐部,而古晋鸣鸟协会(Kelab Pekicau Kubah Kuching)是活跃的协会之一。他们一共有11名活跃成员,每个星期天中午都在达万再也睦邻公园让鸟儿相会;每逢举办鸟鸣比赛,养鸟人都会从砂拉越各个省份、地区前来参赛。

与西马鸟鸣比赛不同的地方,除了算分制度,古晋比赛还采用一目了然的五色旗子——黑、橙、红、黄、蓝。橙色是提名,黑色代表淘汰,而红黄蓝分别是A、B和C,从最高分到低分。

广告

每一个挂在屋梁上的笼子,下面都放置一个装满沙子的杯子。3名来自本地和印尼加里曼丹的“鸟评判”,透过专业的观察之后打分,再在杯子里插旗。
 

鸟鸣比赛也吸引了住宅区附近的民众前来观赏鸟儿。(图:星洲日报)

 

【它 们 来 自 婆 罗 洲 雨 林】

这场比赛是喜鹊和山喜鹊之争霸赛。

广告

“这里的鸟儿大部份来自印尼加里曼丹,比如坤甸(Pontianak)。”古晋鸣鸟协会主席杰弗里(Jeffrey)说。

由于位于婆罗洲岛上的砂拉越与印尼加里曼丹分享同一片雨林,拥有相同的喜鹊品种,飞禽买卖很寻常,砂拉越举办的鸟鸣赛事也获得两国爱鸟者的参与,就连评判也大多来自印尼。

“印尼的赏鸟专家比较资深,也比较多,所以我们的比赛大多邀请他们来当评判。”在砂拉越,喜鹊称为“burung penimang”,而山喜鹊则叫做“Burung Murai Batu Borneo”。

“鸟儿发出特别的声音,我们称作‘suara isian’,大自然的声音称作‘suara asli’,前者会让它获得很高分数。”杰弗里说,鸟鸣比赛非常看运气,尤其鸟儿当下的心情。如果鸟儿情绪紧绷、弯腰准备攻击其他鸟儿的状态,评审会直接放黑旗淘汰它。

杰弗里本身也带了鸟儿来观摩,他将笼子挂在树上,让鸟儿“旁听”。“我的鸟从印尼人手里买过来的,我是它第四个主人。”

无论如何,砂拉越又与印尼的鸟鸣比赛赛制不同,“他们更重视鸟鸣声。在印尼评判的记录里,一共有13种不同的鸟叫声。”

和西马一样,在1998年砂拉越野生动物保育法令下,山喜鹊归类为受保护的稀有鸟类,所有饲养或拥有此鸟类都必须向砂州野生动物组申请执照。
 

获得冠军的阿都哈尼夫(Abdul Hanif)与他的常胜军爱鸟“神枪手”(Sharp Shooter)。右为古晋鸣鸟协会主席杰弗里。(图:星洲日报)

 

【属 于 大 自 然 的 鸟 鸣,应 该 唱 给 谁 听?】

在大多数鸟类中,只有雄性鸟才会唱歌。它们的歌声,是一首浪漫的爱情曲,用来求欢、吸引雌性鸟;两雄相遇,也会发出挑衅般的叫声,声音短促而激烈,提醒对方这是它的固有领土,不容侵犯。

人类该不该饲养鸟儿,把属于森林里的鸟儿关进笼子里,将大自然的声音——美丽而悠扬的鸟鸣声变成一场较劲,一场游戏?

这是一个矛盾、具争议的问题。在养鸟人的眼里,喜鹊、山喜鹊和高冠鸟都是他们的宠物,就好像人们饲养猫狗一样。在过去,老人家将养鸟视为养心,修身养性、颐养天年;年轻人养鸟,是因为鸟儿美丽、可爱。除了90后的年轻人,谁人的童年里,没有过“捕鱼、抓鸟、打豹虎”的经历?
 

