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绍华·无法命名的长诗

2018-08-05 13:05

夏绍华·无法命名的长诗

冬季飘雨的曙光里 我在冻冽的呼吸之间写诗

冬季飘雨的曙光里
我在冻冽的呼吸之间写诗
用细瘦的雨丝写一首长诗 如流水
轻轻流过岁月泛黄的脸孔
焯烫出来的皱纹再也无法抚平
呵 往事如烟熏得瞳眸都凉了
原来走过的足迹都是生命独一无二的曲谱
偶尔会在记忆的舞台上反覆演奏 听着
听着 最终也都沉默了
沉默的在冬季的玻璃镜面上 写下一首长诗
那些爱恨悲喜皆是越过蓝空的飞鸟
抖落的羽翳被时光微然松动的犬齿臼磨
臼磨 轻轻的就化成细粉,
静静的 遗忘的晚风一刮
瞬刹间就散失得销声匿迹了

广告

偶尔 我唯有盗用冬季每一个清晨
简短的日光照落时刻写一首长诗
偶尔 长诗的轮廓还未及完整描摹
云絮便蹑足蹒跚过来掩蔽
我便伏案等待 屏息着
凝视地上那些恍惚流动的阴翳
犹如举棋不定的斑驳心事
为一枚烁闪即逝的意象懊恼
为一些裹足不前的笔墨怨怼
即使在生命的日光大道也会伫置许多无法
跨越的横栏 譬如写诗
一首长诗竟是一段坎坷曲折的隐秘身世
忍受刻背的剧痛 贪图着人潮的嚣闹喧哗
毕竟在寒冬的深夜 璀璨绽放的万盏灯火
最终 也将会一一逐渐熄灭

耗尽了一个又一个冬季
破晓的晨光暖意后 累以疲命
我为一首长诗的完成却无法命名而苦恼
恰似一部寂寞得叫人动容的黑白电影
遗忘了自己的名字 落单地
兽困在一间空旷的剧院里
对望自己那唯一的观众
无趣的被不断重复转播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