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 ·双溪甘迪斯是政治实验室

2018-08-03 10:59

郑丁贤 ·双溪甘迪斯是政治实验室

洛曼胜选的机会很低,但是,作为一次试验,如果补选中马来票增加,很大程度上,会让巫统高层更加认同洛曼的作风,走激进的马来民族主义路线。反之,如果洛曼惨败,则显示激进民族主义已经失去市场,巫统高层就得改弦易辙。

雪州双溪甘迪斯(Sungai Kantis)的补选,比想像中平静和平淡;不过,星期六的投票结果,会比一般人想像中更重要。

广告

不,我不是指补选结果会有什么意外;我绝对认为希盟可以赢得补选,只是看多数票的高或低。

毕竟,这是公正党的强区,希盟在大选时也以大比数获胜。而希盟执政以来的评价如何,都还不至于扭转希盟的胜算。

既然如此,又有什么重要呢?

重点在于,这是第一次巫统和伊斯兰党的默契竞选。伊斯兰党“让路”给国阵,让国阵和希盟单挑对决。

全国大选时的竞争是三角形结构,形成1对1对1的形势;这一次补选是双向结构,形势是2对1。

巫统和伊党从大选学到的经验是,它们的选民重叠性很高;如果两党都派出候选人,这些重叠选民只能投给其中一党,以至选票分散。

广告

毕竟,两党都在打马来人主义和伊斯兰宗教派,分别在于巫统是马来人+伊斯兰,而伊斯兰党则是伊斯兰+马来人;顺序之差而已。

相对的,希盟的选民分散度没有那么高,加上非马来人的加持,就有很大机会分别击垮国阵和伊党。

这种情况,在半岛西海岸特别明显,也是希盟能够执政的关键之一。

当然,巫统和伊党并没有正式结盟,也还没有建立正式合作的条件。

广告

但是,以双溪甘迪斯补选作为一个试验,试探选民的反应,对两党都有好处,也很必要。

双溪甘迪斯是马来选区,马来选民占72%,印裔16%,华裔12%;它夹在巴生和沙亚南之间,是一个半城乡选区。大选成绩,希盟获得近2万4千票,国阵1万1千518票,伊党7千573票。

数字上,即使国阵和伊党的票数加起来,都低于希盟,这是国阵要面对的事实。

何况,伊党不参选,它的原来选票,也未必都投给国阵,肯定会有部份流到希盟,可能反而增加了希盟的多数票。

但是,原先投给希盟的部份选票,也可能因为支持巫伊默契,而投给国阵。

到目前为止,只能作沙盘推演,没有定数;这也是这次补选的意义,让政党进行推敲和试验,作为今后合作或竞争的根据。

另一项试验,则是巫统政治路线的测试。

巫统派出的候选人洛曼,是后509异军突起的巫统人物。

509之后,巫统陷入低迷状态;一线领袖们,一些处于消沈,一些则在观望,形同半瘫痪。

这时跳出了洛曼这个原本的二、三线人物,他高调维护纳吉,批判马哈迪和希盟,也打出了捍卫马来人、伊斯兰,以及马来统治者的口号,甚至组织群众对希盟政府展开抗争。

在巫统失去方向的时候,洛曼的活跃和激进,似乎是注入一剂兴奋剂。

洛曼顿时成为巫统右派的旗手,为巫统保守派摇旗呐喊,也在党选中当选最高理事。

洛曼和双溪甘迪斯并没有渊源,他甚至不是雪州人,而是出身于柔佛。

巫统派他上阵,主要是测试洛曼的路线,是否能够转换成为选票。

洛曼胜选的机会很低,但是,作为一次试验,如果补选中马来票增加,很大程度上,会让巫统高层更加认同洛曼的作风,走激进的马来民族主义路线。

反之,如果洛曼惨败,则显示激进民族主义已经失去市场,巫统高层就得改弦易辙。

双溪甘迪斯补选的重要性,不在于胜负,因为胜负已定;重点其实是以双溪甘迪斯作为实验室,测试巫统和伊党的合作成效,以及巫统今后要奉行的路线。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A political test bed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