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马哈迪的果敢与固执

2018-08-04 11:32

林瑞源.马哈迪的果敢与固执

虽然敦马已不再是政治强人,但他掌控大权,希盟中有谁能够劝阻他放下执着,走向更宽敞的道路?

经过近3个月的施政,敦马哈迪的治国理念已露出端倪。他延续过去的想法,希望通过实践来证明他的主张是正确的,批评者是错的。

广告

上世纪的80和90年代,马哈迪面对一些危机,他的大胆决策,幸运的化险为夷,但也留下各种后遗症。

1987年巫统党选,东姑拉沙里和慕沙希淡结盟,向马哈迪叫阵,敦马挑选嘉化峇峇作为副手,结果敦马仅以43票获胜,选后他“大开杀戒”,东姑拉沙里的支持者则把党选带上法庭,巫统在1988年2月4日被判为非法组织,敦马当机立断成立新巫统。

敦马在法庭上输了,却用行政手段取得胜利,让巫统重生。过后的茅草行动及司法危机更彰显他的手段。

1998年,国家面对政治和经济危机,敦马连连出招,最终渡过难关。安华被革职及逮捕,掀起烈火莫熄运动;安华黑眼圈事件,西方国家的谴责,都冲击国阵,但华裔选民害怕街头示威,因此在1999年大选支持国阵,让敦马化解了政治危机。20年前的亚洲金融风暴,马币受到狙击,敦马采用资金管制措施,也在风暴中全身而退。

马哈迪第一次任相时的大胆决策还有在缺乏基础下进军重工业及汽车制造业,推行锡市操控计划及私营化计划等等;其他大型工程包括兴建布特拉再也行政中心、雪邦机场、F1赛车场、南北大道、国油双峰塔、槟城大桥、峇贡水坝、多媒体超级走廊、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

但是,不是每一项计划都那么幸运取得成功,譬如,柏华惹钢铁厂亏大钱,成为烂摊子;政府30年来补贴普腾(现称宝腾)150亿令吉,人民被迫承担高昂车价。

广告

在509大选之前,敦马也推行了冒险计划,他主动与安华及行动党和好,筹组新的反对党阵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否决盗贼治国及推翻纳吉。

他也决定共同采用蓝眼旗帜上阵,最终摧毁巫统的政权。这显示为了达到目的,敦马非常具伸缩性。

在第二次任相后,他没有改变勇于冒险的作风,首先是开除或撤换重要国家机构的领导人,委任非马来人担任财政部长、总检察长及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接下来是大规模重组和整顿政府相关公司,在国库控股9名董事总辞后,自己担任主席。换作其他人,刚刚做政府,恐怕会战战兢兢。

此外,也只有马哈迪才敢叫停中国投资的工程。在美国试图于贸易战课题上联合欧盟对抗中国,以及中国需要更多盟友的情况下,相信大马能够检讨工程合约。许多国家都在讨好中国,敦马却敢暂停中资项目,可谓是第三世界与中国发展平等关系的先行者。

广告

但老人家也有固执的一面,在众人都说打造第三国产车不可行,他偏偏要再来一次。他在下议院回答问题时说,宝腾在他的时代并没有失败,而是前朝政府开放让所有大型汽车品牌进入大马,才会导致宝腾表现越来越差;他希望反对党议员,看看希盟政府接下来会怎么做。

敦马也是民族主义者,他念念不忘年轻时振兴民族的志向,所以将举办土著与国家未来大会,探讨如何强化土著经济。

其实,敦马之前的一些决策表面上成功,代价却不小,比如资金管制是避免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借贷,却失去经济改革的契机。

因为果断和固执,增添了敦马的领袖魅力,但领袖并非万能,也有错的时候,特别是恢复旧计划,风险很高。幸运之神不会永远眷顾我们,国家已经没有太多的资源承担错误的决策。

虽然敦马已不再是政治强人,但他掌控大权,希盟中有谁能够劝阻他放下执着,走向更宽敞的道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