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以经济外交牵制中国

2018-08-04 16:53

特朗普以经济外交牵制中国

随着抗衡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以美国为首的“印度─太平洋经济愿景”出台,加上有报道指欧盟和美国已经同意避免贸易战并合作向中国施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显然已经聚焦在:变换阵地在经济和外交上牵制中国。

随着抗衡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以美国为首的“印度─太平洋经济愿景”出台,加上有报道指欧盟和美国已经同意避免贸易战并合作向中国施压,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显然已经聚焦在:变换阵地在经济和外交上牵制中国。

广告

仅在一周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看来是在创造机会,让北京改善与其他对华盛顿感愤怒国家的关系。特朗普对北约的苛责和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都指向孤立主义,开启新世界秩序的可能性。

但特朗普现在的做法似乎是在重建美国对欧洲的霸权,欧洲人承诺加强贸易合作,增加防务开支和抗衡中国就是最初期的胜利。

这些事态发展与特朗普向俄罗斯和朝鲜伸出触角同时开展,前者向欧洲施加压力,两者皆向北京施压。

虽然目前美国似乎在南海课题上让步,但招揽日本、印度和澳洲加入一个“遏中”联盟,再加上印太经济愿景,一个有效大规模战略可能重振印太计划。

在中国正对重大经济重组审慎地走钢索,同时致力于维持6%经济增长率以及慢慢地去除有毒债务和对债务的依赖时,特朗普表明要把与中国的贸易战打到底。

特朗普的主要目标是孤立中国,而不是让美国孤立,或者充当俄罗斯总统普汀的侍女。

广告

北京显然措手不及。现在指责闹得不可开交,一些指责国家信息中心宣传过度夸大,一些则暗地里怪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未与特朗普建立起亲密私人关系,或者毫无掩饰许多人认为是对美国的明显蔑视。

事实上,这种误读似乎不仅仅是在贸易上,而这一新策略可能在特朗普当选之前已经在其阵营内萌芽。

美国的中国问题学派大致上分为两组:一组将北京视为威胁,另一组则预测中国会崩溃。

前者主要是与美国军事机构有关联的分析家和学者,而后者在情报界则享有盛名。特朗普对政府中将领和鹰派的偏爱,以及公然攻击情报界,都表明了偏向威胁论。

广告

美国近年的两个遏制策略以失败告终。第一次出现在1999年,接下来是911,当时美国利用此事件作为在中亚建立基地的借口。

在最顶点时,美国以在韩国,日本,东南亚的资产和领海问题有效地围堵了中国。根据一些估计,这些部署使得美国常规武器对所有目标皆处在20分钟的攻击距离内,这些目标包括中国西部的敏感防御和航天工业。

中国与俄罗斯则透过上海合作组织进行外交努力作出回应,创造重大奖掖促使中亚国家驱逐美国基地,并通过“一带一路”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给予支持。中国也开始进行重大的军事改革和对不对称武器的投资,同时打造了能够打击美国航母群和先发制人飞机的更精简,技术更先进的武装部队。

美国之后以第二种方式取代第一种方法,即在所谓的“转向亚洲”策略中寻找新联盟,包括挑拨中国和邻国的关系。根据一些说法,强调在中国沿海部署的美国潜艇,有能力监测海军活动,并能立马进行封锁。这些事态发展,再加上北极冰层下的核潜艇,促使中国挣扎着向南海等地冒险。

然而,这第二个美国战略也注定要失败,因为核攻击甚至封锁是不合情理的,且中国的经济增长,“一带一路”倡议,与莫斯科和德黑兰的能源交易,以及在南海水域的防御性发展,都可能产生有意义的突破点。

特朗普现在采取的新颖和大胆的牵制策略,并不一定确保会成功。除了潜在地制造中国为一号敌人的负担之外,特朗普面临着诸多问题,包括美国经济增长不明朗。此外,虽然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尚未准备好迎接中国作为超级大国,但也存在对美国帝国主义,霸权和双重标准的厌恶。

同时,特朗普持续面临严重的司法威胁,在野势力也总动员决心在中期选举中让他受挫,在下次大选中击败他,甚至弹劾他。

然而,如果这个策略有效,不管特朗普在不在位,这个策略都会持续下去。北京已经谈论如何转变战术,暂时让步以保颜面。(译:星洲日报/章玲芳)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