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琴 ·肉麻当有趣的政治封号

2018-08-03 10:24

杨丽琴 ·肉麻当有趣的政治封号

到了网络年代,政治封号更层出不穷,也越来越走火入魔,尽其污衊、污辱之能事。有些绰号与动物挂钩,更让人觉得不雅。其实,替人取绰号者,往往带有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心态,这其实是一种阿Q精神,纯为发泄,无助于改变现况。

上星期,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公开表示,网民为他取的两个封号“哭包祥”和“魏公公”,都是刻意用来打击其形象,所以他希望退还这两个“受之有愧”的封号。

广告

魏家祥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唯一一个拥有封号或花名的政治人物。

在他之前,早有无数政治人物被冠以负面的绰号。

所谓绰号,多数是指根据人的特征、言行举止、体型或姓名谐音而为他另起的非正式名字,大都含有亲昵、玩笑、憎恨或嘲弄的意味。

在念书时期,班上必有几位同学拥有独特的绰号。小学生比较单纯,为别人取的绰号也较简单、直接,例如姓洪的外号往往是红豆冰,姓唐的通常就叫唐老鸭。高人一等者就叫竹竿,较为圆润者就叫小猪。

尽管同学之间互称绰号并无恶意,但我自小未曾当面直呼或背地里叫过任何同学的绰号(特别是具有贬义的),因为我认为,每个人的名字都有其意义,尤其是中文名,每字含义不同。父母为孩子取名时往往绞尽脑汁,包含对下一代的期待。

因此,何必放着好好的名字不叫,偏要为别人取绰号呢?(有些绰号始终会伤人自尊。)在日常生活,为别人取别名尚不算太过份。

广告

毕竟,只要当事人不抗拒,任你叫他阿猫阿狗,他也不生气,那就无伤大雅,甚至可以促进彼此的亲昵感。

但为政治人物取封号,动机就不会是要促进感情这么简单。

在早期,有些人写评论文章时,由于不方便直接点名,被点评的政治人物姑隐其名,但又不能让读者猜不到,于是就利用谐音或特征,为他们取绰号。这些绰号都很传神,让被点评者呼之欲出。或许,这是早一代政治封号的由来。

到后来,为政敌取绰号,成了竞选手段。这种手段,对于草根选民特别有效,尤其是在竞选演说中,常常能在哄堂大笑中引起共鸣。

广告

只是,过度的戏谑与嘲讽,会让人觉得不知所云。曾听过一名政治人物不断地称呼其对手为“炒米粉”,这只会让人觉得是小学生水准,肉麻和幼稚当有趣。

到了网络年代,政治封号更层出不穷,也越来越走火入魔,尽其污衊、污辱之能事。有些绰号与动物挂钩,更让人觉得不雅。

其实,替人取绰号者,往往带有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心态,这其实是一种阿Q精神,纯为发泄,无助于改变现况。

要打造健康的政治文化,政治人物及网民必须改变替别人乱套花名的习性,停止制造憎恨文化。如果连小朋友也懂得乱叫别人绰号是不对的行为,大人更该明白这个道理。

我们已迈入新马来西亚的年代,实在应该摆脱不雅绰号满天飞的情境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