桦真·无用

2018-08-05 13:06

桦真·无用

术后第一次复诊,医生问她有什么不适吗。若无其事的口吻,跟他当初劝她把子宫全摘时一样。

术后第一次复诊,医生问她有什么不适吗。若无其事的口吻,跟他当初劝她把子宫全摘时一样。

广告

“都占满大大小小的瘤了。整个割了吧。”那时她从医生死盯着超声波扫瞄仪屏幕的方框眼镜倒影中,仿佛瞥见一间荒置已久的房子,墙柱和地板早被白蚁蛀噬得一片狼藉。

四十多年的老房子啊,她心想。这门都没开过呢。

没要生孩子的话,子宫留着也无用。就医生这句话,她没多想便接过笔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

经验告诉她,把器官视作无物的医生想必刀法利落。二十几岁那年急性腹痛疑似阑尾炎,医生说阑尾无用切了没关系。

三十几岁时又急性腹痛,医生诊断胆结石引发胆绞痛,术前也说胆囊无用,胆汁靠肝生成。

医生真没骗她。这十年没胆没尾,身子非但没少掉斤肉,还连带子宫一并养肥了。

广告

“也没什么不适,”她耸了耸肩回答:“可能只是心里还没适应吧。”医生听了眉头微皱,说这刀是从肚子开进去的,没动到下体。迟疑了一下他又接着说:“在性方面心理上要更放得开才对,没了子宫不必担心怀孕啦。”

关性什么事!她几乎要跳起身来否认,但忽然念头一转便又勉强微笑点了点头。她瞄到了医生话尾那一瞬间,微微斜挂在嘴角的窃笑。

那一抹笑让她清醒。原来医生跟她那些家人同事和朋友都一样,在背地里笑她是个一辈子无用、没人要又怪里怪气的老姑婆。

于是她当下决定不告诉医生,她其实不适应的是变成了有用的人。因为割掉了无用的子宫,为地球减少了一个女子未来十年经期的卫生棉垃圾,而人生头一回稍微觉得自己对世界有用。

广告

医生当然功不可没。她可没忘恩负义,包里带上了她特地从工作的成衣加工厂偷拿来的一件名牌T衫当答谢礼。

离开诊室前,她郑重地向医生道了一声谢谢。手始终埋在包里,紧抓住那件名牌T衫,仿佛它是体内某个有用而不忍割舍的器官。

我是有用的人,身体现存的所有器官也都是有用的了。她在心里反覆练习似的如此告诉自己,步出诊室时竟不觉挺直了腰背。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