有的参赛者坐在封锁线外,呼唤鸟儿的名字,希望它有更好的表现。(图:星洲日报)

宠物鸟如金丝雀、鹦鹉、鹌鹑,或是喜鹊,寿命最长可高达15年,因此对爱鸟一族而言,它们就像家人一样。它们有自己特定的“冲凉笼子”,时间一到,把它放进笼子里,就会自动戏水;即使有天忘记关上笼门,飞出去了,依然会在家附近徘徊。

就像所有宠物一样,当你选择饲养宠物,你必须对它的生命负责任,用心对待它。“真正的爱鸟人不鼓励人们因一时兴起的冲动而养鸟,因为饲养鸟儿必须付出很多时间、耐心和爱心。”

人称“Batu”(石头)的资深养鸟人吴金宝说,鸟儿的状况不好,比如换毛期间也不会带它来参赛。

对另一种养鸟人——赛鸟者而言,养鸟更是一项昂贵的嗜好。不管是购买经验丰富的赛鸟,还是笼子、饲料,以及带着它到处去参赛,都是一笔高昂的费用。
 

用来犒赏喜鹊的蟋蟀。(图:星洲日报)

 

【山 喜 鹊 濒 临 绝 种?】

根据2010年马来西亚保育野生动物716法令条文(Akta Pemulihan Hidupan Liar 716),山喜鹊的饲养者必须申请执照。违例饲养或非法私藏未获准证的受保护动物,将面对最高50万令吉罚款及坐牢5年。

养鸟俱乐部、饲养者都说喜鹊的繁殖力强,不应该列为濒临灭种的鸟类。无论如何,确实有许多人将山喜鹊非法贩卖去其他国家,走私情况非常猖獗,这可能导致它们濒临绝种。

目前为止在马来西亚,只有“长尾”山喜鹊、白眼圈需要申报申请及执照,其他都不需要。这些鸟儿也不允许带出国,只能在本地参赛。

“目前只有马来西亚对山喜鹊进行保护,要求人民申请执照,邻国新加坡、印尼、泰国,所有鸟类都无需申请执照。可见马来西亚在鸟类保育这方面还是做得不错的。”吉隆坡资深评判王致中透露。
 

鸟儿的饲料与清水。(图:星洲日报)

鸟鸣比赛在本地很早就有了,80、90年代期间是以暗绿绣眼鸟和画眉鸟为主。本地人称为“白眼圈”的暗绿绣眼鸟,后来因人们捕抓泛滥,导致数量逐年减少,政府列为保育鸟,想拥有一只白眼圈必须拥有执照。画眉鸟来自中国,因叫声动听被人们誉为“林中歌手”,不过由于高强度捕捉导致画眉在很多地方绝迹,中国禁止出口画眉鸟之后,本地就以喜鹊来取代。

王致中说,尽管山喜鹊目前并非濒临灭种的鸟类,不过山喜鹊非法贩卖出国的情况确实严重,这很大可能会导致山喜鹊在未来濒临绝迹。因此政府将它列为受保护动物,并规定饲养山喜鹊需要申请执照,确实能够禁止野生动物走私活动、保护山喜鹊。

“走私活动会导致鸟儿在过程中死亡,因为他们的捕抓手法不人道,而且用船来运输,可能导致鸟儿在过程中活活闷死。”一些飞禽商人为了降低成本,在一个小小的笼子里装了几十甚至上百只小鸟,有的还把不同种类的鸟混装在同一笼内,造成鸟儿相互厮打啄咬而伤残死亡。
 

用来评分的五色旗子。(图:星洲日报)

 

【鸟,该 不 该 关 进 笼 子 里 ?】

该不该养鸟,答案因人而异。就像所有宠物一样,要是真心对待它、用心照顾它,在水泥城市里或许得以一丝生存机会。大部份养鸟人都是兴趣,并非以卖鸟为目的。

然而生活在森林里的野生鸟类则不鼓励捕抓,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应该向养鸟者宣导,鼓励他们购买、饲养人工繁殖鸟,少养野生鸟,以减少对野鸟的需求;政府执法单位也应该严惩捕捉野生鸟类、贩卖野生鸟类者,以避免野生鸟类濒临灭迹。
 

在砂拉越,山喜鹊同样受到人们的喜爱。(图:星洲日报)
印尼评判为鸟儿打分之际,参赛者坐在场外屏住呼吸,以免干扰评审倾听鸟儿的鸣叫声。(图:星洲日报)
每一个鸟笼下面都置放了一个装满沙子的杯子。(图:星洲日报)
奖杯。(图:星洲日报)
古晋鸟鸣比赛的赛制分数与西马大不相同。(图:星洲日报)
杰弗里与他的长尾山喜鹊。(图:星洲日报)

 

周刊专题:
【听鸟儿在唱歌·鸟鸣比赛:比歌声,比体力,比姿态】

【花园里的百鸟争鸣·古晋赛鸟场:喜鹊VS山喜鹊之争霸赛】

【我们都是养鸟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